211文学

首页 夜的命名术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夜的命名术 > 996、最后一程(八)

    5号城市之外,被宗丞制成傀儡的年轻人站在出入境闸,他身后的老者与上千名力夫与画轴都不知所踪。

    年轻人背手,笑吟吟的往城市里走去,经过闸口的时候有士兵将他拦住:「出示电子信标。」

    年轻人笑道:「劳烦通报银杏山,就说宗丞来访。」

    很快,一扇暗影之门干脆了当的开在宗丞面前。

    庆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走吧,老爷子在银杏山等你。」

    宗丞踏进暗影之门,口中称赞道:「这是我最想拥有的禁忌物之一,却始终被庆氏牢牢掌控在手中。这个东西如果在我手里,一定能增加幸福感。」 庆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下辈子可以投胎当我孙子,说不定会传给你。」

    宗丞站在半山腰的那座小木屋前,也不生气:「或许不用等那么久…老爷子倒也真是有魄力,一个普通人,也愿意和我面对面聊聊天。」

    老爷子平静的坐在屋里翻看着棋谱:「你也没有多可怕,所以不需要我感到恐惧,进来坐下吧,不管今日结果如何,你我总会有个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以后再想一起喝茶,也没什么机会了。」

    宗丞笑了笑,坐在老爷子对面:「英堆所见略同,我也认为,今天便是收官之日。不过,我不认为我会输。」

    庆忌取出棋盘放在两人面前,然后就退了出去。

    老爷子执黑棋落子:「下一局?」

    「那便下一局,「宗丞笑着取白子落下:「您不担心庆氏会败吗?又或者,您不担心庆尘会死?」

    老爷子说道:「如何败?」

    宗丞说道:「我知道庆尘走了那条成神之路,可任小栗也是走了两百多年才找回自己的记忆,您又如何敢希冀庆尘能在这场战争中找到记忆呢?」

    老爷子心平气和的说道:「万一找回来了呢?你这是僵硬的经验主义,要不得。而且,说不定他没找回记忆,都能将西大陆打得落花流术呢?」

    宗丞又说:「您小看戏命师了,我与他们是打过交道的。在我化名柳月之后,也曾去那片土地,本以为他们好欺负一些,却不料被他们找到了西大陆的所有傀儡,一一杀死。」

    老爷子倒是有点意外了……

    庆尘曾说过西大陆也曾有傀儡师出现,却没想到从头到尾这全世界的傀儡师,都是眼前这一人而己!

    联邦与罗斯福王国都历经千年,这千年来不知道多少生命来到这个世界,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而这个傀儡师则一直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人世间沧海桑田。

    老爷子感慨:「你是gai溜子吗?怎么哪都有你。工国

    「倒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我,」宗丞笑道:「既然拥有无限的生命,自然要多经历一些人生才对。西大陆那边还以为我第一次去来着,但他们哪想到我百年前早就去过好多次了。我与戏命师家族是打过「道的,如果您认为决战时,他们的底牌就只有一群傻乎乎的兽兵,那您一定会吃大亏的。工国

    「哦?」

    宗丞认真说道:「我甚至认为,不用我出手,庆尘就会死在战场上了。」

    老爷子气定神闲的问道:「他们会有何后手?」

    宗丞笑道:「那可是戏命师的底牌,我怎么能知道呢?但我知道,从这场决战的一开始,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中了,戏命师向来如此,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们取走了最关键的东西,胜利的天平也会随之倾斜。」

    老爷子落下一

    枚黑棋:「这次恐怕不行了,我看不到的命运,他们一样也看不到。」

    宗丞快速落下一枚白棋:「戏命师的谋划能力可不止是上帝视角,就像您的能力也不仅仅是拥有天地棋盘。看到命运固然是优势,可能用好上帝视角与天地棋盘,本身也需要远超常人的谋算。我如旁观者一般看您下了这盘棋,惊叹于您几乎做对了所有选择,只有这样,才能让病入膏育的东大陆,与西大陆打得有来有回、势均力敌。」

    老爷子笑了」笑:「过奖了。」。

    宗丞认真说道:「但戏命师这一回,可比您想象的要恐怖。您知道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对方其实也知道。」

    老爷子笑道:「他们如此恐怖的话,假如庆氏落败了,你又如何渔翁得利?恐怕你也打不过他们吧。」

    宗丞想了想:「我应该可以。」

    老爷子哦了一声:「就凭你那12个A级画师,与他们的毕生画作?」

    宗丞反问:「谁说那画师里,只有A级?这诺大的世界允我予取予求,若是只能找到12个资质平平的修行者,那也太失败了吧。」

    老爷子不置可否:「下棋。」

    宗丞奇怪道:「您不担心吗?」

    老爷子从棋盒里拈起一枚黑子来:「曾经有位朋友带他儿子来下棋,我给他儿子看了棋盘上的走向,让他儿子接受了极其残酷的命运。他对此一无所知,我却心中有愧。」

    宗丞:「李修睿,李云寿。」

    老爷子抬头看向宗丞:「那时我便下定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不管多少阻碍,我们都一定要赢。只有这样,才对得起那些坦然接受命运之人的牺牲。」

    「您还是低估了戏命师,也低估了我。」

    「你低佑我们的决心。」

    *********

    山野中,家长会成员相互挽扶着赶路。

    一场跋涉、一场大战,家长会最核心的A级成员已经只剩下一万余人。

    那些不见的人,都永远留在了A1战线的战场上。

    活着的人,每个人的体能都已经接近极限。

    即便小七这样的,有时候也走着走着被地上的枯树枝绊倒,这说明他已经疲惫到大脑无法准确分析环境了。

    「拉我一把!」小七喘着粗气说道,他的左臂上有抓痕,虽然涂上鸡血芽制成的特效药,但这里不是表世界。

    没有鲸岛,药有是限的,每个人都只能薄薄的涂抹一层。

    罗万涯将他拉起:「要不你带着伤员留下来休息,我们身上没伤的继续赶去支援。」

    小七调侃道:「撇去伤员,你们就剩三百多号人了,还不够西大陆塞牙缝呢。」

    罗万涯想了想:「也是。」

    小七站直了身子说道:「走吧,战友们还在等我们呢……老罗,你说咱们以前都是一个个混子,你是跑路达人、江湖大哥,我是夜店里的常客,咱们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落到这步田地。」

    小五笑道:「什么叫落到这步田地,搞得大家像失足青年一样,会不会用词!」

    罗万涯挽扶着大羽继续往前走去,哈哈大笑着:「咱们」不是为信仰吗?」

    「咱们的信仰是什么?」

    「呸,现在还聊什么信仰,一群臭流氓装什么文青,干就完事啊!老罗,当初我就是被你洗脑拉进家长会的,现在你还想着给我们洗脑!」

    罗万涯朗声大

    笑:「干就完事了!」

    家长会队伍向其他战场赶去,速度虽慢,却不曾停下。

    这时,前方出现三个身影,肩膀缠着绷带的陈灼藻,腿上缠着绷带的胡靖一,腰上缠着绷带的小九,三个人来这里与家长会的队伍汇合。

    队伍最前方的李恪忽然背着复刻背包转身:「各位,我要先走一步,时不我待。」

    小七认真道:「活着,等我们赶到。」

    「嗯。」

    *********

    A5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原本黄色的土壤渐渐***凋的血液染成了黑色。

    两条山脉之间夹着的十多公里的战场上,已经无比苍凉。

    时值午后,烈日当空,所有人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色。

    庆尘现在,很渴望恢复记忆,解开自己的封印。

    这一次,他纯粹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杀伐手段,而不是只能这这么一拳一脚的杀死那些兽兵。

    实在是太慢了啊!

    别的boss血量一旦掉到临界值,就会立刻放个大招秒掉全屏小菜鸡,但庆尘不行。

    也希冀自己多战斗一会儿、受点伤,就能想起什么,结果根本没有。

    庆尘战斗了太久,而且每次出手都是全力,慢慢的他开始剧烈喘息起来,速度也渐渐慢下来。

    之前他

    出拳根本没人能看清,可现在不同,一举一动都能被肉眼捕捉到。

    战场辽阔,兽兵熙熙壤镶,庆尘就感觉自己身处春运最拥挤的火车站,一眼望去根本看不见其他东西。

    真是个神奇的比喻…庆尘心里嘀咕道。

    下一刻,一个戏命师老怪物见他疲态尽显,再次从兽群之中悄然而至。

    这位戏命师老怪物没有贸然靠近,他只是隔着数十米,从袖子里抽出一支印第安吹箭,用力一吹。

    但就在吹出吹箭的一瞬间,庆尘骤然转身以两指夹在当中,随手一碾便将吹箭碾碎。

    戏命师老怪物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时的庆尘哪里还有先前的疲态?

    戏命师早先试过,这吹箭的飞行速度比枪械子弹快多了,庆尘却能轻松接在手中碾碎,先前那疲惫分明是假装的啊!

    庆尘已经接连摧毁两件禁忌物了。

    即便罗斯福王室手里的禁忌物多,可也经不住这样糟蹋!

    而且,这徒手摧毁禁忌物的实力,也让老怪物心中惊疑不定,根本不敢亲自上前刺杀。

    但其实庆尘并不是用力量将禁忌物碾碎的,禁忌物本就是世界规则、世界意志的具体表现形式,如今他自成一个世界,当他与禁忌物接触时,两个世界的规则就会发生碰撞。

    庆尘只觉得还没用力,先前的匕首、现在的吹箭,就碎了。

    就连庆尘自己都觉得奇怪,他失忆之后老听黑蜘蛛、壹说起各种禁忌物的厉害之处…这也不厉害啊!

    此时,老怪物心中格外庆幸,还好他看出了他的意图,立刻一层一层的包围上来,直到将他和家长会彻底分隔开。

    渐渐的,庆尘从一脚端死几十头兽兵,到后来一脚只能踢死一个兽兵,所有人都看出他的身体机能在不断下降,到了这个时候,庆尘一人便杀了足足三万兽兵,还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

    戏命师老怪物认为他们的时机终于到来,再次在兽兵掩护下靠近来,隔着上百米摘下

    自己黑袍上的一枚蝴蝶胸针。

    却见他轻吹一口气,蝴蝶扇动起翅膀朝庆尘飞去。

    结果蝴蝶一出现,庆尘又重新生猛起来,再次追杀老怪物两里地,甚至还找机会投掷兽兵,砸得老怪物内出血。 戏命师老怪物们全都无语了。

    合着,您就只会示弱、演戏这一招?

    神切呢?云气呢?

    您现在所有技能都点在演技上了呗。

    戏命师老怪物们忽然感觉有些无力,庆尘」boss好像怎么也推不倒似的。

    在此之后,庆尘又在一个小时内,前前后后演了六次,合计毁掉戏命师七件禁忌物,把戏命师老怪物们给演麻了。

    但…再凶猛的boss总会被推倒的。

    庆尘的动作越来越慢,就在他独自一人杀掉五万兽兵的时候,一头兽兵冲到他身边用爪子在他背后留下了三条血印。

    伤口不深,这一爪别人或许扛不住,但抓在他身上,就像是小奶猫挠出来似。

    这对庆尘来说不是轻伤,但这意味着:一个开始,力竭的开始。

    庆尘喘息着,站在战场之中,只觉得放眼望去身边一个同伴都没有,全是妖。

    这一次不是装的,是真累了。

    然而,当他真的累以后,戏命师老怪物们反而不敢再上。

    他们看着庆尘背上的伤,只是轻声低语着:「苦肉计,肯定是苦肉计。」

    就像‘狼来了’那个故事,故事里的小男孩也只是喊了三次,大家就不信庆尘这边足足演九次,戏命师老怪物们是真的不敢再信了。

    他突然开始折返回家长会方向,他必须在自己真正力竭以前离开,不然就玩脱了。

    来之前庆忌告诉他,只需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即可,拖住六个小时,就会有援军赶到。

    但此时庆尘已经拖延了六个小时,但援兵一个都没看见。

    而且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兽人军团的数量是十来万,他一个人就杀了五万,可对方却丝毫不吝惜似的,还在不断消耗着兽兵。

    庆尘总觉得这不应该,对方似乎还有后手,不然对方凭什么敢这样杀到东陆来?

    如果西大「陆已经没有」后手,那就显得对方太蠢。

    他记得零在安全屋里曾说一句话:「永远不要小看戏命师。」

    所以,西大陆手里一定还有他们不知道的杀手铜,要么是机械蜘蛛这种隐藏己久的东西,要么是对方手里还有足以毁灭东大陆一切的禁忌物!

    庆尘用尽全力往回杀去,准备与家长会汇合。

    有老怪物忽然察觉不对,他这次是真的撑不住了。

    「围住,不要让他机会和家长会汇合!」

    庆尘想要和家长会汇合,却不论他如何努力,总会有新的兽人军团填补上来,将他和家长会的距离再次拉开。.com

    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一场战斗下来,庆尘成名绝技没见到几个,骚操作倒是看到了不少!

    庆尘与家长会汇合之后急促说道:「撤撤撤,快撤!」

    家长会哗啦啦的如潮水般向最后那道防线撤去,庆尘紧张的向四周观察着,想要看看是否有援军抵达。

    然而命运早已模糊,即便是银杏山也无法知晓时间的答案。

    庆尘想要争取时间拖来援军,但最终还是没能等来。

    撤退路上,兽人军团再次厮杀上来,庆尘用余力来回厮杀,给家长会制造撤退的机会.。

    但战场太庞大了,纵然是他,也无法在潮水般的兽人军团面前护住所有人周全。

    庆尘有些难过,因为壹和黑蜘蛛都说过,所有人都一定在等他回来,仿佛只要他回来了便一切都云淡风轻了。

    庆尘也很希望自己回来之后就大杀四方,就像一拳超人琦玉那样,只需要一拳就能在地球上犁出一条巨大的沟壑,将这兽人军团全部混灭。

    然而现实与想象总有差距。

    小二是A5防线上少数的A级,当庆尘汇合之后,他就像是御前带刀侍卫似的始终跟在庆尘身边。

    庆尘看向小二:「那个……你叫什么?」

    小二乐了:「您叫我小二就行了。,

    庆尘一边挖断一头兽兵的脖子,一边惭愧道:「抱歉啊。没能把这些鬼东西全杀完。,

    小二证了一下:「您真是用最抱歉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啊。这里是兽人军团数量最多的防线,您杀不完才是正常的。,

    此时,兽人军团竟分出两翼从侧翼包抄过来,诺大的平原上扬起烟尘。

    它们的速度远远高于家长会,追击的速度也永远比撤退更快,以至于家长刚刚退回最后一道防线,整个防御阵地都被团团围困住了。

    这次就算庆尘有三头六臂也救不过来了。

    庆尘原以为家长会慌做一团,可小二忽然高举手臂,伸手比出一根食指。

    下一刻,命令声不断传递出去,竟有一批家长会成员主动站出来,顶在了防御圈的最外层。

    当家长会也与兽人军团相撞的一瞬,有人瞬间被兽兵的利爪洞穿,但被洞穿的人并未放弃,只是呕着血、继续扣动扳机,在兽兵身上打出深深的血洞。

    兽兵围绕着他们形成一个巨大的磨盘,当磨盘旋转起来便会磨出血来,像是要把家长会成员的骨头都磨出来,嚼碎了吞下去。

    家长会成员不断向内收缩,但他们后退一步,兽人军团便会向前逼近一步。

    庆尘奋力的救人,却救不下所有人。

    他并不认识这些并肩作战的人,但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死去时,他只觉得心中隐痛。

    仿佛他早该认识这些人了,又或者他明明该记得却又忘记了。

    是啊,他明明该记得这些人的。

    这些人看见他时眼里的目光有敬仰、有信任、有亲切,这是庆尘在17岁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

    那些目光提醒着他,他的人生里正有一块空白,而那块空白就是他最宝贵的经历。

    此时庆尘甚至有点讨厌这种感觉,为什么他的记忆还没恢复,为什么他那传说中的封印还没解开,一旦解开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

    准确讲,他是讨厌自己体内的封印。

    小二似乎察觉到他」的情绪,便坦然说道:「您不必自责

    ,如果您没来,我们早在六个小时以前就死了。说实话,活六个小时,再见您一面,我们也挺知足的。,

    庆尘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尽力一脚将袭来的兽兵踢出去。

    这时,人群里有人笑着说道:「确实,多活六个小时,看着老板杀了那么多兽兵,咱也算值了。」

    小二忽然竖起手臂握紧拳头,却见数不清的家长会成员簇拥着庆尘向南方移动。

    庆尘皱眉:「这是干什么?」

    小二说道:「您的记忆还没恢复,封印也没解除,不应该跟我们一起死在这里。您的记忆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还有更多人需要您活下去。我们给您在南边杀出一条路,您必须离开了。」

    庆尘怎么也没想到,他是来救人的,最后却是这群人想要救他。

    就像这些人日日夜夜期待着他回归,但那些防线却是这些人日日夜夜的坚守着。

    兽人军团再次加快进攻的频率,兽兵悍不畏死扑上来,似乎生怕庆尘离开。

    然而家长会秩序严密的再次分出两批人来,一批去硬生生顶住兽人军团的进攻,另一批则继续簇拥着庆尘向南边杀去。

    可是兽人军团不打算放庆尘离开,三名身上带伤的戏命师老怪物全都随着兽兵杀来,挡在南去的路上。

    他们知道庆尘已经真的力竭了,今天必须把庆尘留在这里!

    一名家长会成员高声道:「冲,不要回头!」

    庆尘只觉得,自己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冲击着枷锁,直到那枷锁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缝!

    可是,即便出现了裂缝,封印枷锁依然牢不可破,不论他如何努力都不行,庆尘头疼欲裂,想要放肆怒吼却发不出声音来。

    这种感觉令人绝望。

    家长会成员奋力想要冲破南下的那条路,却一次次失败。

    就在此时,远方忽然出来奔腾的声响。

    那声音如战鼓由远及近,还有人高声呼啸着,您扬的长调像是雪区的歌声。

    家长会成员在战场中被兽人军团挤挡着,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只觉得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快!

    小二大声道:「托我上去!」

    两名家长会用手搭起桥,将小二抬到空中。

    小二愣住了,他看见上千头高大无比的野牛正奔腾而来,野牛身上有黑色图腾翻涌着,它们头上的角锋利得如两柄尖刀,高大如兽人战士。

    这不是野牛,这是西南大雪山里的神牛!

    可奇怪的是,每一头神牛都被人用黑色的布条蒙住双眼。

    但小二只看到野牛,却没看到一个人影!

    下一刻,神牛群贴着兽人军团的边缘驰骋而过,它们没有和兽人军团正面交锋,相对兽兵的数量,它们还是太少了,无法力敌。

    却见神牛群从兽人军团边缘擦肩而过时,神牛的一侧腹部翻出上千人来,他们双颊都被晒出高原红,头上扎着密密麻麻的辫子,脖子上挂着手指骨串成的项链,撞击在一起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这上千人穿着藏袍子,露出半个赤裸的肩膀来,所有人肩膀上都有黑色的图腾翻涌。

    火塘!

    竟是许久不见的火塘出现了。

    小二高声道:「援军!援军来了!」

    「噗!」

    小二疑惑起来,他竟看到所有火塘汉子翻上牛背时,都扛着一支RPG。

    这种感觉,就像是庆尘第一次见大长老时,对方用手腕上的电子手表看天气预报一样硬核。

    大长老在第一头神牛上抬起手臂,然后有力的挥下:「放!」 所火塘汉子同时扣动单兵RPG的扳机,一枚枚火箭弹旋转着,打入兽人军团侧翼。

    剧烈的火光冲天而起,光是气浪就掀翻了数千头兽兵!

    火塘一般缩在西南大雪山里不出来,所以大多数人对他们的认知就是一群野蛮人。

    现在野蛮人骑着神牛扛着RPG,实在太颠覆认知了。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来了。

    终于来了!

    虽然没来多少人,但只要有人来,就意味着他们没有被忘记在这里!

    正当家长会成员们这么想的时候,却见火塘汉子们骑着神牛越跑越远,好像就要这么走了。

    「卧槽,」小二惊叹:「合着,就来这么一下子?意思一下?」

    话音刚落,却见火塘汉子们驱使着神牛在战场之外绕了一个圈子,方向重新调转回来,不遗余力的再次发起冲锋!

    这一次,他们是直直冲向兽人军团的,逼得兽人军团必须分出一批去顶住这冲锋的压力。

    当神牛群即将与兽人军团遭遇的瞬间,所有火塘汉子全都从神牛背上跃了下来。

    他们在地上翻滚一圈便流畅的站起身来,跟在神牛群后面继续冲杀。

    奔腾的神牛群将上千头兽兵撞得人仰马翻,但它们的数量还是太少了。

    仅仅将兽人军团阵型冲开开了一条小小的缺就被兽兵尽数撕碎。

    也就是这个时候,火塘汉子已经紧接着冲至兽人军团面前。

    「让!」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火塘汉子的队形骤然向两侧分开」,竟露出当中一名正拖黑刀而行的麻花辩少女来。

    秦以以拖刀一跃而起,一刀力劈华山倾泻而下。

    贯通天地的刀光将兽人军团阵型硬生生劈出一条裂缝来,秦以以竟是A级,而且这刀势比长老曾经展现出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真声势惊人!

    可还是不够。

    大长老怒吼一声:「徐林森!」

    黑桃组织的黑机A——徐林森,当先一步来到秦以以更前方,他背后神牛法相具现而出,以更加凶猛的姿态顶开兽人阵型!

    这次,终于打开了兽人军团的一条缝隙!

    火塘汉子们趁着这个机会扎进缺口中,一路杀到了最中央,与家长会完成汇合。

    嘉措神子对家长会成员说道:「这个角交给我们来挡,你们向里面退,把伤员送到中间去!」

    秦以以眼光在人群中扫过,但此时家长会成员仍有很多,站在一起无边无际,她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人。

    大长老凝声道:「小心,现在,不是你找人的时候!」

    「嗯,」秦以以没有多说什么,挥刀挡下了重新围上来的兽潮!

    有家长会成员兴奋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大长老没好气道:「看不起谁呢,这东大陆也有我们一份,你们跑来当英堆,我火塘难道就没英雄吗?」

    大家朗声笑道:「火塘的汉子都」是英雄好汉!

    大长老嘀咕道:「别特么刚打完仗就去围剃我们就行了!」

    人高喊道:「不会的,这一仗打完,大家一起整整齐齐的去地下排队过孟

    河桥、喝孟婆汤,不会有围剿啦!」 场面一度安静下来,隔了两秒才有人一边阻挡兽兵,一边问道:「这是哪边的缺心眼儿,能不能别说丧气话…」

    嘉措神子认真解释道:「我们有自己的神明,死也不喝孟婆汤,我们和你们不是一个体系的。」

    大长老感慨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讲地狱笑话。你们不想活,我还想活呢!」

    有家长会成员问道:「火塘兄弟,其他援军呢?」

    嘉措神子高声喊道:「不知道,来的只有我们,没见别人!」

    家长会成员的心往下一沉,单单火塘这些人是绝对不够的。

    他们感谢火塘能在这时候挺身而出,可是这种时候光一腔热血是不够的,战争就是战争。

    渐渐的,火塘刚刚制造的骚乱再次平息,兽人军团的磨盘阵型再次严密起来,就连刚刚加入的火塘也节节败退。

    家长会成员抱歉道:「火塘的英雄好汉,抱歉了。没想到搞得你们一起受累。」

    大长老忽然说道:「虽然我们是自己来的,但我知道一定还有援军在路上。」 当年庆准与宁秀还没出事的时候,银杏山上那位老爷子还不像如今这般沉默。

    庆寻曾带着一小队人马前往火塘,当时,明明彼此是敌对关系,那位银杏山上的庆氏家主却身坐敌营谈笑风生,大碗喝酒,吃肉。 抵达火塘山门时,火塘的汉子曾将庆氏那十多人马团团围住,长老问庆寻:「你难道不怕死吗?」

    庆寻笑着,回答:「我是来喝酒的客人,为何会死?」

    那是大长老真切感受到,对方是真的一点都不怕!

    庆寻身为普通人,身边没有带军队和高手,只有稍显稚嫩的庆忌守护在身边。

    那般风度,即便只是喝酒、畅聊天下局势,也能让火塘大长老生出钦佩的情绪。

    那次会面之后,庆氏与火塘秘密结盟,以火塘与8号禁忌之地作为屏障牵制陈氏部队。

    从那以后,火塘在西南地界再也没有受到过真正的威胁,庆氏每年甚至还会秘密送去许多年货。

    许多人不知道,在庆寻隐居银杏山之后,大长老因为多年没见他,便乔装打扮拜访银杏山。

    不知不觉的,这位火塘大长老已经将庆寻当做了朋友。

    那一天,大长老酒后知道了对方为何隐居,他也是从那时候便知道,庆寻如果不给儿子、儿媳报仇,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对方为了报仇,将庆氏内部一切有嫌疑的全杀了,如今得知真凶是傀儡师,傀儡师必须死掉才能让庆寻平息多年的愤怒,现在,傀儡师都还没出现,战争绝对不会到此为止!

    大长老喘息着,说道:「再等等!再等等!一定还有援军!」

    因为剧烈战斗让他肌肉有些脱力,说话时胡须都在颤抖。

    可是他此话之后许久,依然没有援军出现。

    嘉措神子在大长老身边低声问道:「万一真的没援军怎么办?」

    大长老一时间也有些不确定了,但下一刻他复又坚定下来。

    仿佛听从大长老的召唤一般,却见战场左侧的山脉山脊上,忽然走出来几个魁梧的身影!

    巨人族!

    却见他们身上个个有伤,干涸的血液在雄壮的身体上,无比凶悍与苍凉。

    他们一个个抵达战场之后,毫不犹豫加入战斗。

    越来越多的魁梧身影先后出现在山脊上,然后丝毫没有停

    顿的冲下山坡!

    巨人们就像世界尽头来的滚滚战车,轰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

    紧接着,李长青等人也出现在山脊上,他们先离开战场,却被后来的巨人赶上,一同赶到。

    被兽人军团包围的阵营中,欢山呼海:「援军来了!又有援军赶到了!」

    「你们看,另一边还有」

    所有人又转头看向右侧山脊上,却见四位骑士半神屹立于山巅,李恪、陈灼蕖、胡靖一、王瑞小九!

    在他们身后,还有7名A级骑士!

    当这些骑士冲下来之后,就在所有家长会成员、庆氏将士以为援军就这么多的时候,右侧的山脊上再次出现一个个黑色的身影。

    他们有人瘸着腿,有人简单的吊着胳膊,阳光从他们背后洒下,从战场上看去,只能看见那山脊上站满密密麻麻的黑色身影!

    下一刻,所有人,有伤的、没伤的,全都冲下来,像是要将兽人军团反包围似的!

    崩坏的世界。

    迷失的归人。

    一切都还来得及! 世界已然开始逆转!

    有喝过境山茶的人眼尖:「是小七!是老罗!是小五…」

    说着说着,说话的人竟然硬咽起来,不停的擦眼泪。

    有人笑着,问道:「你特么的哭什么?」

    太难了,A5战线独自防守了八个小时,终于等来了援军。

    也不知道怎么的,被围困的家长会成员只觉得自己想放声呐喊!

    兄弟姐妹都在一起了,即便是死在这里,也没什么遗憾!

    庆尘在人群中有些许动容,他看着一支又一支援军不计生死的赶来,或许这就是他还没恢复记忆却执意赶来的原因。

    所有人都低估了他们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