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番外1 羚羊送子

    说起周木匠,归德古城附近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

    一手祖传的木匠手艺没话说,祖上传下来的技艺,打床做柜子甚至是盖房子,别说用气钉枪,就连一根钉子都没有用过,全部是标准的榫卯结构。

    有些老家老户搬新房或者娶媳妇,想打个床做个柜子,都会找周木匠帮忙。

    周木匠的手艺好,人也实在,从不与人计较太多,有钱人家多给俩,他笑呵呵的收了自己应得的那份,没钱的人家少给两,他也笑呵呵的不在乎。

    真要是邻居实在有困难了,随便管顿饭,他也帮着干活,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就是这么一个老好人,老天却不怎么照顾他,两口子都五十出头了,也没生下个一儿半女的,这也算是周木匠唯一的遗憾了。

    最近古城翻修,市里面想要把这个全国都找不出第二个的铜钱古城恢复古风原貌,于是市领导就找到了周木匠,请他帮忙修复一些古屋木楼。

    在清理一个老院子的时候,周木匠和几个工人从古井里面挖到了一个破木盒子。

    原本工人们还以为是挖到了什么宝贝,结果打开盒子一看,好家伙,里面都是污泥和水。

    把污泥和水倒出来扒拉扒拉,发现了一支已经没有办法开机的手机,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多都已经锈的不成样子,还有一个皮球似的东西。

    看到那支手机,工人们立刻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古董宝贝,估计是谁把不要的旧东西当垃圾扔进了废弃的古井里面,也就没了兴趣。

    周木匠觉得那木盒子到是挺有意思,就把里面的东西一起收拾收拾带了回去,清理干净后,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放到了杂物间,只拿了个木盒子研究。

    这木盒子没钉没胶,一看就是好手艺的榫卯工艺,周木匠干了大半辈子的木匠活,就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手艺,将那木盒子整天抱在手里研究。

    这天周木匠正准备要出去上工,他自己的家就住在古城里面,原本可以多睡一会儿,而且像他这样的大师傅,其实也不用这么早去,甚至很多事都不需要他亲自干活。

    可是周木匠这大半辈子的都勤劳习惯了,真让他在那里看着别人干活,他实在有些难受。

    活没干完,周木匠心里面有事也睡不踏实,天刚蒙蒙亮就爬了起来,穿上衣服给老伴做好了早餐放在桌子上,自己一个人推门出去准备去工地先去琢磨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干。

    可是刚推开大门,周木匠人就呆在那里。

    只见门口站着一只又白又肥的羚羊,那羚羊可真是神气。

    一身白色的卷毛像是棉花似的雪白,长的又高又大又俊,还干净的不得了。

    周木匠在电视上见过羚羊,可是电视里的那些羚羊,哪有长这么长的卷毛的?也没有像这只羚羊这么白这么神气的。

    更让周木匠惊讶地是,这只卷毛大白羊的嘴里面还叼着一个看起来有几个月大的孩子。

    那孩子身上穿着牛仔背带裤,被卷毛大白羊叼着背带,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和周木匠四目相对。

    嗷!

    卷毛大白羊突然张口叫了一声,叼着的孩子也掉在了地上,然后它转身撒开蹄子就跑,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那孩子摔在地上,顿时痛的哇哇大叫,周木匠连忙把孩子抱了起来,检查孩子有没有伤着。

    幸好孩子身上没伤,只是摔了一下。

    周木匠把孩子抱回了家里,让老伴帮忙照看着,天亮之后就去了派出所,想让派出所帮忙找找孩子的家人。

    可是派出所查来查去,也没谁家丢了孩子,又听说是一头卷毛大白羊把孩子叼到了周木匠的家门口,都觉得这事十分的蹊跷。

    古城就那么大,羚羊送子这件事很快就在古城当中传开了,人家都是说是老天爷看周木匠人好,让那羚羊给他送了个儿子。

    开始周木匠当然不信这些,可是时间久了,也没人来认这孩子,孩子一直寄养在他家里,老两口又都非常喜欢这个孩子,就动了收养的心思。

    过了几个月,实在找不到孩子的父母,于是在办事处的帮助下,老两口成功的收养了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叫周羊羊,一家三口就这么过起了日子。

    周羊羊也就是不到一岁的孩子,但是平时根本不哭不闹,长的又漂亮,除了好吃懒做有些挑食之外,那真是样样都好。

    这么大的孩子,本来就是该吃该玩的年纪,老两口也不吝啬花钱,啥好吃的都给他买,像是看宝贝疙瘩一样,每天都捧在手心,一刻都不愿意离开,怕他磕着碰着。

    这天周木匠出去干活加夜班,他老伴搂着周羊羊睡觉。

    见女人睡熟了,周羊羊突然悄悄爬了起来,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自己打开房门到了院子里面,又轻手轻脚的把大门给打开了。

    知道的这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不知道的一看还以为是个惯犯小偷呢。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羚羊脑袋鬼头鬼脑的钻了进来,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除了周羊羊之外没有其他人,这才快速钻了进来。

    “你这个死羊,竟然还有脸回来?跑的时候竟然不带上我。”周羊羊压低了声音说话,那流利程度和表情,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不满一周岁的孩子。

    “咳咳,这也不能怪我,你也知道我现在什么情况,浑身上下一点元气都没有,和普通羚羊也差不了多少,万一真被抓了,说不定就被烤成羊肉串了,我能不跑吗?”卷毛大白羊尴尬地说道。

    “哼,跑都跑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周羊羊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我们说好的嘛,找到了东西我们二一添作五,伱不能一个人独吞啊,你潜入几个月了,找到东西了没?”羚羊笑呵呵地问道。

    “找个屁,那两口子每天二十四小时守着我,我连话都不敢说,上哪去找东西。”周羊羊直翻白眼。

    羚羊还想说什么,却听里屋传来了声音,扭头就往外走,还不忘提醒周羊羊:“别忘了你刚来这里的时候是谁救了你,拿到东西记得分我一半。”

    羚羊钻出了大门,不一会儿就见周木匠的媳妇着急忙慌的屋里走出来,看到周羊羊乖乖的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羊羊,怎么一个人自己跑出来了,我的小宝贝,让妈妈担心死了。”女人抱起周羊羊,宠爱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让周羊羊满脸的无奈。

    被女人抱回了屋子里面,周羊羊无奈的坐在了婴儿床里面,女人还给他拿了一个木偶玩具让他玩。

    周羊羊好不容易等女人又睡着了,打起了鼾声,这才小心翼翼的爬出婴儿床,在屋里面摸索。

    根据这两三个月的观察,东西肯定就在杂物间里面。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杂物间门口,可是发现自己竟然够不到门把手,郁闷地嘟囔了一句:“该死的女人,流放我也就算了,还把我的肉体打回了婴儿时代,等我回去一定要你好看。”

    没办法,周羊羊目光转动,看到一旁的木头小板凳,只好过去把小板凳费劲的搬了过来,刚刚放到杂物间的门口,就听到屋内女人的鼾声停了,而且有身体转动的声音,似乎要起来了。

    周羊羊连忙把小板凳搬了回去,坐了下来,装假很乖巧的样子。

    可是等了一会儿,又听到了女人的鼾声,原来女人只是转了一个身。

    “一个女人还打鼾,像什么样子。”周羊羊有些郁闷的又把小板凳给搬了起来,哼哧哼哧的搬到了杂物间门口。

    这身体实在太小了,根本没啥力量,搬个凳子都觉得有点累。

    周羊羊刚刚准备要踩着小板凳上去开门,女人的鼾声又停了,而且这次听着好似要起来了。

    周羊羊连忙又把小板凳飞快的搬了回去,再次一脸乖巧的坐了下来。

    可是等了一会儿,里屋又传出了鼾声,这让周羊羊郁闷地想要吐血。

    咬了咬牙,又把小板凳搬了过去,这一次周羊羊铁了心要把门打开。

    “反正我现在就是个小孩子,好奇心重有什么问题?发现了又能怎么样?无所谓,我不装了,我就要开门!”周羊羊愤愤站上了小板凳:“管他什么女人不女人的,老子就是要开门。”

    周羊羊不顾一切把手按在了门把上,就要把门打开,却突然感觉腰间传来一股大门,直接把他抱了起来。

    “羊羊,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下了夜班的周木匠回来了,抱起周羊羊,在他脸上又是一通狂亲。

    “该死的地球人,为什么这么喜欢亲人的脸,你们自己没有脸吗?”周羊羊满脸的抗拒和无奈。

    “羊羊,这个房门不能打开哦,否则会有大麻烦的。”周木匠指着杂物间的门说道。

    周羊羊心想:“东西果然应该就在里面,看来这个人类应该发现那些东西不寻常了。”

    周木匠这么一说,更加坚定了周羊羊去搜索杂物间的决心。

    可是周木匠夫妇对他太上心了,生怕他有什么意外。

    五十多岁了,好不容易白捡了一个儿子,怎么可能会不上心呢。

    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两口子都会立刻出现在周羊羊的身边,几乎可以说是寸步不离,让周羊羊的计划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周羊羊已经快要疯了,如果不是因为变成了婴儿之身,他都恨不能把这夫妻两个脖子上一人一记手刀,直接把他们敲晕过去。

    又忍耐了好多天,这天终于让周羊羊找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周木匠出去工作了,女人也在院子里面洗衣服。

    假装睡着的周羊羊,偷偷爬起来,搬着小板凳来到了杂物间门口,站在上面握住了把手,眼睛还向外偷望了几眼,确定女人不会进来之手,狠狠按下把手把门拉开:“我的宝贝们……我来了……咦……”

    周羊羊只是拉开了一个门缝,可是那门却自己往外打开,周羊羊只看到里面有一个个纸箱子堆在一起,把里面堆的满满的,都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之前已经是勉强把门关上,现在被周羊羊拉开,里面堆满的纸箱子顿时失去了平衡,像是洪流一般涌了出来,瞬间把周羊羊淹没在了里面。

    “啊……羊羊……”女人听到声音,连忙跑进了屋里,看清楚情况,立刻扑了上来,把那些纸箱子推开,把被砸的鼻青脸肿的周羊羊抱了起来,心疼的说道:“羊羊乖……羊羊不哭……都怪妈妈不好……妈妈不应该网购这么多东西……”

    计划再次失败!

    “该死的地球女人……买这么多用不上的废品干什么……你买都买了……拆都不拆是几个意思……疼死我了……呜呜……”周羊羊内心无比的崩溃。

    修养了好几天,在夫妻俩的悉心照顾下,周羊羊的伤终于好了起来。

    但是因为上一次发生的事,夫妻两个把他看的更紧了,而且还把杂物间的门上了锁,防止周羊羊再把门打开。

    “以为这样就可以难得住我宇宙第一天才军师风凌吗?地球人,你们太天真了。”周羊羊手里面拿着一把钥匙,满脸的奸笑。

    周羊羊看了一眼屋子里面正在熟睡的女人,这一次他可是有备而来,趁着女人睡着的时候,把耳塞塞进了她的耳朵里,女人这些天没日没夜的照顾他实在太累了,睡的很熟,被戴上了耳塞都不知道。

    再次站在小板凳上,用钥匙把门打开,然后潇洒的跳到了一旁,看着那些箱子倒下来流了一地,优雅的做了一个谢幕的动作。

    “天才就是天才,就算变成了婴儿,也是一个天才婴儿,区区小事又怎么能够难得住我。”周羊羊得意的爬过那些小山似的纸箱子,来到了杂物间的里面。

    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杂物间最里面是一个大木箱子,里面应该放着他想要的东西。

    “宝贝们,我来了!”周羊羊来到了木箱子前,用尽了吃奶的劲,把箱子盖打开。

    嘭!

    周羊羊只看到箱子里面弹出了一个红色的东西,直直的砸在了他的脸上,直接把他砸的仰天倒了下去,四仰八叉的倒在了纸箱子上面,鼻血都流了出来。

    那木箱子里面,一个红色的拳套在不断的摇晃着,下面是一根又粗又大的弹簧。

    “为什么要买这种东西……”周羊羊躺在纸箱堆上,一脸的生无可恋,泪水自眼角滑落。

    “宝宝……”女人惊天地泣鬼神的惊呼声再次响起。

    不出意外,周羊羊又一次休息了好几天。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周羊羊几乎以为自己是不是被这对夫妻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故意在整他。

    可是看来看去,又觉得不像。

    但是他每一次的计划,却都以失败告终,而且还把自己搞的一身是伤。

    当周羊羊以为自己被霉神附体,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却来了意外之喜。

    周木匠竟然拿了一个木盒子出来给他玩,那木盒子一打开,周羊羊的眼睛都亮了,激动的以为自己终于被老天爷宠爱了。

    木盒子里的东西,竟然都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手机、宇宙币、地球伴生卵……。

    当天夜里,周羊羊趁着两夫妻睡着之后,就带上东西准备跑路。

    悄悄打开大门,羚羊已经在门外等候,看到周羊羊出来,羚羊见四下无人,连忙从巷子里面的暗影中冲了出来,急忙问道:“得手了吗?”

    “你说呢?”周羊羊得意的拍了拍自己扛着的垃圾袋:“东西都在里面了,我们快走。”

    羚羊二话不说,直接叼起周羊羊,把他甩到了自己背上,撒开蹄子就往城门的方向跑。

    “终于解脱了。”风凌看了一眼渐渐远离的那个小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好似有些不太舒服。

    周羊羊丢了!

    周木匠夫妻两个都快要哭瞎了,到处寻找周羊羊,见人就问,把什么地方都给找遍了,却都没有找到周羊羊的踪影,到派出所报案之后,警察也帮着找了,一样没有找到哪怕一丁点线索,周羊羊好似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样。

    周木匠夫妻两个好似丢了魂一样,干什么都呆呆楞楞地,几天时间好像老了很多,鬓角的白头发都出来了。

    女人每次在路上看到和周羊羊的小孩,看谁都像是周羊羊,好多次都惊喜的扑上去,结果却失望的发现认错了人。

    夫妻两个实在放不下,最后一合计,把家里的钱凑一凑,开着周木匠平时拉木材用的皮卡,准备出去找周羊羊,哪怕是走遍全国,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周木匠带着老婆开着皮卡,皮卡上面插着用周羊羊照片制作的小旗子,后排放着锅碗瓢盆和被子等日用品。

    两口子开车着刚刚出了城门,却一下子楞在了那里,他们远远看到一只神俊雪白羚羊,叼着一人垂头丧气的孩子站在路中间,似乎正对着他们在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