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天启预报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强与弱

    就好像过马路的时候,一抬头,就在暴雨之中看到狂奔而来的泥头车一样。

    当耀眼的车灯照亮自己的面孔时,人就会明白:命运之恶毒和坎坷,总是如此的让人猝不及防。

    从不曾有一点点征兆,不论你如何祈祷。

    它都会横冲直撞的,不急不缓的,跌跌撞撞的,向你扑过来。

    正如同现在,呼啸而来的漫天血潮,以及无数蠕动的面条状物体里,那个在天空中大秀风骚泳姿的癫狂老头儿一样。

    「看我御剑飞天天天天天!!!」

    狂笑声回荡在天穹之上,让人眼前阵阵发黑。

    却又,不由得…毛骨悚然。

    迫近的死亡预感如同寒潮一样,将他们彻底吞没了。

    不论是槐诗,夸父,亦或者是阿瑞斯和持斧罗摩,乃至其他的援军,所有的人都感觉了那一份来自灵魂之中的恐惧。

    本能的,颤栗!

    不是因为诡异的外貌,不是因为癫狂的气息,只是纯粹的因为……

    ——太!强!了!

    血潮之中,绝罚伸手,向着胆敢阻拦在眼前的蜉蝣蝼蚁们:

    「灭世剑气,给我出!」

    轰!

    血潮之中,如同煮烂了的面条一样不断起伏的好几根鬼东西,忽然之间,便迸射而出,向着在场的所有人。

    来自深渊的大碗宽面从天而降,带着令人绝望的锐气和杀意。

    更令人头皮发麻。

    不由自主的,拼尽全力的去拦截——哪怕是被大君一锤子抡死都没关系,唯独不想死在这么见鬼的东西下面!

    崩!崩!崩!崩!崩!崩!

    巨响不绝于耳,令凄啸夏然而止。

    阿瑞斯几乎倒飞而出,目瞪口呆的看着战神之剑上那个几乎微不可绝的缺口。

    难以置信。

    第不知道多少次怀疑,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唔?」

    竟然都挡住了?

    负手立于血潮之上的绝罚不由得微微挑起眉头,宛如诧异蝼蚁之中竟然还有一合之敌那样。

    倘若不是他浑身那一套好像叫化子破衣服之外,那就更有那么点高人气派了。

    他微微颔首,张口欲言。

    可那一瞬间,世间一切仿佛都失去了声音。

    以此刻普照万象之光为凭,共鸣收慑一切杂音,如波一般的光之澜向内收缩,汇聚在残缺的日轮之上。

    顷刻间抽尽了方圆千里之内的一切生机和源质,不惜耗尽了自己储备的所有‘充电宝,。

    带着一个个缺口的日轮回旋,所有的力量,汇入了匣中。

    不惜调动自己所有的力量和源质储备,更不惜代价。

    槐诗抬起了奥西里斯之枪,免疫系统锁定。

    扣动扳机。

    万里辉光汇聚为一束,宛如日轮中垂落的血色,如此猩红,带着焚烧的光芒,笔直突出,跨越了这对光速而言,近乎咫尺的短暂距离贯入了绝罚的面孔!

    贯入了绝罚的面孔!

    啪!

    烈光停滞。

    原本由无穷源质在日轮中质变而形成的毁灭洪流,竟然如同物质一般,停在了绝罚的面前。

    被那一只不知何时抬起手掌,捏住了?!

    「竟敢暗箭伤人,简直卑鄙无耻!」

    绝罚抬起头来,看向了槐诗,苍老的面孔之上满怀着鄙夷,拽着那一柄烈日之矛,端起来,仔细观看。

    被强行桎梏的毁灭在他的手中,好像玩物一样,被随意的把弄

    。

    看一看,闻一闻,然后,舔一舔。

    味道,好像不错?

    咔吧。

    在惊悚的死寂里,传来了一声脆响。

    绝罚张口,啃在了烈日之矛,摇下,卡擦卡擦的清脆声音里,东君所投出的绝杀一击,竟然像是早餐摊子上买来的油条一样,被一口一口的,啃进了肚子里。

    「嗝~」

    绝罚张口,喷出了一口血肉焦烂的青烟,浮现出一丝赞许:

    「现境人,不差。」

    槐诗,张口欲言。

    说不出话。

    哪怕是现在大秘仪崩裂动荡,可天狱堡垒和东君所组成的节点尚在。哪怕是断掉所有的支援,但来到这里的现境供应也不会有丝毫的折扣!

    诚然,东君必须供应石之立方内无时不刻的恐怖消耗,每一秒都有数十万人份儿的源质经过东君流转。

    可除此之外,留到他手里的,对于寻常升华者而言,依旧是一辈子都无法消耗完的海量!

    可刚刚自己倾尽全力所放出的一击,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怪东西,给当油条一样的吞掉了!

    而且还继续活蹦乱跳,浑然无事。

    这究竟又是个什么状况!

    大家从真实系到了超级系就算了,你现在来告诉我搞笑系才是无敌的,是不是有点太扯了?!

    可是,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再犹豫了。

    漫天血潮,已经笼罩在天穹之上。

    无以计数的‘剑,,锁定了他们的存在,带来令灵魂阵阵颤栗的寒意。

    不,那些甚至都不过是细枝末节。

    真正让槐诗毛骨悚然的…是来自绝罚的凝视。

    如此专注。

    就好像,终于将他当成了自己的敌人。伸手,指向了他的面孔,我剑魔手下不斩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槐诗沉默着,没有回答,懒得再走这种让人生厌的流程。不假思索的抬起手,愤怒,填装。向着绝罚卿,扣动扳机!

    残缺的日轮震怒咆哮,自怒火中迸发光焰,烈日之怒向着绝罚,井喷而出。

    「雕虫小……」

    绝罚不屑一笑,抬起手,再度抓向了那呼啸而来的震怒之火。可在那一刻眼前,再度一黑。

    终于听见了迟来的回应。

    来自,自己的脑后…

    「——窝嫩跌!」

    七十二变中化为一缕微尘的齐天大圣终于从虚无之中浮现,自奔流的血潮中开辟出了一条笔直之路。

    完全解放的定海神针铁,砸!

    在确定敌人的恐怖威胁性的瞬间,夸父便已经无比默契的隐匿在虚无之中,等待着来自槐诗的讯号。

    现在,从不知道多少统治者身上练出来的,早已经炉火纯青的除魔大闷棍,毫不保留的,砸在了绝罚的后脑上!

    甚至,不止是这一棒。

    当铁棒和脑壳碰撞的巨响响彻天穹的同时,大地之上四柱升起,天穹之上四柱降下,东夏天柱于此显现。

    【先天八卦·补天神石】!

    在瞬间,烧尽了自己所分配到的所有修正值,抓住了绝罚眩晕的关键时机,狠下辣手。

    当先天之火从八卦神迹之中喷出的时候,不论是夸父还是槐诗,亦或者是其他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可很快,松了一半的气,便再度,提起来了!

    毁灭一切的先天之火中,绝罚卿的肉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焦烂,可他却好像懵懂不觉一样。

    只是,摸着自己脑门上,那一道陈年旧创

    的裂口。

    长出了一口气。

    似是惊险。

    紧接着,便恼怒起来:「你们现境人,实在是太卑鄙了!竟然不讲道理,来围攻我们亡国这样的名门正派……」

    毛骨悚然里,槐诗一口老血忍不住喷出来。

    名门正派?

    老子理想国下属天国谱系这种现境嫡系都没说自己是名门正派,你们魔教哪里来的脸!

    以及,他怎么还没死!

    而且好像还……活蹦乱跳?

    就在先天之火的焚烧里,绝罚卿茫然的挠着自己光秃秃的头上,摸不到烧焦的那几根毛。而就在他身上,毁灭焚烧不熄。

    早已经渗透了骨髓。

    可是却,无法将他彻底毁灭……甚至,从那一具干瘪躯壳中所渗出的诡异气息,越发的浓厚,让槐诗心里越来越冷。

    就好像,他才是那更胜过毁灭的毁灭一样!

    嘭!

    天柱之上,裂隙浮现。

    宛若囚笼的领域之内,绝罚卿伸出了手,向着两侧,掰开!刹那间,槐诗、夸父、阿瑞斯乃至持斧罗摩,再无保留,全力出手!武神的斩灭之斧从云端落下,劈进了他的肩膀。

    战神之剑和军神之矛突刺,交错着,贯入胸膛。

    无穷烈日之火化为瀑布,冲入了先天八卦的封锁之中,将一切吞没。

    而解放到极限,抽走槐诗大半源质的定海神珍铁已经化为无穷棍影,铺天盖地的砸下,巨响声连绵不绝。

    破裂声响起。

    来自……定海神针之上?

    齐天大圣,虎口崩裂!

    太硬了!

    夸父心里已经凉的透彻,无法理解,怎么会有这么硬的东西存在。哪怕是海之巨人的脑壳也都没这么硬吧!

    可同样,这一份恐怖的威慑力和压抑感,也远胜于他所曾经见过的巨人!

    「比起雷霆那个矮子的斧头,你还差得远!」

    绝罚卿咧嘴,大笑:「莹火之光,岂敢同日月争辉?!给我破!」

    握紧了拳头,向着先天八卦的封锁。

    燃烧的绝罚卿,一拳!

    天崩地裂。

    破笼而出的绝罚卿,再度,狂笑着,升上了天空。

    胸前的裂口,竟然在利刃拔出的时候就已经愈合,肩头劈斩的裂口下,骨骼毫无裂隙,而浑身缭绕的先天之火依旧不断的焚烧,驱之不散,但却再无法添加任何的重创。

    「同样的招数,第二次不可能对我有用!」

    绝罚卿桀桀怪笑,向着日轮,‘御剑,而来,一拳,再度倒出!

    崩裂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不断浮现。

    随着槐诗面色骤变,东君所竖起的斥力,乃至一重重锻造而出的铁壁竟然都应声碎裂,日轮之上的裂隙蔓延,剧烈的动荡着。

    只是一拳,就几乎将东君从轨道之上推开,险些令大秘仪的连接彻底中断!

    「这哪里有第二次的招数!」

    槐诗下意识的吐槽:「况且,你特么不是剑魔吗,哪里有用拳头的!」

    半空之中,紧追猛攻的绝罚卿微微一愣,旋即神色傲然:「拳就是剑,剑就是拳,剑道之博大精深,你们现境的蜉蝣如何能懂!」

    「哪里有剑了!」

    槐诗怒吼,一拳挥出,无穷烈光汇聚,向着绝罚卿针锋相对的砸出,可紧接着,被狂笑的老东西撕扯成粉碎。

    向着槐诗扑出。

    最后的瞬间拦在日轮前面的,是阿瑞斯!

    啪!

    战神之剑自正中断

    裂,奋尽了所有的力量,将绝罚卿弹开。

    紧接着,血色喷涌。

    额前崩裂缝隙,头颅碎裂,灵魂溃散。

    重创垂死!

    可紧接着,残骸又被槐诗扯了过来,五指连弹,不知道多少道光芒落进了他的身体里,连同着小半杯不死之药,全都倒进了他的嘴里。

    来自阿瑞斯的这一份毫无保留的信任,在此刻,得到了回报!

    垂死的战神被瞬间拉起!

    堪称光速!

    可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便看到了,远方绝罚卿的狞笑。

    就好像,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设定一样。

    自半空之中,绝罚卿展开双臂,呐喊:

    「——看我万剑归宗!!!」

    话音刚落,那无数血潮中起伏的面条状剑刃,竟然随着绝罚卿的呼唤,自云端,降下,成百,上千,上万,上十万……

    一直到,穷尽视野,一切都被所谓的剑意笼罩在内。

    铺天盖地!

    斩!

    日轮骤然膨胀,燃烧的恒星之光喷薄,无穷源质的灌溉里,大秘仪的框架于此展开,强行修订物理定律,撑起屏障。

    槐诗的脸色铁青,已经顾不上失控的神性在燃烧自己的灵魂。

    哪怕是被烧死也无所谓。

    不,应该说,早知道,刚刚大君路过的时候,他便已经不自量力的发起挑战!

    起码不用和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家伙打。

    简直像是噩梦!

    澎湃的潮声、血水蒸发时的嗤嗤作响,乃至琉璃碎裂的清脆声音,错乱嘈杂的混乱里,一道道血色的攻击在烈日的斥力和热量之下,被尽数蒸发。

    用尽全力的,将所谓的万剑,撑住了。

    可紧接着,破空声进发!

    绝罚卿,突入!

    在瞬间,撞飞了正前方的夸父,几乎将他碾碎,再紧接着,硬顶着罗摩的劈斩,抬起脚,将阻挡在前面的阿瑞斯一脚踢飞。

    骨骼碎裂的声音还来不及扩散,反手,一拳锤在了武神的大斧之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拳头状的裂痕和无数裂隙。

    最后,再一拳将眼前碍事的日轮彻底打断!

    向前!

    狰狞的黑影已经笼罩了槐诗的面孔,染血的铁拳向着东君砸下!

    告诉他:

    「此乃一剑破万法!」

    轰!

    仓促之间,槐诗抬起的手臂被彻底粉碎,摧枯拉朽。而当他想要抓紧这关键的空隙躲避时,却已经僵硬在了半空之中。

    胸膛,被一拳捣成了粉碎。

    贯穿!

    太快了……

    就好像,曾经快要被外道王一拳打死时那样,却又和那时候截然不同。

    他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专注自身无止境磨练自我的对手,而是…仿佛将整个深渊的错乱和癫狂都吞入灵魂里的,晦暗风暴。

    此刻,就在神之眼的凝视之中,绝罚的本质,终于显现。

    污浊、粘稠、混沌、变幻不定的,恐怖阴影!

    不知道吞吃了多少深渊的真髓,溶解了多少恶意和疯狂之后,才能将一个人的灵魂变成如此恐怖的模样。

    猩红的血色,无止境的重叠在一处,到最后,变成的近乎深渊一般的粘稠黑暗!

    黑暗在俯瞰着他,狞笑。

    「你太弱了。」

    绝罚卿的五指,握紧!

    捏碎了他的心脏,灵魂,乃至,东君所创造的烈日。

    甚至,来不及抽取生机和源

    质,创造出不死之药,也已经再没有那样的机会。

    槐诗瞪大了眼睛。

    那一瞬间,照耀深渊的烈日之下,崩裂开一道庞大的缝隙。

    粘稠的血色,从其中流出,宛如瀑布。

    清脆的悲鸣回荡。

    死亡到来。

    免费阅读..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