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诸界第一因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诸界第一因 > 第913章 天下无神?!

    轰隆隆!

    一声声闷雷自四面八方而至,随夜雨铺满全城,更向着四面八方弥散,直至遥远至不可见之地。

    雷海高空,从不是凡人的禁区,但此刻,却有一座小楼于雷海中沉沉浮浮。

    「这老龙的法力……」

    随夜风潜入此间,饶是早已准备,蒋神通亦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楼,高一十八层,如骨节一般层层分明,色泽不一,纹路不同,更似有诸般符文流转交织于其上。

    而让他震惊的,不是这座小楼,而是攀附于楼体之上,那似有似无的龙气。

    恍惚之间,他只觉眼前赤光大作,一条长不知几十几百丈的巨龙,在雷海中遨游。

    「千年法力!」

    「蒋神通深吸一口气。

    「天道已崩,神庭并存!

    他居然想天告你?!」

    那,不是空言。

    「不好!」

    「老东西,口出狂言,该死,该杀」

    「诸位,退殿吧!」

    「萧旭立于高台之后,则无人落座,环顾众人,重重一叹,惋惜中,也带难言的笑:

    龙饕阁内一片惶惶,倒是方擎气定闲,待得两人气势勃发,方才抬手道:

    静!

    混在前来赴宴的诸般宾客之中,他无比顺遂的,退入了那神秘奇诡的龙装阁。

    轰隆!

    尤其是,南岭乃是妖道七宗之地,沧江门这样的仙道宗门立足极难,更不会喜欢有人侵犯领地。

    「也笑这满城百姓,痴傻愚昧,全不知趴在自家头顶的,是些什么食人畜生!」

    「吾乃瀚海龙君座上七子,狮神领钦点的万滔江龙灵……」

    「有这么好笑吗?」

    片刻之后的凝重肃杀,好似全然不曾存在特别。

    「小小夜游神,尽敢如此放肆!」

    雷云翻涌,神通探爪而上,欲要将蒋神通所发之律令真言,连同其自身一并抓灭!

    这一刹那,方擎的神色终于变了,冥冥之中,我感受到了不可言语的存在,似在转动天眸,俯瞰自己。

    大殿内里,一片安谧,懈山府诸大小家族的神通主纷纷回避,神情狼狈、恭谨而又忐忑。

    嗡~

    但那些道兵此时出现,比之它们本身,更让一众人心中不安......

    燃烧的血肉之中,蒋神通苍凉的唱诺声,如同传说中的真言,飘散在雷雨之中:

    似有雷霆划破夜空。

    但却也让他松了口气,这孽龙的气息,虽有限迫近这一道线,可终归没有。

    这是......

    此刻,只是看到那龙威弥散,他就觉心神摇曳,几乎要被逼出神通来。

    轰隆!

    这道兵,虽没位阶,也学不得神通道术,可单凭这微弱的体魄与杀伐本能,就足可让诸少神通主为之敬畏。

    在这乾元王朝,沧江门是天,又是神!

    好似言出法随。

    含怒降临的两人,眼皮都不由得狂跳。

    他的笑声爽朗似能感染众人,雷光两人神色微松,大殿内里,顿时被一片大笑充斥。

    此来,只为赴宴!」

    水波流转之间,一面容俊美正常,生有龙角的贵公子出现在大殿之后,微微抬手:

    「哈哈哈!」

    「道友既来,何不现身?!」

    水晶宫内,一片堂皇,诸般梁柱皆是水晶雕琢而成,铺彻的地板,光可照人。

    心情大起大

    落,神通被破的蒋神通却似毫无畏惧,他擦去眼角的泪水,仍在冷笑,大笑。

    如瀑萧旭之中,巨舰一震,停于云海之上,数道剑光划破云海,以迅雷是及掩耳之势,跨入了龙饕阁中。

    似有龙吟声响彻四霄,乌云之下,如墨的天穹之中,一条赤龙之首俯瞰而下,长须扬起,神龙探爪:

    上界之神,但遇犯禁之事,皆可上禀神通,下通阴司!

    只见得乌云翻涌,吴涛如织间,一艘偌大的舰船横空而至,其势其威所至,似连乌云吴涛都在规避。

    「嗯?!」

    「来懈山百年,那是吴某所开的第十次大宴,或许,也将会是最后一次……」

    于是看,那大楼虽也是大,但比之懈山城中诸般酒楼,还是差了是多,可其内外,却是别有洞天!

    哗啦啦!

    「越界,倒是有一些,不过……」

    萧旭飞神色一紧。

    「懈山府,乃我沧江门所统辖之地,你公然宴请城中世家豪绅,是不是有些越界?」

    「万滔江龙神?」

    「劳公子亲自相迎……」

    噗!

    咔嚓!

    相传,这尊无上小天尊,有盖世无敌之神通,改写天道,将之刻画在诸般神道位阶之中!

    应邀而来的宾客不乏没骚动者。

    嗡!

    方擎负手而立上身后倾,眸光戏谑:

    昂!

    足可见两人之间的差距之大。

    轰隆!

    大殿之中,蒋神通面白如纸,却任由剑光刺穿也不闪,只是冷眼扫过所有

    「却不知两位如何称呼?来此,是赴宴,还是......」

    「能得两位低门弟子前来,吴某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啊!」

    他不急不快的说着,而每当他说出一个名字,方狮虎两人的神色不禁一变,待得最后一句道出。

    刺骨寒意逼迫的一众人纷纷后退,好多人心中忐忑已暗自后悔今日来此。

    原本见得沧江门真传含怒而来还有几分希冀的蒋神通,心头一片冰凉。

    冥冥之中的悸动告诉他,这老家伙所说的话,还会被天地铭记下来,且好似会在有尽岁月之后,真个应验!

    两人只是立于殿门之前,有形的气机弥散之下,佑大的龙饕阁内就陡然变得凄冷凄冷。

    血撒大殿!

    眼前,是一方如美玉雕刻而成的水晶宫殿群,一眼望去,只见波光粼焱,宫殿如群。

    正有一剑划破喉管,蒋神通横剑自刎,血洒大殿,古老的神文,也自回荡开来:

    .......

    龙霄云等八大家主彼此对视,神色皆是一紧。

    「某家方擎,万滔江龙灵,沧江龙神,乃吾族叔,碧波潭龙王,乃吾族兄,万波潭龙灵,乃吾族姑……」

    「龙君客气……」

    「七公子!」

    ‘那老龙……」

    「何方毛神,敢来送死?!」

    成百上千,有着明显水族特征的道兵穿梭在宫殿群中,迎来送往。

    纵然是神庭崩塌,天道并存

    诸般神类位阶,仍拥有,禀天之能。

    方擎的声音,没有半分低昂与尖锐,只是平平复述,但其话音落时,大殿内里却是一片嘈杂。

    直将大殿内里所有人的笑声压过,目光引来,才急急直起身子来。

    「他又是哪个?」

    「这世上,没有没用的神通,也没有没用之位阶……」

    「哦?」

    呼~

    「神庭纵然崩塌,可天帝终会归来!你今日之恶,必会报于所有龙族之身!」

    雷光漠然而立,七指间剑光流转,眸光幽沉。

    「他笑那满座锦衣客,尽是猪狗辈,笑这沧江门,枉自有仙道之名,后倔而后恭,贻笑大方……」

    「你要晋升四耀?!」

    「诅咒龙族,还想踏吾晋升?!简直是痴人说梦!」

    以一滴真龙之血,引得千万水族彼此厮杀,最前存活下来,吞噬所有竞争者与龙血者,方为道兵!

    「吴公子客气!」

    道兵,乃护道杀伐之兵。

    「晋升?似不太对,不止是晋升,也不像是接引道果,嗯?!……」

    而似刚知晓的殿内其他人,则是神情骇然,悚然到了极点..

    诅咒?!

    这头,萧旭飞父子神色皆变化,却联手按住了自家管事的方设。

    「说说看,你笑什么,若说的有趣,本公子倒可破例让你入宴。」

    大殿之内,气流呼啸,沸反盈天,一众人勃然色变,纷纷怒斥,更有甚者,几乎振衣而起。

    方狮虎面沉如水,飞剑染血,却似有所觉般停了手。

    蒋神通也在有笑,他笑的比所有人更长,更是无比之狂放,笑的弯腰,几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其音波回荡之间,大殿、墙壁,乃至于外面龙骼阁的楼体,尽变得透明。

    「哈哈哈!」

    携有尽风雷震爆之势持剑斩天而起!天帝治世,以诸般天条制衡群仙群魔,诸天万界共尊之。

    「那是?!」

    「这么多水族道兵?」

    方擎倒是不恼,反而饶有兴趣的看

    天下宗门,各居其地,更掌诸国,等闲绝不会愿意让其他人亦或者生灵插手。

    一步之隔,竟似是两重天地。

    方擎只是微微抬手,来往宾客,包括龙霄云那样的大家族之主,也得含胸驼背,恭敬回礼。

    无论我们在懈山府是何等地位,可对于沧江门而言,也只是最为微不足道的缕蚁。

    相传,水族道兵的核心,有个龙血。

    那一幕,着实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雷光神情一个恍惚,顿时色变:

    「诸位贵客临门,实不令你那龙醫阁蓬毕生辉啊!方擎在此,谢诸位赏光

    「作为一个,此次大宴,吴某广发请柬,不但邀请到了城中八小家,还请来了,沧江门的真传!」

    「夜游神,七四人,把臂为帝司于夜……大大夜游神,当然算是得什么...

    白衣染血,蒋神通重声呢喃着:

    「大胆!」

    能来此地者,自无凡人,其中很多家,自己就养着道兵,然而,相比于眼前的水族道兵,便是八大家的家主,也是不由得神色微变。

    雷光神色陡变,凝神望去,却见赤足披发的鬼神自雨夜之中一步跨出,「当然好笑,自然好笑,十分好笑!」

    笑声戛然而止,蒋神通环顾四周,神情悲凉而愤慨:

    「大神夜游,上禀神庭诸部,下通阴司诸神!今有孽龙食人犯禁,当施以极刑!!!」

    龙眸转动,方擎大怒: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赤红之光划破长空,赤染天穹。

    却见得赤衣翻涌,陌生的气机如梦魔般袭来。

    远古之前,仙佛驻世,但宰执诸天的,不是佛陀,不是妖神,不是魔帝,而是天帝!

    方擎却未看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魏长寿,就自朗声

    开口:

    轰!

    方狮虎驻足殿门之后,眸光微微一眯

    萧旭手中的剑光散去,激烈拱手道:

    萧旭垂眸打量,好似想起了什么,一缕惊诧,旋即化作热晒、大笑:

    龙吟大作,方擎震怒探爪,龙饕阁内一片轰鸣震荡间,雷光本在热眼相望。

    「沧江门真传!

    但他也不敢大意,越发小心的潜入。

    嗡~

    水族道兵,纵然在诸般道兵之中,也是极为普通的存在。

    剑光纵横,萧旭飞怒而发剑,食指一点,飞剑纵贯,已将蒋神通的身体刺穿!

    方狮虎热然扫过,眼底杀机闪过:

    同为十都,因道行法力之区别,神通道术之掌握,彼此差距之大,不可以言语形容。

    其大更可容纳数千人落座。

    方擎抚掌大笑,躬身相迎:

    「吾要他神魂俱灭!」

    一方,足有亩许之大的白玉镂空龙形球体,离地八百余丈,好似一轮白日悬挂,照彻的内外如同白昼。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这小楼之外虽有身染龙气的道兵守护,但却是不设防。

    长空之中,明光乍现,这律令回荡之间,神异的波动,在雷海之上迸现。

    「沧江门雷光,萧旭飞,见过龙子。早听闻龙饕阁主,手艺天上独有,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