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保护我方族长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九十二章 我有一师尊,“可搬山、能倒海”

    。。。。。。

    十分明显,这位「猥琐」的蓄胡大叔便是东霞神朝的当代神皇--苍平神皇。

    难得碰到趣事,玩个恶作剧,让他感觉很是爽利。

    喂喂,小丫头你还要哭多久?」眼看着王璃慈还在哭,苍平神皇心情不错地笑道,「你要是再哭下去,怕是要把这洛京都给淹了。」

    「呜呜~「

    王璃慈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又继续哭了起来。

    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在大胃王比赛中失利,真是想想都伤心~~

    这个蓄着胡子的猥琐又很体虚的大叔,明明看着只有凌虚境的修为,怎么就这么能吃?真是阴沟里都会翻船~!

    「行了行了~~」苍平神皇被她哭得也有些头大,摆摆手说道,「我一把年纪欺负你个小丫头,的确胜之不武等过些日子你消化消化包子,我请你吃一顿好的。

    「真的?「

    王璃慈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瞪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苍平神皇语带质疑:「你不会是在哄我吧?「

    「.....」苍平神皇有些好笑,「我堂堂.....罢了罢了,你爱信不信。

    信,我信!「王璃慈急忙跳了起来,仿佛生怕对方赖账一般急匆匆开口,「不过你请我吃饭,何必要等过几天?今天就行。

    「今天?「苍平神皇满脸狐疑地看着她,「你刚才都吃成那样了,还能吃的下?「

    「吃得下吃得下。「王璃慈拍了拍鼓鼓涨涨的肚皮自信满满地说,「你等我半个时辰,不,等我一柱香功夫我消化消化。

    苍平神皇嘴角一抽:「行,我等你消化。别说一柱香你消化一整天都行。

    王璃慈点点头,然后就在这大看台上哼哼哈嘿的运动了起来,打了两套拳。

    还不足一柱香,她又蹬蹬蹬跑了回来,向苍平神皇邀约道:「大叔,我可以了。」

    苍平神皇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你这丫头还真是.....那就在这迎仙楼里吃,你可以把你的朋友都叫上。

    谢谢大叔!你可真是个好人!」王璃慈终于高兴了。

    她当下就拉着蓝宛儿,饺子包子她们,还有渣渣鼠赢玉安和妙无愁,一齐进了迎仙楼内,凭着面子吆喝了个临街包厢。

    不过,这一次王璃慈点菜倒是很克制,林林总总点一大堆美食,总价却仅有十几枚仙灵石的样子。

    丫头,你不会是为了面子强撑着吧?就点这么几个菜?「苍平神皇似笑非笑地嘲讽说。

    「大叔,你这可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王璃慈划拉着新上的一道菜,美滋滋地吃着,「我看你穿得颇为寒酸,不像是洛京的有钱人,

    想着你赚枚混沌灵石不容易,准备给你留点盘缠。

    狗咬那个啥?

    跟在后面的宦官近臣老谭虽听不懂王璃慈的谚语却知道她将神皇陛下比作了狗,当即上前护主喝骂道:你这破丫头片子,怎么能骂人呢?

    「行了,人家就是比喻,你又何必一般见识?「苍平神皇一摆手,「老谭,你也坐下吃点。「

    说着,他传音叮嘱道:「老东西你给本皇悠着点儿。难得碰到这么有趣的小丫头,你要是泄露了本皇身份我扒了你的皮。赶紧圆个场。

    宦官老谭一激灵,急忙戏精上身,竟然胆大包天的一拍苍平神皇肩膀道:「我说老苍,咱们从乡下来这洛京混饭吃不容易,别请人吃顿饭儿都落不到好。

    一副两人很熟很没距离的样子。

    苍平神皇险些没一巴掌呼死老谭。

    好在他及时想起这是自己让他圆场

    的,这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手,只是淡淡瞥了老谭一眼:「坐下吃饭,我自有主意。

    「是是是。

    宦官老谭这才大大咧咧地坐下.

    「哟~~你这人呐,看着一副穷酸样,脾气可不小。听到苍平神皇的话,王璃慈忍不住蹙起了眉,一脸认真地批评他道,「我跟你讲啊,你这种脾气也就是在你乡下老家能抖抖威风。

    在神都洛京这地方,一块天花板砸下来都能砸到几个凌虚境。什么公侯伯子男等爵位者,更是像苍蝇一样多。「

    你呀,还是收敛收敛脾气,莫要等吃了亏再后悔。她一副老气横秋的老洛京模样,「真要是不小心惹到了那些小心眼的家伙们,给你套麻袋揍得半死丢出洛京都是轻的。

    看你这样子,倒是在洛京混得挺开?」苍平神皇好笑地问。

    「那是自然。「王璃慈一把扯过赢玉安,拍了拍他的脑袋说,「这油头粉面的小子你瞅见了不?天柱圣王府赢氏的嫡脉少爷。曾经的他多嚣张啊,还不是被本姑娘收拾的服服帖帖。

    赢玉安脸都黑了:「璃慈姐姐,能不能别每次见了陌生入都拿我出来说事儿?我堂堂赢氏少爷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要你不是你姐亲自开口求我罩着你,你以为我璃慈大小姐稀罕收你呢?「王璃慈瞪了他一眼,一副大姐大的派头,「还是那句话,等你哪一天打得过我了,再来跟我谈面子的事情。」

    赢玉安脸色一垮,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谁能打得过你这个变态啊?

    要不是姐命难违,他早就卷铺盖逃离王璃慈的魔爪.

    最苦逼的是,家里那帮老家伙也听姐姐的。几十年前他也不是没试着逃过,可惜他好不容易才逃回了家却在第二天就被打包送了回来,凭白吃了一顿苦头

    他赢大少爷的命好苦哟~~

    苍平神皇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赢玉安,这才又看向主璃慈:「听你这丫头口气,的确挺混得开啊~」

    那是自然。」王璃慈昂首挺胸,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苍大叔,我也是见你为人挺讲义气,赢了钱还请我吃饭,我才跟你透几分底的。我问你啊,你来这洛京做什么?」

    投奔亲戚。」苍平神皇随口扯了个谎,「我在这洛京还是有靠山的,亲戚们挺有钱的,不信你问老谭。

    旁的老谭连连点头帮腔,心中却忍不住暗暗吐槽.

    您老的亲戚当然有钱了,全都是皇子皇孙~~

    王璃慈满面狐疑,视线在他身上扫来扫去:「那你怎么穿得如此寒酸,还在大街上没事儿瞎溜达?不会是你亲戚嫌弃你吃得多,被撵出来了吧?

    「是啊~「苍平神皇顺着她话茬叹了口气,一副非常沮丧的模样,「唉~~谁想那些富亲戚居然都那么的小心眼儿呢~~嫌弃我吃得多....」

    我说呢~就凭你这么能吃,怎么会不遭嫌弃?「王璃慈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老气横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苍啊,大家族人多,开销也多都不容易。所谓一饭一粥都是恩「,

    咱们白吃白喝了人家的,也得念着点人家的好,千万莫要因此而记恨他们。」

    不待苍平神皇答话,她又道:「不过这么凭白吃着人家的饭,总不是长久之计。念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不如以后你就跟着本小姐,咱们联手举办大胃王比赛,

    轮流当托,等赚了钱,只要有我王璃慈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你的份。怎么样?」

    时至此时,王璃慈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呃.....你要招揽我?「

    苍平神皇捋着胡须的手一顿,看向王璃慈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

    活了八万

    载,他还真是第一次尝到被收小弟的味道.

    别说他了,旁边的老谭也是手一抖,刚夹的一筷子灵蔬都差点掉回盘子里。

    他一脸惊疑不定地看向王璃慈,心中腹诽不已。小姑娘,你知道你招揽的是谁吗你就敢说?

    「瞅瞅你这表情,有什么好吃惊的?「王璃慈怒其不争地叹息道,「你看看你,都已经一把年纪了才混到凌虚境,还那么能吃被人嫌弃。」

    「你再瞅瞅我,才五百岁刚出头呢,就已经是凌虚境了难道还没资格收你当小弟么?

    「你才五百岁刚出头?「苍平神皇这下倒是真的有些吃惊了.

    他上下打量着王璃慈,还有些不信:「你这丫头片子不会是吹牛皮的吧?」

    我,王璃慈!还没吃道元丹和继承圣图,血脉已经是圣女丁等中段了。」王璃慈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这段时间我师尊出去打工挣钱,接了几个搬山填海的工程就是为了想办法多赚点钱养我,

    希望我能血脉更进半步,达到圣女丙等的层次。

    苍平神皇一脸无语.

    这特么的逗本皇呢?这随随便便出来一个毛丫头居然就有不逊色于赢灵竹的血脉资质?

    饶是见多识广如苍平神皇,一时间也有些难以接受.

    他偷偷摸摸对宦官老谭使了个眼色,表示有空你查一下看看,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

    「你这是一副什么表情?「王璃慈看出了苍平神皇的怀疑,不满道,「不信我是吧?我王璃慈可是连道主都拜见过的,还承蒙他赏赐了宝物。

    说着,她就拿出了仙器风火扇摇了摇,对苍平神皇显摆道:「这就是道主赏赐的宝物。

    「你还见过太初道主?」

    见她连道主都搬出来了,苍平神皇倒是信了几分。

    「那是自然。要不是被赢灵竹抢先拜了师,现在道主的衣钵弟子就是我王璃慈了。」王璃慈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道,「不过时机还不晚,我现在靠着吃吃喝喝血脉层次也提上了半截,

    不比那赢灵竹差了。如果再进半步,就能超过她,到时候道主肯定会重新考虑选择衣钵的。

    瞧她那笃定的口气,真像是已经将道主衣钵纳入囊中了一般。

    「璃慈大小姐。「赢玉安可不干了,眼神幽幽地瞅着她,「我这个赢灵竹嫡亲的弟弟还在场呢,你吹牛皮时就不能顾忌顾忌我的感受吗?再说了,我就不信你能赢得过我姐。」

    「去去去,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王璃慈拍了一下赢玉安的脑袋,然后瞅着苍平神皇道,「老苍,跟着本小姐这个未来道主,可不算辱没了你吧?」

    「呃......不辱没。」苍平神皇一脸麻木地摇头.

    今天出门竟然没让神阙卦师算上一卦,失策了~

    老苍,打起精神来。「王璃慈可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着见他的语气有所松动,当即便两眼放光地给他画起了术饼,「以后咱两个联手,周游诸朝诸道,趁着现在名气还没扩散开来,

    能赚一波是一波,到时候多分点钱给你养老。

    这.....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苍平神皇一副被说动了的样子,抬胸挺肚皮,似乎是被她说得振奋起了精神「行,那我以后就跟着你干了。以后啊,璃慈小姐可要多照拂一下我。」

    ???!!

    宦官老谭一口汤差点喷出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家陛下。

    陛下您可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这是穷极无聊烧疯了心呐~!

    你有住的地方么?「王璃慈兴奋道,「回头我应该去哪里找你?「

    「刚被亲戚赶出来,还没有住所。「苍

    平神皇瞅了一眼老谭道,「不过,老谭已经在找地方住了。等他找到固定住所后,再把地址给璃慈小姐。「

    「是是是。等我找到了住所,就把地址给璃慈小姐。老谭立刻接上了话茬,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心中却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陛下还真要跟着这疯丫头到处去坑蒙拐骗啊?

    正说着.

    闻讯赶来的明皓圣王降临到了迎仙楼中。

    他大大咧咧的推开了包厢房门。

    人未至,他的嘲讽声就已经传了进来:「我说璃慈丫头,本圣王早就告诉过你大胃王比赛是行不通的。这世界啊,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做人若是太嚣张,保不齐就会遇到比你更加变态......呃!!!」

    话没说完,他的目光就和房间里的苍平神皇对上了,剩下的半截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一瞬间,明皓圣王的脸色精采无比,人也僵在了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呵...呵呵~~~老..

    他僵硬地抬起手,刚想跟老祖宗打招呼,却被自家老祖宗一个眼神拦住了。

    「哟,明皓前辈~」

    王璃慈丝毫没察觉到两人间的暗流汹涌,一见他过来,立刻热情洋溢地站了起来,连声招呼他进来:「您老怎么突然来了?正好,这大胃王比赛方案啊,我已经有新的计划了。「

    说话间,她悄悄拉了下苍平神皇,暗中传音嘱附道:「老苍,你别傻不愣登坐着。这做人呐~得有眼力见儿.」

    叮嘱完,她又继续朝明皓圣王说道:「明皓前辈,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的合作伙伴,老苍.

    老苍啊,咱们这位明皓前辈可是个了不起大人物。你猜猜他姓啥?对,姓轩辕,,就和神阙中那位老头子一个姓儿。

    「老苍啊,你别一副死人脸清高样,咱们可是」洛京飘是出来混饭吃的。这位明皓圣王可是咱们团队的衣食父母,我正在和他谈迎仙楼对大胃王比赛的冠名权呢~

    这可是咱们的金主爸爸,你客气几句,打个招呼。

    洛京飘?冠名权?金主爸爸?

    苍平神皇嘴角抽了抽,实在是想不明自,这小丫头嘴里哪儿来的这么多新鲜词儿。

    不过,这倒是不妨碍他理解她的意思。

    当下,他瞅了瞅明皓圣王,配合地冲他拱了拱手脸上笑眯眯的:「见过明皓圣王。

    客气客气~」明皓圣王想死的心都有了,满脸尬笑地悄悄往后退去,「你们吃好喝好啊~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点紧要事儿,先撤一步,先撤一步,今天吃喝都记我账上.

    说着,他转身就想遁走,仿佛这地方就是刀山火海一般,他是一息时间都不想逗留.

    岂料,他这空间都还没撕开呢,就被王璃慈一把拉住了:「明皓前辈别走啊~我有一个赚钱的好计划,给你讲讲呗。」

    王璃慈说着就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开始「吧啦吧啦「的一通忽悠。

    可明皓圣王哪里听得进去?

    苍平神皇的存在感实在是过于强烈。在自家老祖宗的目光注视下,他只觉坐立难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他忍不住在心中埋汰起来。

    云海那狗东西实在太不靠谱了~居然就这么把徒弟丢给他照顾,自己跑去接了个什么搬山填海的苦力活儿。

    真是悔不当初啊~~

    早知道会有今天,他当初就不该大包大揽地答应下来。

    这丫头就是个祸祸,亏了他好几个项目了。现在老祖宗当面,就是纯粹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老祖宗多严厉的一个人啊~这下完

    了~完了~

    ******

    同一时间段。

    就在王守哲秘密抵达神武世界后不久。

    魔域。

    九狱魔神殿。

    最近,九狱魔神体内的暗伤已经全部痊愈,超空间走廊那边的维修工程也在稳步推进,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九狱魔神正心情不错地把玩手下新进贡上来的宝物珍玩,忽而,一个魔王守卫脸色紧绷地匆匆走进殿中低声禀报起来。

    听完属下的禀报,九狱魔神原本不错的脸色直接黑成了锅底:「混账!一群混账!整天不干好事,尽给我整些污七八糟的恶心事儿!」

    「来人,传本魔神亲卫随行,本魔神要好好杀一杀这股子歪风邪气。

    愤怒的咆哮声震得整个九狱魔神殿都震动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九狱魔神殿都飞快行动了起来,一队队亲卫汇聚而来,很快就在魔神殿外的广场上完成了整队。

    很快,九狱魔神就率领着一众亲卫登上魔舟,气势汹汹的杀到了虚空海超空间走廊基地。

    此时。

    超空间走廊基地中乱哄哄的一片,很多东西被打散了,地面上一片狼藉。

    基地里的卫队和智魔们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眼神却不住地往这边瞟,好似在看热闹。

    虚空之中。

    两尊女魔神遥遥对峙着。

    其中一位肤色雪白,体表带着细密而华丽的彩色鳞片,背后生着一对巨大的魔翅,气质邪异而魅惑。

    另外一位则是肩生黑羽,身材高窕,气质凛冽而飒爽。

    她们身上都散发着赫赫魔神之威,周围能量翻滚磅磺的威势压制得周围的虚空都微微动荡着,显然是已经打过一架了。

    自然,这是九狱魔神麾下的两大女魔神,阴始魔神和墨羽魔神。

    「墨羽,你这***也敢和我抢龙血!」

    「阴始,我没有要和你抢的意思。「墨羽魔神散发着幽黑的森森冷气,「我和龙血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是你最近横插一杠破坏我们的关系。

    「放屁!」阴始魔神怒道,「我早就和龙血缘定三生了,不过是碍于九狱的面子,才一直没有官宣。你识相的就给我滚走!滚越远越好!」

    阴蛇,你别太猖狂了!」墨羽魔神怒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龙血的事情。他早就跟我说过,是他刚刚重生时实力不够,被你拿捏住了。其实,他真正喜欢是我!「

    「我呸!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我要撕了你的嘴!

    「来啊,我怕你不成?!」

    眼见着两大女魔神又要干了起来,九狱魔神的气是不打一处来。

    它急忙一个闪烁挡到了她们中间,咆哮怒声道:「干什么干什么?你们两个是要造反不成?!

    「咱们魔域一脉已经式微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一天天的想着谈恋爱?」

    「好好做事业他不香么?」

    九狱魔神简直要被气死了,怒到浑身发颤:「龙血那混账呢?他在哪里?本魔神明明三申五令说过,咱们魔域一脉要团结,高层不能谈恋爱。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全变恋爱脑了?!」

    「九狱陛下我在这里。「

    龙血魔神坛夏阳从远处飞了过来。。

    龙血,你这混账东西!」一心只想做事业的九狱席神,此时恨不得把这个脚踩两只船的龙血生吞活剥了怒声咆哮,「你给我把她们给摆平了,否则本魔神唯你是问。

    「陛下消消气~我请了几位朋友过来平事儿,要不您见一见?「龙血魔神坛夏阳不以为意的嘿嘿一笑。

    「朋友?」九狱魔神一滞,心中登时生出了一股不妙的预感,「你在魔域之中还有朋友?难道是.....据骨.....「

    「九狱,许久不见。

    一道曼妙却威严的女声响起。

    话音想起的同时,虚空中有道道空间涟漪泛起,一道身穿帝王冠冕的倩影墓然自空间中漫步而出,突元地出现在了它面前。

    磅磷浩瀚的威压随着她的出现霸道地席卷开来,将她的身形衬托得无比伟岸,无比威严。

    她背负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向了九狱魔神:「看起来,你的情绪不太好。

    信号灯的光芒映照在她那张明艳逼人的脸上,就好似给她镀上了一层清冷的光,顾盼间眸光冷冽,威严霸气,尽显皇者气度。

    坛天歌!竟然是你!」

    九狱魔神心中一凛,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歌他可熟悉的很,过去几千年里,他可和这位人族女皇打过不知多少次交道了。

    只是这一次,眼前的坛天歌似乎跟以前有了很大变化。

    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错觉,它感觉坛天歌似乎变得年轻了一点,身上的气息也似乎变得深不可测起来,让他都有些看不透了。

    「天歌姐姐,和这种魔头废什么话?「这时候,又有个慵懒的声音自另一边的虚空中传来,「咱们速战速决姜老他们还等着我回去打麻将呢。「

    九狱魔神猛地展开神念,就见一男一女两道人影正自虚空中踏出,似缓实快地朝着这边而来。

    其中那男子一袭白衣,气度斐然,宛如神仙中人那女子则是一袭蓝色长裙,姿容如玉,好似神仙妃子一般两人的身形几乎是紧挨在一起,显得亲昵而熟稔,

    任谁看了都得感叹一句「好一对璧人」。

    两人相携而来之时,更是宛若神仙眷侣一般。

    玄灵圣女!王守哲!!!」

    九狱魔神瞳孔猛缩。

    时至此时,它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敌方的圈套之中?!

    股大难临头的感觉顿时袭上它的心头,让它头皮发麻,浑身战栗,看向龙血魔神坛夏阳的目光更是宛如淬了毒。

    「龙血,你居然投靠了人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