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左道长生,我的法术无限升级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左道长生,我的法术无限升级 > 第291章 回孽水龙潭,三条金鲫鱼,青蛟有孕,半年已过

    「戾~~」

    一声长鸣在高空响起,枯木幽鹏盘旋着向下方落来,缓缓降落在陆沉和孔雀娘娘身旁,陆沉不理对方,十指飞快,一个个惟妙惟肖的纸兽迅速成型,都是枯木幽鹏的样子。

    「戾~~」

    枯木幽鹏好奇着望来,歪了歪脑袋,犀利眼眸中似有困惑。

    「一个!」

    「两个!」

    ......

    等第六个纸兽折好,陆沉又折了一个纸船。

    至此,身上的三阶空白符纸终于用完,体内的法力也接近枯竭,他将纸兽收进灵窍蕴养,翻手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三阶【地灵丹】,张口吞了下去,开始默默回复法力。

    等法力恢复完满,继续用二阶空白符纸折叠。

    ......

    一日后,陆沉将一堆折好的纸人纸兽收起,拿着一个由二阶符纸折成的纸兽,张口一吹:

    「呼~~」

    只见青光闪过,纸兽猛然膨胀,化成了一只翼展超过三米的大鸟,除了体型小上许多,几乎与一旁的三阶灵兽枯木幽鹏一模一样。

    「去吧!」

    「扑棱棱~~」

    陆沉摆了摆手,纸兽展翅,盘旋着飞向空中,等飞上高空,迅速向十里外的青桐古树飞去,陆沉则手捏法诀,施展出道术【三寸人间】,缓缓摊开了左手。

    「刷!」

    秘境中的孔雀娘娘抬脚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烤鱼,问道:

    「阴帅走了?」

    「还不清楚。」

    陆沉摇头,仔细盯着手中画面,孔雀娘娘将烤鱼摆在陆沉身前,用玉筷夹起一块鱼肉,柔声道:

    「今天妹妹们为了招待我,烤了一只二阶蓝鲫鱼,味道非常鲜美,你也吃些吧。」

    「嗯!」

    陆沉应了一声,嘀咕道:

    「好像没有动静。」

    「离开了?」

    「或许吧。」

    陆沉张嘴吃下一块鱼肉,那鱼肉根本不需咀嚼,入口即化,一股股暖流汇入腹中,又在腹中化作一团精纯灵气,几乎毫不费力,只需法力稍一运转,便能直接炼化,同时又有浓浓鲜味充斥味蕾,当真妙不可言。

    「不错!」

    陆沉满意点头,若是玉玲珑她们能每日吃上几块这种灵鱼肉,也不比在孽水龙潭中闭关逊色多少,可惜陆沉如今已是三境通玄真人,这鱼肉对他益处有限。

    「三阶金鲫鱼的效果应该更强,可惜......」

    陆沉略有遗憾,在五阶神蟾血的喂养下。

    一阶白鲫鱼的数量已经过万,二阶蓝鲫鱼也超过了两百,可惜三阶金鲫鱼目前还是仅有那一条,宝贝一般,实在舍不得吃掉。

    「再养养吧。」

    嘀咕了一声,陆沉继续观望掌心,就见纸兽已经在青桐古树上空盘旋,曾经热热闹闹的古树,如今却是一片死寂。

    没了孔雀宫,也没了大妖小妖。

    「下去一些!」

    陆沉捏了个法诀,催动法力,远远操纵,感觉就像是掌控青玄剑一般,可惜远没有青玄剑方便。

    「戾~~」

    纸兽展翅向青桐古树逼近。

    从树冠。

    到树身。

    「沙沙沙~~」

    纸兽正要继续下落,树身忽然摇晃起来,一条长长的灰白色手臂从繁茂的枝叶中探出,一把向纸兽抓去。

    「小心!」

    身旁的孔雀娘娘刚刚发出一声惊呼,大手已经捏住了纸兽,黄泉阴帅

    将脑袋从树身探出,刚要去咬,纸兽「砰」的一声炸开,化成了一张不起眼的符纸。

    「砰砰!」

    黄泉阴帅大怒,双臂捶打着胸口发泄,一下窜到树冠上,朝着陆沉的方向仰天咆哮:

    「嗷嗷~~」

    「咔嚓~~」

    掌心画面碎裂,陆沉咧嘴一笑:

    「还在,那就和他玩玩。」

    「呼~~」

    说着,再次取出一张纸兽,张口一吹,随着青光闪过,又一只纸兽展翅向青桐古树的方向飞去。

    ......

    转眼过去了两日,陆沉先后损失数十个纸兽,好在都是一、二阶符纸折成,对他而言算不了什么,随手即可折出。

    「砰!」

    「嗷嗷嗷~~」

    黄泉阴帅一掌将纸兽拍碎,站在树冠上发出一声声怒啸,终于忍无可忍,纵身从树冠上跃下,「轰隆」一声,砸在地上,方圆十里都是猛然一颤,他却毫发无伤,大步向陆沉奔去。

    「来了!」

    「来了!」

    孔雀娘娘大喜,陆沉也面露喜色,嘀咕道:「总算舍得下来了。」又叮嘱道:「你先进秘境吧,接下来交给我即可。」

    「好!」

    孔雀娘娘也不耽搁,抬脚便进了长春道观。

    「砰砰!」

    「砰!」

    黄泉阴帅大步狂奔,轰隆隆奔来,眼见对方越来越近,陆沉却是一动不动,直到黄泉阴帅靠近了一里范围,这才转身就跑。

    「哪里跑!」

    黄泉阴帅怒啸一声,脚步连踏,「轰隆」一声纵跃而起。

    「砰!」

    等对方再次落下,已经拦截在陆沉前方,不等陆沉躲闪,反手一抓,将陆沉捏在了手中,尚未使力,陆沉便化成了一个纸人。

    「啊啊啊~~」

    「砰!」

    黄泉阴帅气的发抖,轰然炸成了一滩混黄色的黄泉水,等对方从黄泉水中爬出,正要返回青桐古树,转头却见又一个「陆沉」出现在前方。

    「死死!」

    当即怒啸一声,向「陆沉」扑去。

    ......

    「刷~~」

    与此同时,陆沉却通过道术【乾坤无距】凭空出现在青桐古树正下方,他咧嘴一笑,也不耽搁,认真捏了个剑印,使出了小神通【剑元星斗】,右手并作剑指,对着挖开的深坑一指:

    「去!」

    「噌噌~~」

    剑鸣声响彻,青玄剑裹挟四千余枚剑星呼啸而出,好似排兵布阵,剑尖纷纷朝下,将青桐古树围了一圈,迅速冲向青桐古树的树根,只见泥土翻涌,一条条根须被迅速切断。

    仅仅片刻。

    高达五百余丈的青桐古树开始摇晃起来。

    「砰!」

    陆沉伸出左手,单手按在青桐古树的树身上,接着眉心玄光大盛,汹汹法力喷薄而出,他大喝一声:

    「收!」

    青桐古树猛然一颤,树身骤然化小,顺着五行结界的入口,瞬间投入人间界。

    「搞定了!」

    「呼~~」

    陆沉长出一口气,神色顿时一松,人间界中也响起一阵阵欢呼,无数小妖奔来跑去,兴奋的手舞足蹈,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嗷呜~~」

    「太好了太好了!」

    「娘娘仙寿~~」

    「郎君仙寿~~」

    陆沉转头向西望去,就见黄泉阴帅正向这边奔来,一路横冲直

    撞,满脸狰狞,恐怖的气息真是骇人无比,耳边还有咆哮声在回荡,他咧嘴一笑,抬脚迈入了一条幽幽通道。

    「刷!」

    瞬间消失在原地。

    ......

    「刷!」

    等陆沉再次出现,已经来到北方千里外的一片荒野中,陆沉方一出现,抬脚便踏入了人间界,仅剩一个五彩的漩涡留在原地。

    那漩涡轻轻一转,化成了一个毫不起眼的风旋。

    陆沉悬空而立,身前便是高达五百余丈的三阶青桐古树,他翻手取出一个三阶封印球,其内空间足有千丈,先是对着青桐古树打出几股法力,伸手握住封印球,对着青桐古树轻轻一拍:

    「刷!」

    青桐古树瞬间被收进了封印球中。

    孔雀娘娘从下方飞来,目放异彩,眉眼弯弯,她趴在陆沉耳边吹了口香气,餂了餂红唇,柔声道:

    「晚上,老娘...随你折腾......」

    「真的?」

    陆沉目光一亮,有些蠢蠢欲动。

    「嗯~~」

    孔雀娘娘俏脸一红,陆沉心中大喜,连忙道:

    「咱们快点收拾,晚上我住在孔雀宫。」

    说着,陆沉迅速飞向垂界柳,挥手间,将其中的孔雀宫收进了封印球,又向地面落去。

    「跟我进去!」

    陆沉大手一挥,第一个穿过高高的牌楼,身后孔雀娘娘和画眉紧随,再之后是小玉和小丸,以及拖家带口的大妖小妖。

    「刷!」

    陆沉一步踏入【长春道观】,出现在秘境外围,身后一个个身影随之出现。

    「这里就是秘境?」

    「郎君,以后我们就在这里落脚?」

    「太好了!」

    「和外界没什么区别呀。」

    ......

    喧闹声阵阵响起,大妖小妖闹哄哄一片,陆沉伸手点指四方,介绍道:

    「这里是奉仙城的正西方,正好有甘霖河经过,不缺水源,再往西二十里就是秘境的边界,前面还有一个无名小湖波,嫌小的话可以拓宽一些,那里是一片椰子树,那边是麦田,土地都很肥沃,这些小妖们吃喝不愁。」

    孔雀娘娘打量四周,点头道:

    「那就这里吧。」

    「好!」

    陆沉手捏剑印,伸手往前一指,青玄剑裹着四千余剑星呼啸而出,长河一般,刺向地面:

    「噌~~~」

    ......

    傍晚时分,高高的青桐古树终于立起,完好的孔雀宫也重新坐落在树冠上,大妖小妖开始忙着安家落户,至此,孔雀宫成了长春道观的又一处分院!

    「吱呀~~」

    明月皎洁,殿门洞开。

    陆沉抱着一身彩衣的孔雀娘娘进入孔雀宫,穿房过道,一路走向孔雀娘娘的寝宫,身后跟着白兔妖小玉和白猫妖小丸。

    小玉和小丸刚在寝宫外停下,孔雀娘娘就呼喊道:

    「小玉!」

    「小丸!」

    「你们两个也进来,我...我怕扛不住......」

    「是,娘娘!」

    小玉和小丸对视一眼,心中窃喜,身上衣裙滑下,掀开纱帐,赤着脚走进了寝宫。

    「好鸽鸽~~」

    「好鸽鸽~~」

    不一阵,孔雀娘娘的呼喊声开始回响起来,音调时高时低,昂扬顿挫。

    ......

    第二日清早,陆沉抱着孔雀娘娘出了孔雀

    宫,身后跟着小玉和小丸,一只画眉鸟从远处飞来,落在了陆沉的肩膀上,叽叽喳喳道:

    「郎君,娘娘这是怎么了?」

    「没事。」

    陆沉摇头,咧嘴道:「你们娘娘昨晚累着了。」

    「还不是怨你......」

    孔雀娘娘睁眼,纤手轻轻打在陆沉的胸口,显得毫无力气,难得露出几分小女儿姿态,陆沉笑了笑:

    「是是,怨我,都怨我!」

    「嘻嘻~~」

    画眉鸟掩嘴轻笑,问道:

    「郎君,咱们今天就搬到山上去,那这孔雀宫怎么办?」

    「也就百余里路,你们想什么时候回来还不是盏茶的功夫,放心吧,孔雀宫一时半会乱不了。」

    「刷!」

    陆沉随口一句,挥袖卷起小玉和小丸,身化青虹,迅速向远处的长春山飞去,等众人在山上热闹了一场,他也开始赶路。

    两日后,陆沉终于回归玉滦州,重新进入了【孽水龙潭】。

    此后。

    陆沉再不外出,除了每日捕娥伏虎,插花弄玉,便是一心喂养灵鱼。

    转眼,时间过去了小半年!

    这一日,陆沉在澄心湖畔闲坐,青蛟从水中爬出,懒洋洋地趴在陆沉身前,陆沉伸手挠了挠对方滑腻腻的龙首,感慨道:

    「你又长胖了。」

    「昂~~」

    青蛟抬了抬了眼皮,尾巴一甩,一朵水花向他洒来,尚未及身便被轻易挡下,陆沉翻了个白眼,无奈道:

    「还说不得了?」

    「昂~~」

    青蛟嘴巴一张,翻了个肚皮,露出圆鼓鼓的小肚子,陆沉脸上一奇,伸手摸了摸,感觉其中软乎乎的,似有小生命,惊讶道:

    「莫不是...怀孕了?」

    「昂~~」

    青蛟轻轻点了点大脑袋,似乎灵性。

    「不错不错!」

    陆沉有些惊喜,怀荒古树结出的大半兽果都进了青蛟的肚子,如今总算有了动静,而且对方受孔雀娘娘屡次点化,虽然没能成妖,却也通了人性,正要夸奖对方几句,就见玉玲珑踏着水波从对岸走来,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找了半天,原来你躲在这里。」

    玉玲珑松了口气,停在了陆沉身前,陆沉疑惑道:

    「怎么了?」

    「亦青要去天目坊市的长春阁送货,我想着让你的青龙护送一下,没寻见你,人已经提前走了。」

    「没事。」

    陆沉伸手从玉玲珑手上接过小婴儿,抱在怀里,安慰道:

    「藤护法练成了五行斗剑法,实力可不弱,整个玉滦州能威胁到她的也没几人,再加上我给的纸人纸兽,只要不碰见真人,自保绰绰有余。」

    「爹爹~~」

    「爹爹~~」

    陆沉的话音刚落,小婴儿就脆声声叫了起来,一双小手在他脸上抓来挠去,陆沉一板面孔:

    「我不是你爹爹。」

    「爹爹~~」

    「爹爹~~」

    「咯咯~~」

    小婴儿叫个不停,玉玲珑掩嘴轻笑,这小婴儿的头上长着一双青黑两色的羊角,正是青羊仙衣,只是半年过去,并没有长大多少,还是小小的一只。

    「还是我来吧。」

    玉玲珑接过青羊仙衣,抱在怀里,望了一眼澄心湖,问道:

    「如今有几条三阶金鲫鱼?」

    「三条。」

    「不吃?」

    「再

    等等。」

    陆沉叹了口气,三条金鲫鱼还是太少,最关键的是,如今的神蟾血已经被他喂完了,好在还有一半神蟾肉可用,因此打算再养一养,养肥了再吃。

    「随你吧。」

    玉玲珑也不多问,两人又说了几句话,一同向远处走去。

    「昂~~」

    湖畔的青蛟冲着陆沉龙吟一声,不依不饶,陆沉头也没回,摆了摆手:

    「随你吃吧,别祸害就行。」

    「昂~~」

    青蛟长尾一摆,身游虚空,扑进了澄心湖中,张口就咬住了一条一米多长的二阶蓝鲫鱼,前爪刺破鱼鳞,迅速潜入了水下。

    ......

    玉玲珑抱着青羊仙衣去了甘露苑,陆沉径直来到长春苑,就见门口正站着眉心有红痣,与晴雯极为相似的女子,对方见到陆沉走来。

    欠身一礼。

    打开房门。

    这并不是真的晴雯,而是一个纸人。

    陆沉也不说话,径直进入了房间,一路来到修炼静室,开门就见一个半人多高的丹炉正摆在静室正中间,炉内丹火正旺,旁边还盘坐着一位身穿黑衣的女子,正是美凤蝶鬼美人。

    丹炉名叫【龙虎盘金炉】。

    原本只是一阶法器,被陆沉精心祭炼后,已经晋升为二阶法器,这其中熬制的正是五阶神蟾肉,足有五百斤,而且已经熬制了半年,只是,依旧没能炼成他需要的【肉元丹】。

    「郎君~~」

    鬼美人面上一喜,连忙起身,亲腻地挽住陆沉的臂腕,陆沉笑了笑,问道:

    「怎么样?」

    「没啥变化。」

    鬼美人轻摇琼首,有些无奈。

    陆沉随手一托,用法力将炉盖打开,往丹炉中望了几眼,就见其中的神蟾肉已经炼成肉糜,只是,想要成丹的话,短时间内怕是很难。

    「慢慢来吧。」

    陆沉叹了口气,又向盘金炉炉底吐了一口丹火,确保丹火不会熄灭。

    做完这些,他拦腰将鬼美人抱起,一步步来到一侧的小床上,他将鬼美人放在榻上,大手拂过,片片黑衣飞舞,显出朵朵白花。

    「郎...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