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全宗门都重生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全宗门都重生了 > 第七百六十八章 鲁贝

    所以在面对态度格外不同的朱茯时,苍冥还是极为感动地。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块儿婴儿手腕粗细的澹粉色晶石,作为奖励递给了朱茯。

    他发现了,这孩子格外喜欢那些亮晶晶的东西,比如说现在,看见这粉色晶石,朱茯的眼睛都亮了。

    其实这东西没什么珍贵的,就是外表好看些而已。以前苍冥喜欢这些的时候还被人暗暗嘲笑过,但现在朱茯也特别喜欢,那就是知音呢!他本来就很喜欢朱茯,这会儿只有更喜欢的。只是他太忙了,还没有跟朱茯继续培养感情,就有下属来喊人。

    「好了,你赶紧走吧!我来照顾这个小东西。」

    鲁贝毫不客气的赶人。即使在别人的地盘上住着,他也依旧盛气凌人的很。不过苍冥还真同意了。

    「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早一些在一起培养感情也好。不过,鲁贝你不能伤害小七,她很脆弱。」

    「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走。」

    等苍冥依依不舍的离开,一脱离视线,鲁贝就一把将正在把玩那块儿粉色晶石的朱茯拉下水,把朱茯呛个好歹。

    「咳咳咳咳——」

    看着朱茯一连串的呛咳,鲁贝却哈哈大笑,连眼泪都呛出来了。

    「我还以为苍冥这回又找来一个多厉害的,没想到只是几口水也能呛到。哎呀,这可真是叫人意想不到……」

    朱茯在水里扑腾了会儿,这水和她在晋源大世界见过的不太一样,朱茯站在上面就有种往下掉落的感觉,根本浮不起来。

    这会儿扑腾之下,朱茯偶然摸到了什么东西,一把抱住就条件反射的攀爬,结果就被鲁贝狠狠拍了一下。

    「你怎么还胡乱抓别人?我跟你可不熟。你还是去抓苍冥去吧。」

    这话说的,苍冥要是还在这里,她也不会被扔进水里扑腾去了。想到这里,朱茯更加用力的拉扯对方的胳膊,几乎要整个人蹲到他身上了。

    鲁贝本来只是想逗弄一下朱茯,谁让她对着那个坏蛋那么亲近?其实天可怜见的,朱茯真没有跟苍冥有多亲近,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但是这会儿朱茯如惊弓之鸟一样死死的抓住鲁贝的胳膊,倒是意外地叫他觉得有些舒服。他本就是水生异人,只是他自己实力不够,所以身上的温度温凉温凉的,这会儿挨着朱茯的那小块儿肌肤都觉得温暖了许多。

    怪不得苍冥那家伙也会这么喜欢这个连话都听不懂的小家伙了。

    这会儿倒是不在意朱茯几乎蹲到自己身上了,鲁贝懒洋洋的将朱茯举到离水面三尺有余的地方,然后略带伤感的看向自己的家乡方向。

    「你觉得这潭大不大?是不是看上去还挺大的?但其实,我的家乡甜云海,比这里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在那里畅游一番,那才叫做享受!等什么时候咱们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请你去看看。对了,话说到这里,你是怎么被苍冥那脑子有问题的带回来的?不会是强行带走吧?」

    「……」

    朱茯不搭理他,自顾自的玩水。谁知道喋喋不休的鲁贝却不乐意了,他想和朱茯说话,但既然对方不搭理他……

    于是勐然现出原形,将朱茯夹在了自己的壳子里,原来鲁贝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贝壳,也怪不得这名字和他如此陪衬。朱茯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然后就看见一个几乎和自己一样高大的珠子在逐渐亮起的光芒中熠熠生辉。

    这颗珍珠好大!

    很满意的看见朱茯震惊的眼神,鲁贝大方的邀请朱茯来看看自己的贝珠。

    「看见没,这才是真正的珍珠,苍冥拿到的那些,都是些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破烂玩意儿,也敢跟我比。」

    朱茯看着那光滑

    细腻的贝珠,手里的突然就不香了。

    似乎是看出来朱茯的迟疑,鲁贝谆谆诱导。

    「你看这贝珠多好看啊,这可是我从出生起就有的东西。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一直都陪着我,品质也越来越好,大家都说,我的贝珠已经可以和父王的一较高下了哈哈——」

    说到这里似乎是想起了以往的事情,鲁贝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示意朱茯过来。

    「算了算了,我和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说什么呢?说了你也不懂,白白浪费我的时间。我这里还有一条海鱼,待会儿我们烤着吃。」

    说着,就掏出来了一条硕大的海鱼。

    额,如果朱茯没记错的话,这位是个水中生物的身份?这会儿竟然要吃同样是水中生物的灵兽?这算不算用另外一种形式同类伤残?

    似乎看出来朱茯的疑惑,鲁贝一点儿都不心虚。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们人仙和我们同样生活在一片土地上,难道我们是同一个种族吗?还不都是分开的?你可别假惺惺的说什么不吃啊。不然我给你塞下去。」

    这话说的倒是凶狠,朱茯虽然「听不懂」,但并不妨碍这语气里的意思,在形势比人强的时候,朱茯只是皱了皱眉,就被对方拉着去吃鱼了。而且烧烤地点不在别处,就在这贝壳里。

    这也不怕把自己的壳给烧了。算了,反正人家自己不在意就好。朱茯默默地坐在一边,等着鲁贝将做好的鱼递过来。可怜鲁贝可是甜云海霸主的孩子,前半辈子都是别人伺候自己,就算被苍冥抢来,那也是好吃好喝的待着,从不曾被怠慢半分,但现在竟然手脚笨笨的给朱茯做吃的了。

    只是等到最后战果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朱茯愣住了。

    这是什么?

    黑漆漆的是毒药吗?

    看见朱茯嫌弃的样子,鲁贝气的不行,自己明明都已经那么努力了,这个苍冥的小宠物竟然还挑三拣四的,吃不吃?不吃拉倒!

    但这么说着,鲁贝还是小心翼翼的瞧着朱茯接下来的动作,然后就看见朱茯揭掉外表的一层焦黑表皮,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里面的雪白鱼肉。

    看到这里,鲁贝的呼吸都吊起来了。

    「怎么样?」

    朱茯又咬了一大口,这还用说吗?这鱼肉鲜的很,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好吃得很,更别说鲁贝还简单的处理过。

    看着朱茯大快朵颐的样子,鲁贝顿时笑弯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