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医学模拟器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医学模拟器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天才之间的交锋!(求订阅!)

    第三个门诊病人被方云送出去后,周成觉着方云的基础知识和基本功是真的不错,于是临时起意。

    「小方,给外面的病人稍微解释一下,暂时先不叫下一个病人进来。」周成吩咐。

    方云闻言,马上点头对下一个病人说∶「嗲嗲,稍微等一下,刚刚走去做检查的那个病人,片子上还有些问题,我老师说他还要再看看。您稍等两三分钟就好,不好意思啊。」

    解释完,得到了同意后,方云才推门而进,在周成的招呼下,来到了电脑面前。

    周成淡定地看了一阵,然后微微偏头,看到方云也在认真地阅片,问∶「能看得懂吧?」

    方云点了点头:「能看懂一些。」

    「看得懂多少?骨折的诊断及手术,你的理解在哪里?「周成继续发问,他是真有心带带这个学生了,这回的问题,是从专业的角度出发的。

    这是一个骨折术后的病人,手术之前也是在中医医院做的,这次是来复查咨询取内固定装置的时间。

    周成见方云的基础不错,所以,把他之前的平片及检查,都调了出来,这是患者一年前受伤入院时候的平片。

    方云的表情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再次仔细看后,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干练地回:「骨折的诊断,从定义上讲,是骨的连续性和完整性的中断。」

    「影像学检查,可以看到骨的不连续。骨折线的存在,是骨连续性破坏,碎骨片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完整性的破坏。」

    「体格检查,看骨折处肿胀、肢体畸形。触诊到骨折断端的骨磨擦感,偶尔能看到反常运动。」方云非常果断地回,每一字都不是废话。

    「那手术指征呢?」周成显然不意外方云能够回答出来这些。

    方云的眉头顿时一皱,周成这是在问手术指征,其实应该也包含有手术禁忌症吧,于是回:「手法复位失败,不稳定的骨折,石膏外固定术无法稳定的骨折,都需手术治疗。

    「这个骨折的分型,属于B2.21型,属于不稳定骨折类型,还是股骨折,即便手法复位术后,石膏外固定术,也很难达到固定效果。因此需要手术治疗。」

    「如果没有并发休克、无严重的内科疾病,都能进行手术治疗。」

    方云并未长篇大论,而是挑拣了重点说。

    他知道,单纯地在周成这样的人面前,背单纯的概念,肯定是没办法讨到好。再说了,他都好久没背过概念性的东西了。

    回答精炼。

    而且也很有层次感,一个是要手术治疗,一个是能手术治疗,回答的是不同的东西,他认为周成肯定能听出来其中的区别和自己注意到的细节。

    「骨折治疗?」周成挺满意方云的回答,于是继续往下问。

    「骨折的治疗原则是复位、固定、康复锻炼。」

    「复位有手法复位、手术复位,固定分外固定与内固定器械内固定。康复治疗是针对复位、固定术后的患者而言的后续康复训练计划。」方云的回答,仍然果断而干练。

    「手法复位与手术复位,是完全分开的吗?怎么定义复位?」周成这会儿问的东西,已经是超出了教材的内容,甚至已经超出了一般专科内容范畴。

    方云基础不错,他想教学了。

    现在这些问题,应该是主治和副主任医师,需要思考的问题。

    方云转头看了周成一眼,心里还在犹豫,周老师您的问题有点超纲了啊,但还是回复:「手术复位其实是手法复位和内固定器械辅助复位的结合,目的都是为了达到解剖复位,恢复正常的骨质结构。」

    「并没有高低之分,都是达到复位的目的。应该整

    合来看。固定只是为了维持复位。」

    「骨折的复位手法,该怎么区分」周成顿时眼睛一亮,这方云很不错啊,这已经不是基本功,这已经是工夫了。

    方云再看了周成一言,眼神闪烁,似乎是犹豫,这个问题是不是不该回答。毕竟,初次见面,万一真的让周成老师下不来台,那多不合适?

    「你回答。」周成示意方云继续。

    方云就微微低头,用余光瞥向周成的表情∶「周老师。复位是目的,复位时,注意的原则都是先充分牵引,使得骨折断端分离再进行复位。在此过程中,借用的力,才有区分与不同之处。」

    「可用盲劲,以术者单纯肉身的力量,拮抗肌肉的收缩,使得患肢充分得到牵引,骨折断端分离后再作复位操作。「

    「可用巧劲,有经验和功力深厚的术者,会巧妙地借助患者患肢一部分的肌肉力量及并析肌肉走形,通过巧劲,四两拨千斤,让复位变轻松。」

    「接着可用本劲,非麻醉状态下,病人自身的疼痛,刺激诸多肌肉收缩,借助此力量,即可不费太多力量达到复位。若在术中,麻醉状态下,则要术者适当找到合适位置去刺激肌肉的本身力量。」

    「还听说,可以用什么化劲,我搞不清楚……「方云的目光看向周成,语气越来越低。

    技能到了这个级别,按照陈学良教授的说法,那已经是到了新的境界了,是世界级手法复位的操作了,当世之完美。

    周成闻言,眉头紧皱。

    按照方云的说法,入门是蛮力,熟练是巧力,精通是本劲的话,那么,完美级别,就当是他所说的化劲了。

    但是,这个化劲,其实也不完全准确,完美级别的手法复位,应该是借力,只是可以异位借力,不是单纯地借助肌肉以及韧带的力量了。

    倒是自己现在的这个重新定义的骨折手法复位术,有一点化劲的意思。这种力量,来源于骨质的解剖,根据骨折的位置不同,它与周围肌肉的解剖不同,通过骨自身,可以传导力量,来自行复位。

    这是我们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

    周成就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前面几点,我都同意,不过你说的化劲,我觉得可以改一下。」

    「再往上,是异位借力。比如说,我们要复位胫骨的骨折,胫骨折的位置很奇特,在附近找不到肌肉解剖借力时,那我们可能就要从股骨以及股骨之上的其他位置,比如说髂骨、耻骨处的肌肉来进行借力了。」

    「这也是借力的一种。」

    「再往上,就是骨复位力。我们的肉身,遭受到打击之后,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自我保护机制,骨折之后,仍然如此。「

    「这也是与我们人体的精密解剖有关,我们在收到伤害的时候,我们现有的这些解剖结构,会倾向于让我们的身体恢复到原本的结构,这种力量,若是应用得好,一些复杂、短骨甚至是常规领域理解的,不能复位处的骨折,也能进行手法复位了。「

    「就比如说股骨,我们传统中,认为股骨是不能进行单纯手法复位、石膏外固定术的,是因为即便复位后,骨折仍存在不稳定性,单纯的石膏外固定术,是无法达到固定,维持复位的效果的。」

    「但是,我自己就做过,股骨折复位后,能够达到复位效果,且达到持续复位的效果。」周成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他最后这句话啊,就有点讨厌,成了以前他是下级医师时,上级医师吹牛逼时,喜欢用的话,我做过什么什么。

    「最后一句话,你可以忽略掉。「周成自己就不喜这一套,所以希望方云能够将其过滤。

    方云在周成说话是,双目猛地一缩,紧接着惊

    喜异常,语气格外激动∶「谢谢周老师!」

    要知道,方云也是见过了世面的人,他之前是汉城大学的本科,本来就有机会留院的,也有教授欣赏,并且教给了他很多东西,只是颇为贪心,想要去更好的医院读研。

    保研了,没借到钱,这才没机会去上学,但是,在实习轮转的时候,教授就带他见识过很多东西,比如这不同寻常人所理解的医学繁杂门路,陈学良将这个医学的不同境界和层次,用通俗易懂的方法,进行了归类,只是还没完善。

    即便是在保研复试时,自己的老师卜浩然以及那边的老师,也没有完整归类,没想到啊,在周成这里,竟然是找到了后续。

    周成果然不一般。

    之前老师说的没错,在常市,果然是有大机缘的。

    「看来你是听懂了,没认为我是在胡说。」

    「行了,咱们先叫下一个病人吧,这种讨论和学习,以后就一个种类一个种类的来说,你慢慢学,我慢慢教。」周成也很有成就感。

    MD,要是所有的医学生,都是方云这样的资质和理解力,那该多好,多容易教啊,自己只要把不同熟练度的技能评分标准给列出来,他们自动去靠拢就好了。

    但是,周成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每一门学科,都是需要靠天赋的。

    单纯的努力,只能够达到精通的高度,绝对不可能会完美!

    方云也不着急,只是更加热情,赶紧主动出门去,把下一个老嗲嗡叫了进来,然后,方云变得更加勤快了……

    下午,门诊结束。

    周成就问:「小方,晚上去哪里吃?」

    「周老师,我从家里那边带了些腐乳,叫个外卖拌着吃就很好了,我等会儿还要和黎哥讨论文章的事情。」方云一边跟着周成出门,一边赶紧说,此刻双目之中,满是异色。

    「你叫他小岳就行了,黎重岳的科研天赋不错,可临床一塌糊涂。你足够当他老师了。」周成对方云交待,希望方云不要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太低,这并不适合组内氛围的契合。

    黎重岳被周成叫来了常市,有两个目的,为了方便管教他,他怕蔡东凡管教不住,再则就是,黎重岳属于是理论好,但是操作很菜的那种,自己现在的层次太高,而且初入教学门槛。

    可能啊,方云对他带教,反而更好些,不过,周成也不知道方云现在的基本功,到底都有了什么样。

    不过,根据杨弋风所述,方云的手术复刻技能,有点逆天,应该不会差!只是他接触不到技能的天花板的层次,所以如今高度还不够高……

    他教黎重岳,自己拔高他的技术高度,各取所需。

    「周老师,黎哥的理论还是很好的,我们私下里各交各的,这没关系。周老师,我这次来,带的腐乳有多的,周老师您要不要?「方云赶紧开始贿赂周成,紧抱大腿。

    毕竟周成不仅把自己的宿舍让出来了给他,还教他这么多东西。得送点礼物表示。

    就是送的这个礼物,稍微有一点寒砂。

    「没事,你先留着自己吃,我就住你对门,想吃的时候,随时过来。我等会儿看在不在家里做饭,如果做的话,你和重岳也一起过来。」周成也是有些宠溺的意思。

    虽然方云与他同龄,但是此刻,方云在他眼里,却就如同一个天赋极高的孩子,摆着一个没装水的庞大水缸,等着自己的灌溉,天赋极好!

    「谢谢周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方云就赶紧说,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看书。

    「好!」周成笑了笑,没多说,然后只是径直走回了科室里后,便下了手术室,在门口等着下班的

    安若。

    不一会儿,安若就走了出来,出口就道:「周成,我爸妈他们发现我们住在一起了,怎么办?」

    周成闻言,脚底僵硬了一下,问:「要不,咱们去沙市?坦白?」

    「我不去。」安若的脸瞬间红彤彤起来。

    这种事情,还去坦白,这多不合适?

    周成自然也是开了个玩笑,他也只能顺着心走,反而该怎么样怎么样呗,他与安若,已经是格外克制了,到如今一步,已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

    方云从门诊出来之后,就忍不住给自己的老师,卜浩然打了个电话∶「师父,您说的那个小周老师,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啊?您还说他和我差不多大?」

    今天,在周成试探方云的时候,方云也在试探周成。

    深不可测,这是方云对周成的体会。

    卜浩然在电话另外一头,哈哈大笑起来,声音爽朗∶「今天是被教育了?被打击到了吗?还是就只是涨了见识?」

    「师父,实话说,都有。」方云的语气,稍微有点不太服气。

    「也是,以你的天赋啊,如果来读研的话,现在未必比小周差太多,不过你也不要太高傲自满了,像小周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同类人中,也是很罕见的。」

    「就之前你打电话问过我的那个杨弋风,你晓得吧,他的天赋,你能比得上么?他都说过,他和周成差了蛮远。」卜浩然对方云说着事实,希望他能够认清差距。

    方云笑了笑说:「师父,我没有要和小周老师争谁更加聪明的想法。」

    「师父,您也知道,争来争去,最后看的,不还是自己所处的境界和位置嘛。天赋这个东西,不用就是没用,我很欢喜,还有小周老师这样的人。」

    「只要能让我有所精进的老师们,我都欢喜。谢谢你,师父。」方云的语气谦卑。

    卜浩然闻言,便说:「小方,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你的天赋,也不会比小周差,只是你欠缺了几年而已。好好学。「

    「不比,也不要不比,没有竞争,也就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只想着躺平,要看你最后的目光所及以及想要去的落脚处。」

    「若是你只希望在县医院里消磨,那你现在的水平,在地级市医院里,已经足够了,甚至胆大一点,去普通的教学医院,也问题不大。」

    「但若要更进一步的话,你得要往能推动医学往前一步的路子上看。那就是科研。」

    「你不能推动学科的发展,最终的落脚处,就是一个高级的技工!」

    「小周的技术,固然不错,但是他更加厉害的是,对于面临未知事务的处理,敢于去奋进最前沿,这才是你要看到的。」

    「而不是你现在所得,谁身上所有。没有这个心思,终究只是碌碌无为。于学科而言,就只是多了这么一个从事这门学科的高级人才,而不是发展这门学科的顶级人才!」卜浩然看得还是比较透彻的。

    「我知道了,师父。不过,想要往前往更高处看,总归是要先有一个平台让我站起来,不然的话,连最高处我都没看到,就不用谈去到更高处了。我觉得,周老师就是我去往最高处平台的最好机会。」方云的语气卑微,说出来的,却完全不是卑微事。

    「时刻谨慎,时时谦卑,适时跳跃!「卜浩然道。

    「好的,师父,我记住了。」方云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学习的机会,得来不易,他会格外珍惜,至于最终会落脚在何处,他也不知道,反正目前也是了无牵挂,就莽足劲往前冲。

    在县医院,就已经是超过了父母一辈,去了地级市医院,赚了大发,万一去了省市级医

    院,那就是祖文冒了青烟,但若是能够留在顶级的教学医院,就是方云内心所想的成就。

    若能推学科往前走一步,便是个人的升华。

    人这一辈子,总要自己做点事情的。

    方云挂断电话,消没于人海,他本就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人,不管做了什么,到了人海,就只是人海中的一份子,只是自己的内心颇为安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