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反派弟子生存指南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反派弟子生存指南 > 来人(二)

来人(二)

        和景明观摩京夕喝茶的姿势,也有学有样地拿起茶杯品啜。然后京夕又开始哭了:“二弟,二弟快看啊,我的好大儿终于像个人一样喝水吃东西了。”

        和景明:“……”茶杯放在嘴边喝不是,不喝也不是。

        被称为二弟的和蔼可亲的中年人,笑着轻摇折扇,刚刚让下人送来两件外袍,顺便让其把自己的扇子给一并带来。

        “明儿,这是我的义弟,你的二叔,京九连。”

        和景明点点头打量着自己这里的二叔,京夕瞧见和景明沉默的样子,放下茶杯,转头严肃的说:“二弟,不会我的好大儿智力出问题了吧,这东瞅西看坐立不安的,还呆头呆脑的!连叫你二叔也不叫。”

        “……这才刚刚能说话就被你这般情感宣泄,再说阿明可能和我不太熟。”京九连摇摇头,声音听起来有些伤感,不过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唇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心情。和景明当没听见继续吃点心,这首富家的点心果然不错。

        京九连看了和景明一眼,继续说道:“明明小时候刚会说话就天天缠着我讲故事,当时阿明矮矮的小小的,淘气得很,把我种的灵草全给拔了吃了,我说那玩意儿吃不得还不听,结果三天两头请灵医天师来治病。当时的阿明多喜欢我这个二叔啊,拿到什么稀罕物件儿都给要给我看。可惜现在……”

        “二叔,喝茶,二叔,喝茶。”和景明放下点心,不就是想让我喊几声嘛,直接说不就行了嘛……

        京九连放下折扇,嘴角上扬,然后小声说道:“不过二叔没有骗你,生病期间你的习惯也未曾改变……”

        和景明看着京九连眯着眼睛的笑容,一头雾水。

        “李天师李天师,到了到了,就在这里。”老朱背着一人冲了进来,然后把人放在准备好的椅子上,然后热情无比的说:“李天师,吃点啥喝点啥?我马上去准备!”

        “不用准备了,不用准备了,让老夫喘口气,京家嫡公子的事才是大事!”李天师真就喘了一口气,然后放下背着的箱子,从中取出几块玉石纽扣然后走到和景明的身边,将几块玉石纽扣摆放在和景明的头部,然后拿出一个玉盘,和景明看见空气中突然出现紫色的小东西凝结成线连接纽扣和玉盘。

        “嗯?京公子颅部区域的阴影完全消失了!”李天师惊叹:“我们组的灵医学研究方向又有了!”

        “不过这……”李天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语言部分却变得更为活跃,灵力运作比以往更好……但记忆严重受损。”

        “李天师,这孩子说话动作都正常了……记忆怎么又有问题了!”京九连拔高声音,这个结果他们并不能接受。

        “京二当家,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孩子眼神呆滞的厉害吗,换做之前的检查,我的器具摆好他便一手打飞,而现在他的颅部处于极端兴奋,或许,这是对陌生事物的恐惧。这部分让他精神失常的阴影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但同时也带走了这部分的记忆。”李天师取下那物件儿,紫色的线也缓缓飘散在空气中:“生病期间的记忆并不美好。”

        “能好吗?但他还认得我是他爹啊!”京夕面色微沉。

        “这倒不清楚,不过这部分虽然和阴影同时消失,但却没有造成任何区域损失,京公子或许某天能在刺激状态下想起来。”李天师拿来一排针扎在和景明的手臂上,看着长而尖锐的针扎在手臂上,和景明觉得一点也不疼。

        “体内的顽毒也没了!”李天师取出针,满脸震惊:“怪哉怪哉,老夫学艺十年从医五十年从未见过体内百种厉毒自己消失。”

        京九连和京夕二人听闻直接起身凑近,问道:“此言当真?莫戏耍我们京家。”

        “老夫怎敢,老夫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李天师说完看向和景明:“不知道京公子能否赏脸取点血液给我们研究一下。也正好和之前的百毒血做个对比研究。”

        和景明能从李天师的眼神里看出求知的渴望,内心有点庆幸,系统就告诉他这个世界基于一本小说,虽然和景明看过,但什么专属系统金手指都没开就把他扔这个世界,本来恐慌于之后和京夕京九连对话,但马上这个灵医天师却给他开了一份失忆的免死金牌,实在是太幸运了。不过京明这幅身子这般脆弱他倒是没想到,身体里有剧毒、精神失常……遇到主角团前的京明到底有什么故事。

        “京公子不必惊慌,只需一点点,我们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做调理身体的药剂以及安排最好的康复护理,毫无危险!羽都天师专业团队!。”李天师嘴上滔滔不绝,眼神有泪光,拉着和景明,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样貌又是个老头子,和景明心太软只好点点头。

        “京公子恩情我们羽都灵医天师永世难忘!”李天师表情严肃,抱拳谢礼,然后从箱子里拿出更为粗大的针不等和景明反应就扎到手腕上去。

        这是真的疼,和景明眉头一皱面露难色,很快的针又取了出来,但却没有留下伤口。和景明看见针上面凝聚了刚刚那样的紫色的物质,它们包裹着血液,李天师将血液收集到一个透明容器里。

        “老夫现在就给京公子排药!”李天师拿出纸和笔开始写方子,和景明好奇心实在是按捺不住,问到:“李天师,这器材上紫色的……小颗粒是什么?”

        李天师写方子的手停下了,慢悠悠转过头看向和景明,说道:“京公子莫非刚醒还有些恍惚?”,但却在左手上方凝结出一些紫色的东西,和景明看见了那紫色的东西,那是一串字——“人多眼杂,疗养单独讲解。”

        京年满脸愧疚说道:“怪我怪我,我太高兴了,就想多看看他,多陪陪他。本来明儿受苦都够多了,我却……连失忆都看不出。”

        看着京年仿佛又要情感宣泄,京九连赶忙劝阻京年:“阿明也肯定是想亲近一下自己的父亲,大哥你的心意我们都懂!”

        和景明也赶紧附和:“爹,我也很开心能第一时间看见你。”这京年的情绪方才肉眼可见的平复。和景明继续注意李天师手中凝结的字,说道:“疗养什么时候开始。”

        李天师搁下笔,说道:“后天早上,我要去准备器材。方子就是这些,熬制方法也一并写下了,请务必照顾好京公子,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如果没有我就先走一步,早上还有灵医部的会议。”

        老朱连忙前去送行,李天师离开房间,又回头看了和景明一眼。

        和景明发现,那串字变了,变成了一句警告:“公子小心,宅中有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