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反派弟子生存指南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反派弟子生存指南 > 来人(一)

来人(一)

        月光清撒,室外一地残花,室内云雾缭绕。

        锦绣金丝被里,那瘦得骨节分明的手指突然动弹了一下,然后又停止了。他想,怎么身子动不了啊,这跟原先想的不一样。努力起身但还是徒劳,想睁眼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不止是身体,眼皮也抬不起来,只嗅得熏香甜腻气息。

        视觉失去了,听力却便好了,耳膜的震动,那是一阵细细的脚步声,轻轻地像是怕打扰到了锦绣金丝被里的人,但锦绣金丝被里的人此时心里警铃大作。

        锦绣金丝被里的人身份是什么?羽都首富京夕的独子——京明,虽然现在皮下的灵魂已经换成了大学生和景明。

        什么人会大晚上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溜进从来不留仆役在自己卧房的羽都京家少爷的卧房!是劫财的?还是……和景明开始胡思乱想,从这个世界基于的原著里的蛛丝马迹里一路分析甚至思绪发散想到自己还没完成的期末课程设计作业。

        和景明本就是个思维跳脱的人,不过之前再怎么跳脱也没想到自己真有一天能穿梭到其他世界。而和景明之所以变成现在的京明,只因为躺进了ICU,然后就被姑且称作系统的东西送进了他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里的世界。这是一本特别烂俗的小说,小说打着修仙杀鬼杀妖的旗号内容却是你侬我侬的多角恋狗血剧情。男女主慕轻之曦渺渺恩恩爱爱,女二林笑求而不得黑化成为大反派,女三夏如风死缠烂打还总是受害者模样惺惺作态,男二秋闻凉是男主好朋友每天升级打怪,男三临初耀知书达理人畜无害,而京明不仅是个小反派还特别坏。

        如果反派头子林笑是坏,那也是杀伐果断爱恨分明的坏,而京明则是恩将仇报背后捅刀的坏。懦弱、阴暗、犹豫不决,只会心里变态意淫着得到女主。故事最开始就一直在主角团,天赋也很不错,结果每次坏事都有他,每次都声泪俱下道歉赔罪,主角团也一次又一次心软原谅他。内心是阴天墙角的苔藓,甩脱不了的潮暗。这样一想,和景明更嫌弃这个身份了。

        不仅如此,还是个结局烂到爆的反派,最后的结局被大反派折磨死,果然反派也分三六九等,和景明想到这里唏嘘不已。小说里林笑拷问京明让其说出曦渺渺下落,骨头被一根一根剁碎,结果这个时候反而硬气起来没说出女主的下落。一想到原著里的剧情,和景明脑仁疼,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怎么看下去这种书的。

        突然,一双手打断了和景明的思绪,恐惧爬上脖颈,和景明感觉呼吸变得急促,努力张嘴发声求救耳边却仍一片安静,但感觉到那双手更加用力地扼住脖子,窒息感,无助感,无数痛苦涌上心间。终于,和景明睁开了双眼,那双手一愣,让后黑影猛然从床边飞速逃离卧房,借着月光隐约看到一抹翠绿。

        像是死后重生一样,或者这本来就是重生,一切都给和景明不真实感。

        身子突然能动了,和景明试了试力缓慢的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动作这般小心谨慎却仍让骨头咔咔作响。挣扎着起身,手指不小心碰到矮桌上一圆状物,顿时卧房的夜明灵珠全部亮起,习惯了黑暗的和景明赶紧闭眼,缓缓再睁眼。和景明看见一旁的铜镜,赶紧捉过来端详一下自己的模样,只稍稍瞅了一眼铜镜里的人儿,和景明就受到惊吓手一松,铜镜啪地掉在地上。

        那是一张惨白惨白的脸,毫无生气,眼神像是死了一般,冰冷凄清,原著里关于京明的描写很少,也是说其气质阴郁。不过没有这种直观冲击,和景明的第一感觉以为鬼差在镜子里找他索命。

        和景明扒开衣服,只见得瘦骨嶙峋,这身材这小脸,哪里像什么富家少爷,活脱脱一入土之人。

        突然一身着玄色衣裳的中年人慌慌张张冲进了进来,看到摔在地上的铜镜那面色才变得平和,和景明衣服没来得及拉好,这人又贴心地一边给和景明穿衣一边关心:“少爷,这个时间怎么就起来了,再睡一会儿吧。”

        和景明面对这样的情形很是不自在,疯狂躲闪对方的触碰,看见对方疑惑的眼神,和景明用力发出声音,终于成功了。

        和景明僵硬地说:“我自己穿。”

        没想到对方的眼神从疑惑变成惊讶,和景明有点心虚,莫非这就露馅了不成?

        但还是鼓足气势再说了一遍:“我自己穿。”

        那人像是一下子惊醒,放开衣带,赶紧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快!快!通知大当家,大喜事呀!少爷终于能说话了!快!快!”

        留下和景明一个人原地凌乱。原来这时候的京明不能说话吗?和景明飞速回忆原著设定,但原著开篇就是男主慕轻之上京家除鬼,根本没有怎么描写京明的身体状态。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和景明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一点。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然后推门而入的是一个中年人,看清那人脸时,和景明下意识的喊出声:“爸……爹?”

        然后后面又进来一中年人,和这个被自己叫爹的人一样,都穿着浅紫色寝衣,两人怕是来得比较着急。和景明又看向先进来的人,这人的脸真就和自己原世界亲爹一个样,就是蓄了点胡更为瘦弱一点,眉宇间的坚毅简直完美复刻,不过和景明还是慌神了,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京明他爹京夕长什么样啊,要是喊错了就真完了。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这一愣,和景明更是慌了神,难道真露馅了?难道真要坦白占了别人家儿子的壳子这件事?现在是不是装聋作哑更好一点?

        和景明又开始胡思乱想,然后被这个长得跟自己原来世界的亲爹一模一样的男人狠狠地抱住,然后就看见中年人声泪俱下:“我的好大儿啊你可终于会说话了。”

        居然蒙对了……和景明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这人就是京夕!

        “大当家!大当家!我也很激动。不过你松松手,松松手,抱得这么紧,怕是要把少爷的骨头弄断。”之前想要给和景明穿衣的大叔拍了拍京夕的肩。

        “对,对,大当家你还是听听老朱的话,你看这小子眼神都呆滞了,怕是被你弄得受罪了。”在另一旁站着的和蔼可亲的大叔说完就吩咐下人去准备点茶食。京夕听后也赶紧放手,摁住和景明的肩又仔仔细细看了看,眼泪汪汪的样子跟中年大叔的形象很是不匹配。

        “不过,少爷的眼神倒是清明了不少,太好了太好了,老朱我也想哭了。”说完老朱转身抽泣。

        和景明站在其中不知所措,别人穿越醒来都是美少女簇拥,为什么自己穿越醒来却是一堆大叔围着自己嚎啕大哭……

        “别这样啊各位,大喜日子啊,不过还是先请灵医天师来给这小子做一做身体检查。”和蔼可亲的大叔赶紧这场景。

        “我这就去请!”老朱抹了抹眼泪,赶紧往外跑。

        天上月儿高挂,京家大宅却灯火通明。

        茶食端上来了,和景明仔细的打量了几个仆役的衣服,心里的疑问却更大了,仆役的衣服都是统一的款式,统一的灰蓝色。

        那他看见的绿色真的不是京家里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