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借刀杀人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借刀杀人

        白骨沼泽。

        落水禁地中一个令仙君人物都谈而色变的危险之地。

        这片沼泽极为广袤,常年笼罩在灰白色的雾霭中,沼泽内尽是腐朽的白骨。

        沼泽之中,藏匿着许多诡异可怖的死灵!

        “他一个人,竟能横穿那些凶险之地,安然抵达白骨沼泽,着实厉害!”

        少女惊讶道。

        她也是跟着叔祖,才一路来到这伏天大山深处。

        根本无法想象,苏奕是如何抵达于此的。

        “看得出来,他是有备而来,绝非寻常之辈。”

        老者也很意外,“不过,他注定没有机会横穿白骨沼泽。”

        少女禁不住道:“为何?”

        “这白骨沼泽内,蛰伏着足以威胁到仙君性命的诡异死灵,别说是宇境仙人,就是虚境真仙,只要敢越雷池一步,也必死无疑。”

        老者耐心解释,“除此,白骨沼泽上空笼罩的雾霭,名唤‘禁灵煞雾’,足可压制和禁锢各种宝物,堪比禁阵,这也就意味着,哪怕这年轻人掌握诸多底牌,在这白骨沼泽中,也将派不上用场。”

        少女恍然,旋即道:“叔祖,要不我们去帮他一把?”

        老者想了想,道:“也好。”

        他早察觉到,这青袍年轻人不简单,明显是一个堪称绝世的奇才。

        并且,一个人就能横穿诸多凶恶地带,抵达这白骨沼泽之前,这本身就足以证明,那青袍年轻人是何等了不得。

        如今,既然有缘多次相见,老者倒也不介意去主动结交一番,姑且就当结一个善缘也好。

        “喂,小哥我们又见面了。”

        少女步履轻盈欢快,笑嘻嘻跑了过去。

        “这丫头,未免也太心急。”

        老者一阵无语,赶忙跟上。

        那白骨沼泽旁边,一株枯树之侧,苏奕扭头,笑道:“的确巧了。”

        少女叽叽喳喳说道:“你和我们一起走吧,这白骨沼泽可危险的很。”

        老者也含笑道:“相见一次若是巧合,相见多次便是缘分了,若小友不嫌弃,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苏奕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他早看出,这一老一少来自古族汤氏,一个在当今仙界堪称巨头的大势力。

        此族底蕴之雄厚,足可以去和太清教、莲花寺、太一教这样的道统比肩。

        “走吧。”

        老者从袖袍中取出一幅阵图,抬手一抛,阵图顿时化作一朵金灿灿的祥云,悬浮在众人头顶。

        “庚金四象图。”

        苏奕看出这一幅阵图的底细,堪比仙王级宝物,神妙莫测,可抵挡和化解诡异不详的灾劫力量。

        当即,老者当先带路,朝白骨沼泽上空掠去。

        哗啦~

        沼泽上空灰白色的雾霭翻腾,弥漫出一股诡异的压制力量,试图将老者头顶的金色祥云禁锢。

        可当灰白色雾霭靠近过来,那金色祥云中,忽地涌现出朱雀、玄武、白虎、青龙四种神兽虚影,释放出神圣浩荡的仙光,一举将那些灰白雾霭破开!

        “叔祖,我明白了,你此次带着‘庚金四象图’前来,原来是为了横渡这白骨沼泽。”

        少女恍然道。

        老者随口道:“这伏天大山,凶险莫测,若不准备得充足一些,我可不敢轻易涉险。”

        少女唔了一声,扭头看向身旁的苏奕,道:“小哥,你一个人前来落水禁地,又是要做什么?”

        顿时,老者也竖起耳朵。

        苏奕随口道:“去那永夜学宫遗迹看一看。”

        少女笑嘻嘻道:“哈,我就说嘛,你也是冲着永夜学宫的造化来的。”

        她摇头晃脑,头顶由秀发扎成的小鬏鬏也随之一晃一晃的,煞是俏皮可爱。

        苏奕笑了笑,“探寻造化是次要的,我好奇的是,永夜学宫为何会在仙陨时代中覆灭,当年那些永夜学宫的强者,又去了哪里。”

        少女不以为意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早在历史长河中淹没,纵使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怕也看不出什么。”

        顿了顿,她说道:“对了,你查探这些做什么?”

        苏奕道:“因为我不相信,仙陨时代的那一场浩劫,能够毁掉永夜学宫,这其中,定然另有隐情。”

        听到这,老者不禁讶然,忍不住多看了苏奕一天。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已,怎会对这等古老久远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少女不解道:“哪怕有隐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苏奕拿出酒壶,轻啜了一口,笑道:“说了你也不相信,不说也罢。”

        少女:“……”

        她撇了撇粉润的唇,嘁了一声,嘀咕道:“你不说也罢,我才不感兴趣呢。”

        苏奕哑然。

        这汤家的小丫头,性情活泼烂漫,带着点调皮娇憨的神韵,仿似邻家小姑娘般,很容易引人好感。

        老者忽地皱眉道:“奇怪,我们一路横渡这白骨沼泽之上,除了受到那‘禁灵煞雾’的阻挠之外,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少女翻了个白眼,道:“叔祖,没有危险不是更好么,你难道非要让潜藏在这沼泽中的诡异死灵杀出来,才感觉正常?”

        老者神色一滞,没好气道:“你懂什么,我只是感觉这种状况很反常罢了。可不像你所说那样喜欢给自己找不自在。”

        苏奕笑着看着这一切,反常吗?

        有自己在,那些个诡异死灵谁敢冒头?

        不过,他没有点破这些。

        没必要。

        直至一行人抵达沼泽深处,忽地一道尖锐的啸音,从他们身后极远处地方传来。

        虚空龟裂。

        一道青铜战矛破空杀来。

        老者躯体一僵,带着少女和苏奕第一时间挪移。

        轰!

        沼泽水面炸开,无数埋在沼泽下方的骨骸翻涌而出,附近千丈之地,都在剧烈震动。

        老者脸色难看,咬牙道:“是哪个混账,欲图借刀杀人!?”

        他霍然转身,眸若冷电,望向远处。

        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少女惊疑道:“叔祖,你是说,刚才那青铜战矛,并非是要偷袭我们,而是要打破这白骨沼泽的平静,引出潜藏在其中的诡异死灵,来对付我们?”

        “不错。”

        老者点了点头,杀气腾腾。

        “那这人可就太卑鄙了!”

        少女愤怒道。

        苏奕则低头看向沼泽深处,那深邃的眸子深处,隐隐有一抹玄奥的秘纹浮现。

        而在他腰畔,一块黑色玉佩微微摇动。

        与此同时,这广袤如若一座巨大湖泊的沼泽深处,一团团阴影在瑟瑟发抖,一个个惶恐不安。

        那阴影千奇百怪,有的形似妖魔,有的形似人类,也有的则像水草、树木一般,浑身弥漫着厚重的死灵气息。

        只不过此时,这些诡异死灵皆吓得不敢冒头。

        见此,苏奕这才收回目光。

        “呃,叔祖,都已闹出如此大动静,竟没有诡异生灵出现,简直太奇怪了,是他们在睡大觉么,还是说我们运气太好了?”

        少女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老者也很意外。

        他早已全副身心警惕起来,严阵以待,唯恐下一刻就会有成群的诡异死灵杀出来。

        可谁曾想,这一切并未发生!

        轰!

        猛地,又有一道青铜战矛从极远处呼啸而来,直似璀璨的陨石,狠狠砸在白骨沼泽中,溅起滔天的水浪。

        无疑,那躲在暗中的对手明显也察觉到不对劲,再次出手了。

        可遗憾的是,老者和少女都没有察觉到,那对手究竟是谁。

        “走,先离开此地。”

        老者脸色阴沉,带着少女和苏奕匆匆朝白骨沼泽深处掠去。

        一路上,老者担惊受怕,警惕万分。

        可直至穿过这片白骨沼泽之后,也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这让老者都不禁惊诧。

        这沼泽深处那些诡异死灵,难道都死绝了?

        少女则咬牙启齿道:“叔祖,咱们先等在这里,看看那在暗中偷袭咱们的卑鄙家伙,究竟是谁!”

        老者不假思索答应下来:“好!”

        他也憋了一肚子气,之前在白骨沼泽上,连续两次被人坑害,若不是那些诡异死灵不曾冒头,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而今,他们已越过白骨沼泽,自然不必再担心这些。

        苏奕没有说什么。

        他目光看向远处,眼神飘忽。

        同一时间——

        三道身影,出现在白骨沼泽另一边的岸上。

        为首的,是一个黑袍干瘦老者,眼窝塌陷,眸光妖异,浑身散发着阴森可怖的仙君气息。

        在他身边,是两个年轻人。

        “那些诡异的死灵都死绝了吗,竟没有去阻止汤灵启那老家伙。”

        黑袍老者皱眉。

        一个年轻人禁不住道:“长老,既然这白骨沼泽没有危险,咱们也赶紧过去吧,若去的晚了,那永夜学宫的传承造化,怕是会被人捷足先登。”

        “你们信不信,汤灵启就在对岸等着咱们?”

        黑袍老者笑起来,“毕竟,刚才若真发生意外,他们可就一命呜呼了,受这么大惊吓,那老东西必已怒火攻心!”

        那两个年轻人对视,都不禁笑起来。

        “不过,你们说的对,当务之急,是尽早渡过这白骨沼泽。”

        黑袍老者做出决断,当即带着那两个年轻人,朝白骨沼泽上空掠去。

        一路上,并未发生危险。

        可直至他们抵达沼泽中央地带时,忽地有异变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