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白骨沼泽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白骨沼泽

        听到少女的嘀咕,老者唇角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

        “宝儿,我们和那年轻人萍水相逢,拒绝和我们同行才是正常的。”

        老者指点道,“这里是洛水禁地,白芦洲六大禁区之一,凶险莫测,但凡进入此地的角色……”

        少女连忙打断道:“叔祖,我懂我懂,知人知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走走走,我们快出发!”

        老者吹胡子瞪眼,却又不忍责备少女,只说道:“接下来的路上,一切听我的命令行事!”

        交谈时,这一老一少已朝伏天大山中行去。

        雾霭弥漫,天地一片昏沉。

        伏天大山绵延起伏,群山耸立,常年笼罩在浓浓的雾霭中,进入其中,如若走进灰濛濛的夜色之中。

        作为一座禁地,此山之中,也是分布着不知多少危险诡异的事物。

        ……

        一座悬崖峭壁上,银色神辉弥漫。

        那是一株扎根在崖壁上的仙药,巴掌大小,通体雪白,喷薄出星辉般的光霞。

        忽地,一道身影凭空而起,小心翼翼靠近过去。

        那是一个黑衣男子,气息内敛。

        在距离那一株仙药尚有百丈之地时,黑衣男子抬手一掷,一条绳索激射而出,瞬息捆缚住那一株仙药。

        黑衣男子眸子中泛起一抹喜色。

        可就这这一瞬,那崖壁高处的雾霭中,忽地有一抹刀气骤然斩落。

        噗!

        黑衣男子的身影被劈成两半,鲜血飞洒。

        由于那一抹刀气太过凌厉和突然,让得那黑衣男子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惨死当场。

        而后,在那崖壁高处的雾霭中,一团阴影蠕动,悄然间化作一个蓝袍中年的身影。

        他没有耽搁,手脚利索地从那黑衣男子身上搜集战利品。

        极远处地方,当目睹这一切,那身着藕色襦裙、杏黄衫子的少女不禁睁大眼睛。

        “原来,那仙药是个陷阱!”

        少女吃惊,气愤传音道,“那家伙也太卑鄙,竟利用仙药为诱饵,躲在那里守株待兔!”

        一侧,老者淡淡道,“你再看看。”

        少女一怔。

        旋即,她倒吸凉气,发现那正在搜集战利品的蓝袍中年,忽地发出一声尖叫,转身就逃。

        可已经晚了一步。

        一片神焰凭空出现,将他整个人笼罩,瞬息焚化成灰烬!

        而一个黑衣男子,则随之凭空浮现。

        赫然是刚才被蓝袍中年偷袭斩杀的那个人。

        “这……”

        少女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也是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发现,那被蓝袍中年斩杀的,实则是一具披着人皮,栩栩如生的傀儡!

        真正的黑衣男子,一直躲在暗中。

        少女背脊直冒寒气。

        一个以仙药为诱饵,守株待兔。

        一个投石问路,引蛇出洞!

        这一场突兀爆发的厮杀,简直将阴险、狠辣、谲诈体现得淋漓尽致,让人触目惊心。

        “看到了吗,这就是探寻禁地时,经常会发生的危险。”

        老者轻声道,“在争夺机缘时,谁都可能是猎物,最残酷的是,一些狠角色,根本没打算探寻机缘,而是把这样的地方,视作狩猎场,专门在这里黑吃黑,劫掠其他人身上的宝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旋即,老者话锋一转,“当然,刚才你所看到的,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根本上不得台面,一些厉害的角色,向来不屑玩弄这点小伎俩。”

        刚说到这,老者眉头微挑。

        就见远处天地间,那黑衣男子刚摘下崖壁上那一株仙药,再次有变数发生。

        一个青袍年轻人,从远处掠来。

        他仪态从容,似游山玩水般,根本没有遮掩身影。

        当经过那黑衣男子所在的一座崖壁时,他也仅仅只远远看了一眼,就自顾自朝远处掠去。

        “咦,是那个俊俏小哥!”

        少女惊讶道。

        “这小子怕是危险了。”

        老者皱眉。

        “为何?他明明没有招惹那黑衣男子。”

        少女禁不住道,“并且,他也没有去抢仙药,而是老老实实的离开了,这还不行?”

        老者眼神微妙,“既然撞见了这等事情,已没有抽身而退的可能,不出意外,那黑衣男子极可能会选择杀人灭口,以防消息走漏。毕竟,黑吃黑这等勾当,见不得光,一旦被撞破,就要担事情败露,被人复仇的可能。”

        果然,就见那黑衣男子忽地身影一闪,凭空挪移,阻挡在那青袍年轻人身前。

        “阁下且留步。”

        黑衣男子很谨慎,笑着开口。

        苏奕瞥了对方一眼,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黑衣男子笑容一滞,眼眸深处泛起一抹杀机,“阁下别误会,我……”

        话还没说完。

        随着苏奕袖袍一挥。

        砰!!

        黑衣男子躯体炸碎,血洒当场。

        可这并不算结束。

        就见苏奕抬手一划,极远处的那一座悬崖峭壁上空,忽地有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紧跟着,一具尸体跌落。

        老者和少女皆看到,那尸体赫然正是那黑衣男子!!

        无疑,刚才阻挡在那青袍年轻人前路的,同样是一具傀儡!

        “那小哥厉害啊!”

        少女漂亮的杏仁眼发光。

        她看得出,苏奕早已识破那黑衣男子真正的藏匿之地,故而才能在斩杀那一具傀儡后,紧跟着就杀死那黑衣男子。

        老者动容道:“敢于一个人独闯洛水禁区,自然不是寻常人物,更别说,这年轻人还是一位宇境仙人!”

        宇境仙人没什么。

        关键是,才二十多岁就踏足仙道,筑就宇境根基的年轻人,就太稀罕了!

        老者来自一方巨头势力,活了不知多少岁月,可也仅仅只见过寥寥一小撮如此年轻的宇境仙人。

        并且这一小撮宇境仙人,无不是世间最顶尖的绝世人物,在他们以后的岁月中,大多都成为仙界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无疑,那青袍年轻人,同样也是这样一个绝世奇才!

        “也不知此子是哪个大势力的后辈,以他刚才展现出的实力,足可轻松跻身宇境仙榜前十之列,甚至……还可能会更高。”

        老者产生了兴趣。

        少女眼眸亮晶晶的,道:“叔祖,你也没看出他的来历么,这可真是稀罕了。”

        老者笑道,“这仙界何等浩瀚,便是那些踏足仙道之巅的人物,恐怕也不见得无所不知。”

        顿了顿,老者目光看向身旁的少女,温声道:“当然,他是没法和我家宝儿比的。”

        眼前的少女,身怀旷世罕见的大道天赋,更是他们宗族近三万年来,资质最强的后裔,没有之一!

        宗族那些老家伙,一个个视其为掌上明珠,全力栽培,早在她年幼的时候,就独享诸般大机缘、大造化!

        少女也不负众望,修行至今,一路过关斩将,于大道之上势如破竹,一骑绝尘。

        别说同龄人,就连一些老辈人物,都黯然失色!

        少女撇嘴道:“为何要比这些,多无趣。对了,叔祖觉得,那小哥是否也是为了永夜学宫所遗留的‘传承造化’而来?”

        老者点头道:“有这种可能。”

        在洛水禁地深处,埋藏着永夜学宫的遗迹,其中虽有数不尽的凶险杀劫,可也有着令人心动的各种机缘!

        而此次,老者和少女就是冲着一桩和永夜学宫“传承”有关的机缘而来。

        “走吧,明天之前,我们必须赶到‘白霜岭’,去和其他一些道友汇合。”

        老者带着少女,径自上路。

        “叔祖,此次要和我们一起行动的都有谁?”

        少女好奇问道。

        “一些和我一样的老家伙,以及一些和你一样的年轻人,大家都是奔着永夜学宫遗留的传承造化而来,一起行动也能有个照应。”

        “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啊。”

        “那是当然,否则,又怎可能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起联手?按我们获悉的秘辛,我们要去探寻的地方,仙君之下的角色,注定有去无回!”

        “这么说的话,那个小哥岂不是危险了?”

        “萍水相逢,非亲非故,需要你这丫头去操心人家的安危?快走吧!”

        “噢。”

        ……接下来的路上,一老一少穿过许许多多堪称凶险的地带。

        换做一般的仙道人物,怕是早已殒命。

        不过,那老者却似老马识途,带着少女有惊无险地避开了许多杀劫。

        饶是如此,这一路上所见到的凶险,还是让少女心中发毛,不自觉地,变得警惕起来。

        这鬼地方,的确太过可怕,路边随便一簇草丛中,都可能潜藏着能够夺人性命的杀劫!

        这一路上,少女就曾见到,两位虚境真仙在一片废墟上探寻机缘时,仅仅因为踩中一片不起眼的瓦砾,就被突兀冒出来的一片黑色煞雾覆盖,刹那间形神俱灭!

        那等一幕,让少女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些诡异而可怕的事物,在这一路上到处可见。

        少女最初还有些不服气,可最终她不得不承认,此次若无叔祖带着,她怕是早死掉不知多少次了!

        忽地,老者顿足,眉头微挑,惊讶道:“咦,那年轻人竟然比我们提前一步来到了‘白骨沼泽’。”

        少女抬眼望去,

        就见极远处地方,是一片笼罩在灰白色雾霭中的沼泽地,一眼望不到尽头。

        而一道峻拔的身影,正立在一株枝桠光秃秃的枯木前,一袭青袍,飘逸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