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六百章 那位剑修

第一千六百章 那位剑修

        当天傍晚,暮色时分。

        火霄仙城内,从小如意斋中走出时,已只剩下苏奕一人。

        雪红枫已在抵达火霄仙城时辞别,独自返回宗族,说是要为其父亲准备贺礼。

        方寒、方有容、梁文羽三人,则被苏奕安顿在了这火霄仙城中的小如意斋。

        这座小如意斋的主事,是一位虚境真仙,名叫“谢横丘”。

        苏奕在和对方见面时,并未暴露身份,而是拿出清薇所赠的一块令牌,对方便欣然答应会照顾好方寒等人。

        同时,苏奕叮嘱谢横丘,若清薇前来白芦洲,可以先在火霄仙城等候。

        当初离开黑龙集市的时候,苏奕曾和清薇约定,若流云仙王需要帮助,就前来白芦洲找他。

        当时,他还曾赠给清薇一块秘符。

        并且那块秘符,只要清薇抵达白芦洲境内,就能找到他。

        ……

        嗖!

        苏奕乘坐宝船,朝天穹远处掠去。

        路上,苏奕拎着酒壶,独坐在藤椅中,想起最近的一些事情,不禁揉了揉眉宇。

        最近这段时间,事情变得越来越多了,让他这等旷达洒脱之人,都有一种身不由己,随波逐流之感。

        他曾答应,会帮流云仙王化解身上灾劫。

        曾因为厉风寒这个无相魔族强者,意识到仙界九大天关出现问题,不得不派遣戚扶风亲自前往查探。

        除此,还要查探狴犴灵族覆灭的根源,还答应映秀,会帮其师尊化解身上灾劫。

        就连安顿方有容姐弟这样的小事,也需要他亲力亲为。

        更别提,雪红枫还邀请他在一个月后,去天云山雪氏一族去帮他撑场子……

        而现在,他还在赶赴洛水禁地的途中,将要去探寻永夜学宫所留的那些遗迹。

        抛开这些琐屑事情不谈,他还曾打算踏足虚境时,前往黑雾大渊,去和负剑老猿见一面。

        也想过去仙界其他地方走一走,完成王夜当初未曾实现的遗憾……

        “世事纷攘如枷锁,人生在世,谁又能真正了无挂碍?”

        苏奕轻声一叹。

        远处天穹下,夜色如墨,晕染而开,点点星辰忽明忽灭,大地上那茫茫山河,都蒙上一层昏暝气象。

        苏奕静静躺在那,心神放空,神游物外。

        直至许久,他忽地一声哂笑,深邃的眸变得明亮而平静。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求索大道的路上,注定有数不尽的纷攘和风波。

        那就……

        一剑破之!

        如斯,足矣。

        悄然间,苏奕的心神发生蜕变,空灵恬静,恰似一丝不挂。

        一丝不挂鱼脱渊,万古同归蚁旋磨!

        佛曰:一丝不挂,故可了无挂碍。

        这是源自心境中不染尘埃的境界。

        ……

        洛水。

        白芦洲境内第一大河,自西向东绵延九万里,分作了不同的河段。

        九万里洛水之侧,分布着数不尽的凶险地带和堪比天堑的山脉。据说,仅仅是散落在洛水沿岸的大小修行势力,便多达上千个!

        传闻中,蛟龙之属视洛水为“龙门”,若能沿着洛水横渡九万里凶险之地,便可一跃龙门,蜕化为龙,自此以“龙君”自居,逍遥于世间。

        洛水禁地,位于洛水中游,毗邻“伏天大山”。

        仙陨时代以前,名震仙界的“永夜学宫”,就修建在洛水之畔的伏天大山深处。

        是天下仙道人物公认的“仙道第一学宫”!

        不过,时过境迁,永夜学宫早已消散在仙陨时代的历史长河之中。

        其留下的遗迹,也成为白芦洲当今修士眼中的六大禁地之一。

        夕阳残照。

        浩浩荡荡的洛水河奔腾流淌,河面足有万丈宽,夕阳余晖洒在河水中,直似鲜红的碎金在翻涌。

        河岸这一侧,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城池,仿似星罗棋布。

        河岸另一侧,则是绵延起伏的伏天大山,一眼望不到尽头。

        “仙陨时代以前,这伏天大山内,原本分布着无数邪魔外道势力,乃是白芦洲一等一的魔窟,让人谈而色变。”

        “其中最厉害的一个邪魔,道号‘伏天帝君’,乃是一个踏足仙道之巅的绝世邪魔,一身实力恐怖无边。”

        “那一段岁月,这伏天大山附近三万里之地,无人敢越雷池一步!”

        夕阳下,一老一少,凭虚飞遁,朝洛水之畔行来。

        老者峨冠博带,大袖翩翩,面容清瘦,眼神顾盼时,尽是岁月沧桑的气息。

        少女穿着藕粉色襦裙,外套杏黄衫子,眉眼弯弯,美丽动人,一头秀发挽成一个鬏鬏,调皮可爱。

        说话的,正是那清瘦老者。

        “可天有不测风云,据说在一个傍晚,同样有如火晚霞,一个剑修独自一人,乘一叶扁舟,来到了这洛水之上。”

        少女忍不住道:“叔祖,那个傍晚的晚霞,是不是像现在这般美丽?”

        老者哑然。

        他看了看天边那如火燃烧的云霞,轻语道:“应该如此。”

        “那个乘一叶扁舟的剑修,是不是也像那个人一样?”

        少女呶了呶粉润的小嘴,水灵灵的眸看向远处。

        晚霞映照的河面上,一叶扁舟徐徐前行,朝对岸的伏天大山靠近过去。

        扁舟之上,立着一道峻拔身影,一袭青袍,手中拎着一个黄皮酒葫芦,仪态飘逸出尘。

        老者怔了怔,苦笑道:“宝儿,这哪能一样。”

        少女笑嘻嘻道:“叔祖,我只是说相似而已,行了,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保证不打断你了。”

        老者道:“那个剑修刚抵达这片水域,就被藏于水底的一群恶蛟盯上,那些恶蛟乃是伏天帝君所豢养,一个个神通广大,常年吞食仙道强者,性情残暴可怕。便是仙君人物,都会成为它们的腹中餐。”

        少女吃惊地捂住嘴巴,“这么说,那剑修肯定也被吃了!”

        老者哈哈大笑,道:“错,那位剑修都未曾出剑,仅凭一身威势,就震碎那十九条恶蛟,让那些孽畜形神俱灭,血染洛水!”

        说着,老者眉梢浮现憧憬之色,“而后,那位剑修一个人,走进了伏天大山。”

        “当夜,此山剑气纵横,通天彻地,剑鸣之声响彻寰宇,久久不绝!”

        “最让人震撼的是,从那天起,伏天大山出现一场惊世骇俗的天地异象,雷音激荡,血雨滂沱,下了足足七天七夜,整个伏天大山,都被染成血腥刺目的红色”

        “事后,人们才发现,那山中那无数的邪魔外道,尽数被屠戮一空。”

        “而盘踞于此的伏天帝君,也在那一夜陨命!”

        “那一场下了七天七夜的血雨,据说就是因为伏天帝君陨落,而引发的天地异象。”

        说罢,老者一声感慨。

        一人一剑,扫荡伏天大山,屠戮万魔,杀得此地流血漂橹,伏尸如林!

        便是那踏足仙道之巅的绝世邪魔“伏天帝君”,都沦为那位剑修的剑下亡魂!

        那一战,在白芦洲的古籍记载中,被称作“伏天之殇”!

        少女睁大漂亮的杏仁眼,惊叹道:“那剑修原来这么厉害呀!”

        老者笑起来,道:“厉害二字,可根本无法形容那位剑修的强大。”

        “你说错了。”

        这时候,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就见数十丈外的那一艘扁舟上,那青袍年轻人说道:“当时,这洛水深处潜藏三十六条恶蛟,其中最强大的一条,已蜕化出龙鳞和龙爪。”

        “除此,伏天大山中的妖魔,并未被杀光,一些从未作恶之辈,皆捡回了一命。”

        说到这,青袍年轻人想了想,道:“对了,伏天帝君的确死了,但却是自杀,他啊……虽恶贯满盈,但性情却极为骄傲狷狂,不愿死在那剑修之下,在最后时刻,选择了自我了断。”

        老者一怔,不禁笑道:“老朽敢肯定,阁下所知,必是一则经不起推敲的传言!”

        在他的宗族中,有一位先祖所留的古老笔札,其上就记载着“傅山之殇”一战的详细经过。

        每一个细节,皆是那位先祖亲眼见证,自然远非世上那些子虚乌有的传言可比。

        少女则眨巴着眼睛,好奇道:“小哥,看你如此言之凿凿,莫非还知道其他的秘辛?”

        青袍年轻人拎起酒壶饮了一口,笑道:“我知道的可就多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交谈时,已抵达洛水对岸。

        青袍年轻人收起扁舟,一手负背,一手拎着酒壶,径自朝伏天大山行去。

        身后,传来那少女清润甜美的声音:“喂,小哥,你一个人去伏天大山可太危险了,要不和我们一起吧?”

        老者眉头微皱。

        还不等他开口,少女已嘻嘻笑道:“叔祖,那小哥模样怪俊俏呢,他吹牛的时候,也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着实有趣的很,若让他和咱们一起行动,一路上肯定不会无聊。”

        老者没好气地敲了一下少女光洁晶莹的额头,“你以为,我带你前来是游山玩水的?”

        而在远处,青袍年轻人已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我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好意心领了。”

        声音还在回荡,他早已走远。

        “竟然拒绝了?”

        少女惊讶,“他难道没看出,叔祖乃是一位仙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