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横绝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横绝

        大殿寂静。

        震撼的情绪,如山崩海啸般,在大殿众人心中翻腾。

        十多位宇境仙人,就这般在刹那间惨死。

        那血腥的一幕,刺激得所有人色变。

        梁文羽和方有容都不禁浑身发僵。

        那些宇境仙人,就死在他们眼前,近在咫尺,连鲜血都迸溅在他们衣衫上。

        那种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唯有方寒和雪红枫很淡定。

        但凡见识过苏奕手段的人,都不会为此而感到意外。

        “找死!”

        长老梁明暴怒,掠空朝苏奕杀来。

        苏奕看也不看,屈指一点。

        砰!

        梁明的躯体尚在半途,就四分五裂,轰然崩碎,洒落一地的血肉。

        这让在场那些宾客都惊悚。

        因为梁明乃是虚境大圆满层次的真仙。

        可依旧不堪一击!

        梁知北、梁云虎等大人物的脸色,都已变得奇差无比。

        “本座倒没看出来,你这小东西竟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梁知北语气冰冷,杀气萦绕。

        苏奕淡然道:“我并非滥杀之辈,也不欲在今日屠灭梁氏一族,劝尔等一句,莫要自误。”

        说话时,他已迈步朝梁知北走去,“我只欲借你项上人头一用,送出今日的第二份大礼。”

        “原来,前辈他所说的第二份大礼,竟是梁家族长的项上人头!”

        方寒心颤,这才明悟过来。

        梁知北怒极而笑,道:“一个宇境仙人罢了,也敢在我梁家的地盘上撒野,简直不知死活!”

        轰!

        他身上气机轰鸣,恐怖的仙君之威冲霄,震得整座大殿剧颤,大殿内的桌椅和各种摆设,皆轰然崩碎。

        大殿众人皆骇然色变,若在这地方动手,仅仅是那等仙君威能,都能让他们这些人遭受牵累,后果不堪设想!

        大长老梁云虎忽地开口:“年轻人,可敢前往外界一战?”

        “也罢,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

        苏奕径自朝外行去。

        他不欲大开杀戒,当然没必要让其他人牵累进来。

        见此,那些梁家族人和前来观礼的宾客皆暗松了口气。

        当即,所有人纷纷朝大殿外行去。

        ……

        外界,黄粱仙山之上,天穹之下。

        云海弥漫,仙气蒸腾。

        苏奕一袭青袍,负手立于云海之中,峻拔的身影在天光下泛起一抹出尘超然的神韵。

        唰!

        大长老梁云虎破空而起,来到天穹之下。

        所有目光,都齐齐汇聚过去。

        “那家伙拂袖之间,斩杀十四位宇境仙人,屈指一弹,便能镇杀梁明这等虚境大圆满真仙,难道他是仙君不成?”

        “不是,他之前出手时,显露出的修为仅仅是宇境层次!”

        “什么,宇境仙人?宇境仙人何时都如此逆天了?”

        ……许多宾客在议论。

        “他再厉害,今天也必死无疑!”

        “这可是我们梁家!”

        梁家那些族人,一个个脸色阴沉,咬牙切齿。

        梁文羽、方有容已和方寒汇合,被雪红枫所庇护。

        两人神色间皆是深深的忧色,彷徨不安。

        “姐,你别害怕,苏前辈肯定能赢!”

        方寒安慰道。

        方有容苦涩摇头。

        赢?

        这里是黄粱仙山,覆盖不知多少杀阵,而梁家上下,强者如林,更有两位仙君坐镇。

        那苏奕或许很厉害,可又非仙君,哪可能有多少胜算?

        似看穿方有容的心思,雪红枫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同一时间——

        天穹之下。

        看着破空而至的梁云虎,苏奕也摇了摇头,道:“我要摘的,是梁知北的首级,你还是退下为好。”

        梁云虎面无表情道:“先打败我,再叫嚣也不迟!”

        轰!

        声音还在回荡,梁云虎已出手。

        在他头顶,有紫灿灿的仙君法则冲出,交织为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横空朝苏奕拍去。

        仙君一击何等可怕?

        就见天地乱颤,千里云海崩碎,虚空骤然紊乱。

        恐怖的威压激荡,令天地为之色变。

        那等一击,足可轻松拍死仙君之下的角色,端的是恐怖无边。

        苏奕随意舒展了一下身影。

        哗啦!

        在他体内仙元空间,澎湃如汪洋大海般的仙元轰然涌动,呈现九狱剑形状的仙道法则力量随之运转。

        顿时,  一股凌厉霸道的气势,从苏奕身上冲霄而起,周身每一寸肌肤皆泛起明净若琉璃般的仙光,神韵超然,举世无双。

        场中响起一阵惊呼。

        之前的苏奕,似神物自晦,平平无奇。

        可这一瞬的他,简直如化身绝世剑仙,有睥睨九天之势,气吞山河之威!

        轰!

        当那遮天蔽日般的大手横空而至,苏奕一声哂笑,挥拳打出。

        一拳,带起一道刺目璀璨的光,撕裂长空,如若无坚不摧,一举将那遮天蔽日的大手凿穿!

        拳劲余势不减,一路碾碎空间,朝梁云虎轰杀过去。

        梁云虎眼瞳收缩,挥手阻击。

        可瞬息之间,他整个人就被轰得踉跄倒退,每一步落下,虚空塌陷,轰鸣如炸雷。

        那一张老脸青白交加,明显很不好受。

        全场哗然,为之震骇。

        一位宇境仙人,竟一拳撼退仙君!?

        那些宾客中的数位仙君人物,都不禁被吓到,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逆天妖孽?

        梁文羽和方有容彼此对视,相顾骇然。

        打破脑袋都没想到,这位苏道友,都已强横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去!”

        天穹下,梁云虎发出一声大喝。

        十六把飞剑呼啸而出。

        灿若天上星,光耀山河。

        众人眼中,那十六把飞剑直似激射的流光,炫亮的闪电,掀起毁天灭地的剑威,朝苏奕怒斩而去。

        只远远看着,就让人心神刺痛,几欲窒息。

        “在我面前动剑?”

        苏奕一声哂笑,他袖袍鼓荡,右手当空虚托。

        “天下万剑,吾为主宰,见吾当拜之!”

        一字字,若九天剑鸣,激荡四野。

        一股恐怖绝世的剑道威严,从苏奕身上弥漫而开。

        所有观战者中,凡身上配有剑器者,无论是仙剑、灵剑、飞剑、长剑……

        皆在这一刹锵锵作响,剧烈摇晃。

        一如面见君王,俯首称臣!

        天地间,尽是清越密集的剑吟,密匝匝响彻,响彻九天十地之间。

        而那斩向苏奕的十六把飞剑,皆齐齐哀鸣,尚在半途,就颤抖摇晃,似乱臣贼子,正在被镇压。

        远处,梁云虎色变,惊怒交加。

        他乃剑道仙君,拔剑之间,可斩十方之敌,一身战力更是远超同境之辈。

        可在这一瞬,他动用一身剑道力量,却隐隐有控制不住那十六把本命飞剑的迹象!

        这让他毛骨悚然,难道说,那年轻人对剑道的掌握和理解,要远在自己之上?

        “去!”

        而此时,苏奕一声长笑,振衣挥袖。

        锵!锵!锵!

        十六把飞剑,在激昂的剑鸣声中,爆绽滔天剑气,齐刷刷倒射出去,朝梁云虎斩去。

        这不是反噬。

        而是那十六把飞剑,已被苏奕一身剑道威势降服,飞剑上的力量早已被抹除,覆盖上属于苏奕的剑道意志,呼啸而出。

        梁云虎骇然,目眦欲裂。

        身为剑道仙君,他怎会不清楚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

        他大吼一声,双手如抱太极,身上更有通天彻地的剑意扩散。

        一座座厚重无量的剑山,横空而出。

        足有九座。

        遮蔽天光,势若九重天堑,横断长空!

        剑山九重镇十方,天上地下自此绝。

        此招,名唤“横绝”!

        梁云虎最得意最强大的一式神通,融尽其一身剑道造诣,凭借这一神通,他在白芦洲仙君层次中,享尽赞誉。

        更被一些老辈人物评价为:“横绝一出,同境之敌,莫能攻之”!

        简而言之,这是一门至强至坚的防御神通。

        可目睹这一幕,苏奕却一阵摇头。

        剑修,最强的防守是进攻!

        剑道也当如此。

        一旦防守,就意味着被动挨打,这等剑道,早失去剑道之路真正的灵魂。

        说时迟,那时快,当梁云虎施展出剑道神通“横绝”,那十六把飞剑已从天斩落。

        轰!

        当第一剑斩落。

        九座剑山齐齐剧震,直似天山将倾倒,狂暴的毁灭力量肆虐扩散。

        梁云虎心中一颤。

        这飞剑本是他的本命宝物,可用在苏奕手中,那等威势远比用在他手中更强一截!

        还不等他反应,其他十五把飞剑已怒斩而下。

        轰隆!

        密集的轰鸣响彻。

        每一剑,皆势大力沉,霸道凌厉。

        眨眼间而已,九座横绝天地的剑山,皆被劈得四分五裂,肆虐的剑气洪流,席卷天上地下。

        所有人眼前刺痛,亡魂大冒。

        这一场较量,着实太恐怖!

        直至烟霞弥散时,那九座剑山早已荡然无存。

        十六把飞剑,滴溜溜悬浮在梁云虎身前。

        而梁云虎披头散发,脸色惨淡,眼眸怔怔盯着自己的那十六把飞剑,苦涩出声:

        “用我的剑,败我的剑道,毁我的剑心,厉害!厉害!!”

        说着,他低头看向梁知北,似穷尽一切力气般,声音嘶哑道,“族长,为保宗族延存,认输吧!”

        声传天地。

        旋即,梁云虎躯体上出现无数蛛网般的血色剑痕,整个人轰然化作无数血肉碎块,扑簌簌飘洒长空。

        形神俱灭。

        十六把飞剑,哀鸣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