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送钟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送钟

        黑袍老者跌坐在地,很狼狈。

        一些梁家的大人物气势汹汹而来。

        不过当认出雪红枫的身份后,这些大人物的气焰已内敛许多。

        “雪公子何故打人?”

        一个金袍中年沉声问道。

        梁明,梁氏一族的长老人物。

        雪红枫冷笑道:“他该打!狗眼看人低,竟然把我苏哥当做来蹭饭的,简直找死!若搁在外界,老子早一刀捅死这狗东西!”

        众人:“……”

        雪红枫嚣张吗?

        不,是底气十足!

        作为天云山雪氏一族的嫡系,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雪红枫的地位和身份,远比梁家这些执事和长老更尊贵一些。

        梁明目光看向那黑袍老者,“真有此事?”

        黑袍老者颤声道:“我本以为,那人是梁文羽妻子的朋友,所以并未太重视,哪曾想……”

        众人顿时明白了。

        梁文羽脸色铁青,他能听不出,黑袍老者的意思是,作为自己妻子的朋友,就可以被这般欺辱!

        方有容抿了抿唇,悄然握紧玉手。

        这样的羞辱和轻蔑,她虽见到了,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被人这般轻视,依旧让她感到很难堪。

        “这件事,的确是我梁家做的不妥,还望雪公子恕罪。”

        梁明抱拳见礼。

        雪红枫冷哼道:“那你得问问,我苏哥是否满意了。”

        梁明一怔,转身看向苏奕,正要致歉。

        苏奕已摆手道:“今天,我是来观礼的,自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坏了今天的喜事。”

        梁明如释重负,笑着邀请雪红枫和苏奕入内。

        苏奕道:“且慢,我作为宾客,自当送上一份贺礼。”

        雪红枫精神一振,心生好奇。

        他可很清楚,苏奕何等神秘超然的存在,既然要送贺礼,必然非同寻常!

        梁明和其他两家族人彼此对视,神色缓和许多。

        这位被雪红枫亲昵称呼为“苏哥”的年轻人,还是很懂礼节的嘛。

        梁文羽、方有容都不禁露出好奇之色。

        至于方寒,就更期待了。

        他已清楚,今天苏奕要送出三份贺礼,而眼下,第一份贺礼就将揭开神秘的面纱了!

        就在众人目光下,苏奕随手取出一物,放在了堆放贺礼的玉台之上。

        而后,众人皆愣住,喜庆热闹的气氛都变得沉闷三分。

        因为,苏奕送出的,是一口钟!

        巴掌大小,呈青铜色,表面覆盖着岁月斑驳的痕迹,看起来像是一件古宝。

        可不管如何,它就是一口钟!

        “长老,今天可是咱们梁家大喜的日子,可那家伙却来送钟,分明就是来找事的!”

        之前被雪红枫抽过一巴掌的黑袍男子愤怒大叫。

        梁明等人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奇差无比。

        送钟。

        送终也!

        寓意不言而喻,用心更是恶毒!!

        雪红枫不禁倒吸凉气,意识到不对劲,心中盘算,难道说梁家曾得罪过苏哥,让得苏哥要在今日进行清算?

        若真如此,我今天可就不能再当这什么狗屁宾客了,必须得旗帜鲜明地站在苏哥这边!

        梁文羽和方有容怔住,脸色都变了。

        打破脑袋,他们也没想到,苏奕会送出这样一份贺礼。

        不管如何,今天可是他们成婚的大喜日子!

        方寒睁大眼睛,手足无措,苏前辈他,怎么送了这样一件贺礼?

        “雪公子,我本来念在你的面子上,不愿计较什么,可此人用心太过恶毒,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梁明脸色阴沉,眸泛杀机,“今天,他若不给我梁家一个满意的解释,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杀机萦绕。

        其他梁家族人也杀气腾腾!

        气氛压抑。

        可就在此时,一个紫袍老者忽地冲过来,浑不理会其他人,目光紧紧盯着苏奕送出的那一口青铜钟端详起来。

        众人一怔。

        一些人已认出那紫袍老者的身份,都不禁惊诧。

        墨岱山。

        白芦洲云甲仙宗的一位长老,位高权重。

        他也是前来赴宴的宾客中,一等一的贵宾!

        “墨老,难道此宝有问题?”

        梁明干咳一声。

        他注意到,墨岱山眼睛直勾勾地,呼吸都变得急促,似发现了不得的宝物般。

        当听到梁明的话,墨岱山顿时激动地挥着手,叫道:“此等瑰宝,焉可能有问题?你们简直就是有眼无珠!”

        众人哗然。

        墨岱山这等大人物,什么场面没见过,可此时,竟是激动得有些失态,更斥责梁明等人有眼无珠!

        “你们梁家这是撞大运了,竟能收到这等可遇不可求的宝贝,若你们嫌弃,送我如何?”

        墨岱山眼睛都有些发红,“我保证,再给你们梁家再补一些贺礼。”

        众人:“……”

        一件宝物而已,竟让墨岱山这等存在如此激动失态,这等时候,谁还能不清楚,那一口青铜钟非同寻常?

        一时间,众人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变了。

        雪红枫则有些糊涂,苏哥他……难道不是来找茬的?

        “墨兄,什么事情竟让你如此激动?”

        伴随着笑声,一个头戴黑色圆帽的老者,从远处的婚宴会场大步走来。

        梁云虎!

        梁氏一族大长老。

        一位仙君存在!

        随着他出现,众人下意识让开一条路。

        墨岱山稳了稳心神,道:“可不是我激动,而是你们梁家这些人,简直太没眼力劲,竟无一人认出,这件宝物乃‘天瑞古钟’!”

        天瑞古钟!

        许多大人物如梦初醒,嘶地一声倒吸凉气。

        仙陨时代以前,白芦洲有一个名叫“万象剑山”的仙王级势力,而这个道统最有名的宝物,就是天瑞古钟!

        这件宝物,当初名列白芦洲“百大奇宝”之中,在整个仙界都享有盛名!

        据说,有这天瑞道钟在,可汇聚天地间的祥瑞气数,改变一方道统的运势,堪称是夺尽造化!

        “原来是此宝。”

        梁云虎都不禁动容,眼眸火热。

        说着,他扭头瞪了梁明一眼,怒斥道:“你还真是有眼无珠!”

        什么送终!

        这分明是给他们梁家送祥瑞福气来的!

        梁明讪讪,颇有无地自容之感。

        也是此时,人们才终于意识到,苏奕随手拿出的这一个青铜钟,是何等珍贵的大礼!皆为此震惊不已。

        其他所有贺礼加起来,怕都远远不如这样一件宝贝!

        称得上压盖全场!

        一些人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充满好奇,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不止让雪红枫这等贵胄人物尊敬有加,连随手拿出的宝物,都如此惊人!

        “苏道友,这等贺礼可太贵重了。”

        这时候,梁文羽已忍不住走过来,“我和有容成婚,你能来赴宴,我们就已很高兴,这等宝物……你还是收回去吧。”

        今天的贺礼,他根本收不到,只会便宜了宗族。

        而他这一句话,顿时让梁家那些族人不满,杀人的心都有了。

        那可是天瑞古钟!

        可遇不可求的祥瑞之宝!

        放眼这白芦洲境内,能拥有此等宝物的,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

        苏奕不以为意地说道:“送出去的宝物,怎还能再收回,更别说,这是我为你准备的贺礼,其他人想染指也不行。”

        一番话,让梁家那些大人物面面相觑。

        这让他们还怎么名正言顺地收走此宝?

        梁文羽则大喜,大有受宠若惊之感,感激道:“那……可就太谢谢道友了!”

        一时间,不知多少人艳羡。

        梁明心中暗自冷笑,“天真,落入你小子手中,这也是属于梁家的宝物!”

        这个小插曲很快结束。

        在雪红枫陪同下,苏奕和方寒皆被视作贵客,被请到了婚宴现场的贵宾席位上落座。

        不谈其他,仅仅是一件天瑞古钟,就足以让梁家把苏奕视作头等贵客对待。

        而经历此事,也让许多梁家族人对方有容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之前,谁都没把方有容当回事。

        可谁能想象,她邀请来的一位朋友,竟直接把天瑞古钟这等稀世瑰宝当做贺礼送出?

        “这一下,苏道友可真的是给咱们添光彩了。”

        方有容喃喃,她都很震惊,没想到苏奕竟准备了这样一个大手笔。

        “可我敢肯定,那天瑞古钟定落不到我手中。”

        梁文羽苦笑,冷静之后,他已意识到这一点,心中对宗族的怨气也随之愈发浓郁了。

        方有容柔声道:“梁大哥,经此一事,宗族必会改变对你的看法,毕竟,苏道友是念在咱们的情分上,才送出这等贺礼,而梁家有了这天瑞古钟,必会对你另眼相待。”

        梁文羽眸光闪动,叹道,“希望……如此吧。”

        方有容道:“我现在敢断定,苏道友绝不是什么坏人,他帮助我和弟弟,或许另有心思,但肯定不会害我们。”

        梁文羽点了点头,认真说道:“不管如何,咱们都要好好感谢苏道友!”

        同一时间——

        婚典现场,贵宾席上。

        许多来自白芦洲各地的大人物,都不着痕迹地在打量和议论苏奕,似是想摸清楚,这随手送出天瑞古钟的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苏奕没有在意这些目光。

        他自顾自饮酒,每当喝一杯,雪红枫就会第一时间给酒杯斟满,那叫一个殷勤和利索。

        堂堂天云山雪氏一族的贵胄人物,却干起了斟茶倒酒的事,让不知多少人为此错愕。

        可他做的坦坦荡荡,毫不忸怩,也根本不在乎他人的目光注视!

        很快,这一场属于梁文羽和方有容的成婚大典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