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又一个庶子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又一个庶子

        苏奕不解道:“之前和你动手的那个邪修,又是怎么回事?”

        映秀星眸冷冽,道:“那老家伙道号‘紫河仙君’,乃是不周山‘万灵教’麾下的一个长老。”

        “在我进入白芦洲境内不久,就察觉到他一直暗中尾随在我身后,直至今夜,我故意将他引诱到这片山野间,为的就是将他彻底杀了,以绝后患。”

        “原来是万灵教的人。”

        苏奕有些意外。

        当初他在黑龙集市祥云仙殿内,曾镇杀万灵教圣子重麒,而当时在场的其他万灵教人物,皆丧命在赤龙道君手底下。

        苏奕还记得,当时万灵教的主祭“云穹”曾祭出一道神明法旨,威能堪称禁忌,极端恐怖。

        也是那时候,苏奕才清楚,万灵教背后,站着一个被称作“天戊神尊”的神明。

        “万灵教和你们摇晃净土有仇?”

        苏奕不禁问道。

        据他所知,万灵教是仙陨时代以后崛起的一个妖道势力,到如今,这个道统已堪称是仙界的一方顶尖大势力。

        映秀点了点头,道:“过往那些年,万灵教野心勃勃,一直在扩张地盘,到如今,已占据了不周山三分之一的疆域,号称有八万妖仙!”

        “而前辈也清楚,我瑶光净土的祖庭,同样在不周山中,以往时候,万灵教并不敢招惹我们。”

        “可最近这些年,万灵教却频频进行挑衅,不断蚕食原本由我派掌控的地盘,也因此,我们两大势力之间发生了多次冲突。”

        “但规模都不大,也谈不上激烈,并未全面开战。”

        “而在前不久,万灵教主表态,要在一年后的八月十五当天,举办‘仙王夜宴’!”

        “届时,他将邀请分布在不周山的三大净土和当世一些仙王人物一起参与。”

        “虽然万灵教主不曾表露举办‘仙王夜宴’的目的,可谁都能猜出,他这么做,是要进行洗牌,重新划分各大势力位于不周山中的地盘!”

        “甚至……不排除万灵教打算借着‘仙王夜宴’的旗号,压迫不周山各大势力臣服!”

        说到这,映秀眉梢间浮现一抹忧色,叹息道:“换做以前,我瑶光净土自然无惧这些威胁,可在那仙陨时代中,我派也在那一场浩劫中遭受重创,元气大伤。”

        “如今在我派,仅仅只有三位仙王坐镇。”

        “一位仙王,早在很久以前便离开宗门,云游天下,至今未归,杳无音讯。”

        “而我师尊孔晔仙王和另一位仙王前辈,皆在很久以前,遭受一场诡异的神劫,性命本源被劫难力量侵蚀,处境一天比一天差,不得不选择闭关,苟延残喘。”

        听到这,苏奕不由想起清薇的师尊“流云仙王”,同样也是遭遇了一场诡异的神劫,不得不选择闭关,去全力化解身上的劫数。

        而当初在黑龙集市祥云仙殿中,万灵教圣子重麒就曾拿这件事进行要挟,言称只要清薇仙君和重麒结为道侣,就会帮流云仙王化解身上的神劫力量!

        “这一切,会否都和万灵教有关?毕竟这个道统背后,站着一个神明。”

        苏奕思忖。

        他敢肯定,这绝非巧合。

        无论是流云仙王,还是瑶光净土的孔晔仙王,似乎……都早已被万灵教盯上!

        苏奕忽地说道:“你师尊派你来找我,该不会是想让我出手帮他化解身上的劫数吧?”

        映秀顿时有些讪讪,低着脑袋,道:“我师尊曾说,在当今仙界,那些踏足仙道之巅的通天大能为了躲避神祸,皆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帮到我们,可若能找到前辈,一切难题注定可以迎刃而解。”

        苏奕不禁哂笑,“他倒是看得起我。”

        映秀绝美的小脸上尽是认真之色,道:“晚辈也坚信,前辈若出手相助,必可帮我师尊化解灾祸。”

        苏奕怔了怔,眼神柔和起来,“你和映山雪是什么关系?”

        映秀不敢隐瞒,说道:“那是我族先祖之一,是我曾祖父的小姑姑。”

        苏奕:“……”

        这辈分,相差可就太离谱了。

        不过想一想也对,王夜和映山雪相识的时候,乃是仙陨时代以前,那都已是无比久远的事情了。

        “那你们映家的族人呢?”

        苏奕再问。

        映秀道:“早在仙陨时代的时候,我族为了避祸,在一众长辈率领下,冒着生命危险横渡纪元长河,前往‘儒之纪元’避祸。至今没有传回任何消息。”

        “当时,只有我父亲这一脉的族人留在了仙界,可在仙陨时代中,也伤亡惨重,到了我这一辈,我们这一脉的族人已是人丁稀少。”

        “前往儒之纪元避祸么……”

        苏奕若有所思,“看来,映山雪当年在探索纪元长河时,已在儒之纪元中为你们宗族找到一条退路。”

        这并不奇怪。

        但凡踏足仙道之巅的角色,或多或少都曾前往纪元长河上争渡,试图寻觅更高的突破之路。

        不过,大多都以失败告终。

        连当初的王夜,都曾在纪元长河中遭受诸神的威胁,差点就遭难。

        “前辈,您……是否愿出手,帮我师尊?”

        映秀低声问道。

        苏奕笑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得帮。”

        映秀呆了呆,清丽绝俗的小脸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晚辈的面子可没这么大,前辈定是看在映雪先祖的面子上,才会答应的。”

        这跻身虚境仙榜第一的女剑仙,笑起来时,让苏奕都不禁暗赞一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想了想,苏奕道:“我尚不清楚那等神劫究竟什么来历,不过,不管如何,定会倾尽全力,予以援手。”

        “多谢前辈。”

        映秀俏生生作揖行礼,感激致谢。

        苏奕摆手道:“莫要这般客气,等你回去就告诉你师尊,让他先等着,等我寻觅到解决之法,自会传信告诉他。”

        前不久的时候,清薇已前往寻找她的师尊流云仙王。苏奕打算,先去解决流云仙王身上的神劫,若是成功,再去解决孔晔仙王身上的神劫,应该就不会出什么问题。

        映秀痛快点头道:“师尊都已被困多年,也不急于一时。”

        接下来,苏奕又和映秀聊了很多事情。

        气氛轻松融洽,难得的是,映秀还是一个极有才情的剑修,钟灵毓秀,空灵出尘,让苏奕都不禁心生惜才之意。

        破天荒地,他主动谈起剑道修行之事,给予映秀许多指点。

        映秀喜出望外,她自然清楚这样的机会是何等难得和宝贵,趁着苏奕谈兴不浅,把自己修行中遇到的困惑和难题一一问出。

        苏奕自是知无不言。

        而映秀则获益匪浅,大有拨云见日,醍醐灌顶之感。

        不知觉间,夜色褪去,天色大亮,山河之间,尽是昳丽锦绣的景象。

        苏奕长长伸了个懒腰,拿出一个玉简,递给映秀,温声道:“这其中,记载着我在剑道修行上的一些心得体会,你且拿去。”

        “另外,若遇到化解不开的事情,也可以凭玉简中的独门印记,和我取得联系。”

        映秀双手接过,清脆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晚辈定不负前辈的厚爱!”

        她眉眼灵秀,身影绰约,立在天光之下,直似天地间最靓丽的一抹景色。

        秀色可餐。

        苏奕挥了挥手,笑道:“快去吧。”

        “前辈,以后有机会,晚辈再向您请教剑道修行之事。”

        映秀浅浅一笑,转身而去。

        其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苏哥,你和映秀仙子聊了一宿?”

        雪红枫走了过来,眼神有着掩不住的羡慕。

        苏奕心不在焉嗯了一声。

        雪红枫唇角扯动,笑容勉强道:“苏哥你放心,我以后定不会再对映秀仙子有任何想法了……”

        说罢,他眉梢间难掩失落。

        苏奕:“……”

        这小子,难道以为自己和映秀有事?

        苏奕都懒得去解释,道:“还有其他事吗?”

        雪红枫连忙道:“苏哥,再过一个月,我族将召开一场盛宴,庆贺我父亲晋升圣境后期修为,那时候,也是我父亲的大寿之日,我想邀请你前往我族,参与这一场盛宴。”

        苏奕一怔,“为何要邀请我?”

        他倒是清楚,对天云山雪氏这样的仙君势力而言,仙君人物的修为每突破一层,都是值得庆贺的大喜事。

        而雪红枫的父亲,乃是雪氏族长,又恰逢他的大寿之日,自然要大办宴席,隆重庆贺。

        不过,苏奕对这样的事情一点兴致都没有。

        雪红枫神色有些不自在,踟蹰半响,才猛地一咬牙,说道:“我想……让苏哥你帮我撑场面!让全族大人物高看我一眼,更重要的是,让我父亲对我另眼相待!”

        苏奕眼神古怪,啼笑皆非:“让我去给你增光添彩?”

        雪红枫连忙解释道:“苏哥误会了,不瞒您说,我和那梁文羽一样,也是庶子。”

        苏奕:“……”

        得,跟庶子这样的身份扯上关系,注定没好事!

        果然,就见雪红枫喟然一叹,道:“我虽然没有梁文羽那么惨,可打小就不受重视,再加上我那些哥哥姐姐,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耀眼,就愈发衬得我平庸起来……”

        他絮絮叨叨,似找到倾诉对象般,朝苏奕大吐苦水。

        眼见他说个没完没了,苏奕都有些受不了,打断道:“停,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样吧,到时候哪怕我去不了,也必会为你准备一份大礼,保证不比送给梁文羽的贺礼差,如何?”

        雪红枫喜出望外,激动得一拍大腿,道:“简直不能太好了!”

        ——

        ps:这两章的铺垫,都是以后的剧情线和爽点。为啥要解释这么一句呢,因为怕被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