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一鱼多吃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一鱼多吃

        大战已落幕,天地归于寂静。

        梁家所有族人皆惴惴不安,不清楚接下来将会面临什么。

        那些宾客也不敢乱动,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被方有容提醒后,梁文羽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正要向苏奕表达感激之意。

        苏奕已摇头道:“等收下我第三份大礼之后,恐怕你就很难再感激我了。”

        梁文羽一愣。

        方寒心中也犯嘀咕,苏前辈这第三份大礼,难道还能比拿梁知北的首级当贺礼更出人意料?

        就见苏奕已轻声道:“把人带上来。”

        “喏!”

        一道庄肃恭敬的声音,忽地在极远处天地间响起。

        而后,在无数震惊目光注视下,一道弥漫着仙君气息的高大身影,挪移虚空而至。

        来人身影枯瘦,面容苍老,尽是风霜之色。

        正是戚扶风!

        当初苏奕刚抵达白鹿山飞升之地时,戚扶风就守在那里。

        直至后来,戚扶风尊奉苏奕的旨意,带那一批飞升者离开,并提前来到这白芦洲,为苏奕查探一些秘密。

        场中骚动,许多人心颤。

        一位仙君,竟在听从苏奕的差遣!

        而此时,在戚扶风手中,还拎着一个人。

        余霆!

        那个效命在梁文羽身边的老奴。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方寒愕然。

        而当看到被戚扶风擒下的余霆,梁文羽似意识到什么,顿时色变。

        “这份大礼如何?”

        苏奕目光看向梁文羽。

        梁文羽低头,苦涩道:“我早意识到,早晚有一天,这件事会暴露……”

        众人皆一头雾水。

        方寒似意识到什么,颤声道:“前辈,难道梁大哥是坏人?”

        苏奕拿出酒壶饮了一口,道:“扶风,你来说。”

        “喏!”

        戚扶风领命,抬手将昏迷中的余霆扔在地上,而后说道,“三年前,此人奉梁文羽之命,乔装打扮,以‘碧焰道人’的身份,花费重金从人贩子手中买下了‘方有容’姑娘。”

        “事后,梁文羽又和这家伙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让梁文羽顺利带走了方有容姑娘。”

        刚听到这,方寒已色变道,“梁大哥为何要这么做?”

        在他看来,梁文羽分明就是多此一举。

        戚扶风道:“自然是为了让方有容姑娘心生感激,毕竟,这可是救命之恩。若是花钱买下方姑娘,必会被方姑娘排斥和仇视,如此的话,可就很难再让方姑娘感激涕零了。”

        方寒顿时沉默。

        过往那三年,他曾被多次贩卖,怎会不明白这种区别?

        像当初在黑龙集市,哪怕苏奕救了他,他一点都不领情,反倒心存戒备,怀疑苏奕别有企图!

        再看梁文羽,低着头立在那,神色阴晴不定。

        而他身旁的方有容,则悄然握紧玉手,抿着唇,神色怔怔,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苏奕自顾自饮酒,没有说什么。

        戚扶风继续道:“梁文羽在用救命恩人的身份获得方姑娘的好感之后,本打算利用方姑娘,为自己生一个身怀狴犴灵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后裔,然后再把方姑娘的真血剥夺,炼成仙药。”

        听到这,场中响起一阵议论声。

        许多看向梁文羽的目光都变了。

        方寒的脸色更是变得奇差无比。

        “事实上,过往那三年中,梁文羽和方姑娘朝夕相处,曾多次试图这么做,可最终,他改变主意了。”

        戚扶风语气平静,“可他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另有一个更大的图谋。”

        听到这,梁文羽喟然一叹。

        方有容的娇躯则在微微颤抖,也不知是被打击到,还是因为愤怒而导致。

        “什么图谋?”方寒忍不住问。

        戚扶风道:“为了在今日,在梁家的地盘上,光明正大地和方姑娘成婚!”

        “如此一来,他一可以祸水东引,嫁祸于梁家,为他的父母报仇。”

        “二可以在成婚后,为他自己留下一个身怀狴犴真血的后人,毕竟,他身患重疾,活不了多少年了,若能留下一个后人,自可以为他传续香火。”

        此话一出,梁家众人无不愤怒,恨得直咬牙。

        戚扶风的说法,的确印证了他们族长梁知北刚才的那番推测,梁文羽和方有容成婚,的确包藏祸心!

        在白芦洲,谁不知道早在十年前的时候,狴犴灵族在一夜之间覆灭?

        而若让这桩婚事成了,梁文羽只需将方有容那狴犴灵族后裔的身份泄露出去,必会给梁家引来弥天大祸!

        毕竟,当初灭掉狴犴灵族的凶手若知道此事,哪可能会放过方有容?

        而梁家,注定会因此而被牵累!

        听完这一切,方寒手脚发凉,自己和姐姐,竟都被那梁文羽蒙骗了?

        过往那些年,少年被贩卖不知多少次,经历坎坷凄凉,而今好不容易再相信一个人,不曾想,对方竟原来依旧是个阴险心黑的败类!

        一时间,少年完全傻眼了。

        雪红枫都听得瞠目结舌。

        原来,那梁文羽竟也不是个好东西!

        而梁家那边,一位大人物再忍不住道:“阁下曾说是因为那位方姑娘,而替梁文羽出头,可为何明知道此人包藏祸心,还帮他对付我族族长和大长老?”

        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浑身都在发抖。

        那些梁家族人的脸色也难看无比。

        苏奕随口道:“不管如何,过往这三年,他对方有容也算是有感情的,帮他报仇,也算是在偿还这个人情。”

        顿了顿,他说道:“而现在,则该是他抵罪的时候。”

        戚扶风冷冷盯着梁文羽,道:“我说的这些,皆有证据,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梁文羽苦涩摇头,叹道:“我……”

        不等他继续说,一直沉默不语的方有容忽地开口道:“前辈,您说的这些,其实我早已心知肚明。”

        此话一出,全场皆错愕。

        方寒难以置信道:“姐,既然你都清楚,为何……”

        方有容神色复杂道:“我和你梁大哥都是苦命人,他想为父母复仇,而我则想为宗族复仇,他有私心,我何尝没有?”

        她幽然一叹,“过往那三年中,余霆曾多次劝梁大哥对我动手,可最终他都心软,没有伤害我。这些事情,他自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一直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心中,没说罢了。”

        说着,方有容自嘲一笑,“我啊,的确是个祸害,既然我过往遇到的那些人,都在利用我,为何我不能让梁大哥利用?更别说,梁大哥是真心对我好的。”

        梁文羽愣住,颤声道:“有容你……你……”

        方有容悄然握住梁文羽的手,柔声道:“梁大哥,听我说完。”

        梁文羽眼眶泛红,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方有容似鼓足勇气,抬眼看向苏奕,道:“前辈,过往那三年,我同样有自己的算计,想利用梁大哥,为我狴犴灵族留下血脉,也同样想利用我的身份,嫁祸于梁家,为的就是给梁大哥和他的父母报仇!”

        这番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心不已。

        方寒眼神惘然,心乱如麻。

        怎么会这样?

        少年不懂。

        苏奕饮了一口酒,没有说什么。

        方有容则低声道:“可我和梁大哥都没想到,我们各自那点算计,在梁知北这等老家伙眼中,竟那般不堪,成婚仪式还未进行,就已被他识破。”

        “幸亏,这次有前辈在,否则……”

        说着,方有容露出发自内心的感激之色,道,“我和梁大哥今天怕是早已死了。”

        场中气氛沉闷,四野无声。

        噗通!

        梁文羽猛地跪在地上,以头抢地,忏悔道:“前辈,过往那三年,我的确心存太多卑劣的伎俩,一直有愧于有容,我不求您原谅,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方有容也随之跪地,低下螓首,“我愿和梁大哥一起,承担这样的责罚!”

        全场皆寂。

        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苏奕。

        苏奕收起酒壶,抬手一招。

        天瑞古钟落入手中。

        “钟声,既可以是丧钟,为人送行,也可以是警钟,警醒自身。”

        苏奕轻语,说着,他将此物隔空递到梁文羽和方有容身前,“此宝送你们了。”

        丧钟,送走了梁云虎、梁知北,为梁文羽复仇雪恨。

        警钟,敲打的就是梁文羽和方有容,让两个各怀心思却又相濡以沫的苦命人,真正去坦诚以待。

        这,才是苏奕送出这第一份贺礼的用意!

        他若真想灭了梁文羽,根本无须大费周折,也根本不会给对方解释的机会。

        正因为清楚,梁文羽虽有那些不堪入目的心思,可在对待方有容时,的确是真情实意,故而,苏奕才会手下留情。

        也才会帮他斩了梁知北和梁云虎,报仇雪恨。

        梁文羽和方有容一怔,似意识到苏奕已不会再计较,顿时激动起来,俯首于地,感激涕零。

        “快起来吧。”

        苏奕说着,目光看向方寒,“今天带你前来,也是要借此机会,给你小子上一课,让你明白,人性复杂,人心难测,故而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经此一事,或许可让你的心境有所改变。”

        方寒神色明灭,怔怔不语,似有所思、有所悟。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雪红枫,不禁大开眼界,为之叹服。

        原来,今日发生的一切事情,尽在苏哥掌控之中。

        而他所作所为,皆大有深意!

        妙!

        实在是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