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送终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送终

        成婚仪式的会场,位于一座巨大的殿宇内,足可容纳千人。

        今天参与梁文羽和方有容成婚大典的梁家族人并不多。

        在场那些宾客,也仅仅只有数位称得上位高权重的贵宾。

        就连主持此次婚典的,也不是族长梁知北,而是大长老梁云虎。

        一切,皆因为梁文羽人微言轻,不受重视。

        很快,在一众目光注视下,梁文羽和方有容这一对新人步入大殿内。

        “前辈,你要送出的另外两份大礼是什么?”

        方寒按捺不住心中好奇,传音问询。

        苏奕饮了一杯酒,道:“别着急。”

        “开始举行仪式吧。”

        中央主座上,大长老梁云虎淡淡开口。

        “是!”

        一个司仪领命。

        可就在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

        “慢着!”

        全场侧目。

        就见一群身影走进了大殿,气势汹汹。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蟒袍,威严十足的中年男子,双鬓斑白,眸似冷电,浑身弥散着仙君人物的气息。

        赫然正是梁家族长梁知北!

        一群梁家的大人物,如众星拱月般拥簇在他身后,更衬得他威仪不凡。

        “族长?”

        梁云虎一怔,长身而起,“您怎么来了?”

        之前,早在很多天前,族长梁知北就明确表态,不会参与这一场为梁文羽准备的成婚庆典。

        可现在,梁知北不仅来了,还带了宗族其他一些位高权重的老家伙一起驾临!

        “前辈,好像有些不对劲。”

        方寒皱眉道。

        苏奕眸光闪动,道:“且看着就是。”

        梁知北率领众人抵达后,就冷冷开口道:“我今日若不来,今天咱们梁家非被埋下一个弥天大祸不可!”

        说着,他眸如利刃,看向梁文羽,“混账东西,你可知罪!?”

        气势迫人!

        大殿死寂,众人皆惊诧,这是什么情况?

        梁文羽惊怒道:“大伯,你这是何意?今天可是侄儿的大喜之日,你何出此言?”

        一侧,方有容也浑身发僵,脑袋发懵,有些手足无措。

        梁知北冷笑道:“非要让我当众揭穿你的狼子野心?”

        说着,他猛地一指方有容,“我且问你,这女人是不是狴犴灵族的后裔?”

        轰!

        全场骚动,哗然声四起。

        狴犴灵族!

        十年前,白芦洲发生了一桩惊天血案,底蕴古老的狴犴灵族,在一夜之间,全族覆灭!

        据说,仅仅是惨死的仙君人物,便有十三位!

        其他惨死的族人,更是不计其数。

        最残酷的是,就连狴犴灵族的老巢,都被踏平扫荡,从世间抹除!

        可至今,谁也不清楚,那灭掉狴犴灵族的凶手究竟是谁。

        这件事,曾引发白芦洲轰动。

        毕竟,狴犴灵族的底蕴极为古老,足可以追溯到仙陨时代以前,其宗族强势世世代代镇守第七天关,抛头颅洒热血,为仙界天下立下累累功绩!

        若非在那漫长的仙陨时代中,狴犴灵族遭受到严重打击,此族绝对称得上白芦洲最顶尖的霸主势力。

        可就是这样一方古老势力,却在一夜之间覆灭,任谁能不惊心?

        有人说,灭掉狴犴灵族的,极可能是某个仇视狴犴灵族的仙王级势力。

        也有人说,凶手疑似是一位踏足仙道之巅的通天人物!

        更有传言说,狴犴灵族的覆灭,和异域魔族有关,原因就是在那仙陨时代以前的岁月中,此族灭杀了太多的异域魔族强者。

        总之,关于狴犴灵族覆灭的事情,众说纷纭,至今也没人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而现在,一个狴犴灵族的后裔,竟出现在梁氏一族,并且即将和梁家后裔梁文羽成婚,任谁能不惊?

        “这……这就是个灾星啊!”

        一下子,许多梁家族人的脸色都变了。

        而前来观礼的宾客,也无不心惊,终于明白梁知北为何阻止这一场婚事。

        一个狴犴灵族的余孽,一旦让灭掉狴犴灵族的凶手知道,必不会善罢甘休!

        也会由此而牵累到整个梁家!

        “这……的确是一个不可不防的弥天大祸!幸亏这一桩婚事还没有完成,否则,梁家上下想推卸关系都晚了!”

        有人喃喃。

        一下子被视作众矢之的,让方有容俏脸煞白,心中尽是惊怒和彷徨。

        一侧席位上,方寒悄然握紧双拳,似似咬紧牙关,愤怒难当。

        他没想到,这一场风波,竟会冲着自己姐姐而去!

        雪红枫不着痕迹地地瞄了苏奕一眼,眼见后者云淡风轻地坐在那,心中顿时踏实不少。

        他心中暗道,梁家这些家伙,若知道苏奕曾因为同样身为狴犴灵族后裔的方寒,而血洗了凌云楼上的一众仙人,怕是根本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视方有容为灾祸!

        梁云虎震怒,厉声斥责:“梁文羽,你个混账东西,简直罪该万死!”

        在场那些梁家族人,更是杀气腾腾,怒视梁文羽和方有容。

        而这一刻,梁文羽也愤怒难当,铁青着脸,大喝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年你们联手害死我父母,这笔账,至今都还没算呢,现在,我仅仅只是想要和有容成婚而已,你们却用这种卑劣的方式进行阻挠,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番话,让全场寂静下去。

        梁知北神色冷酷,道:“孽障,你父母的死,宗族早有定论,眼下,我怀疑你和那方有容成婚,乃是包藏祸心,欲图嫁祸于梁家上下,这件事,也根本不容你狡辩!”

        梁文羽气得浑身哆嗦,咬牙说道:“大伯,你不就是想看着我死吗?为何要用这样一个拙劣的借口?”

        说着,他剧烈咳嗽起来,唇角淌血,脸色都变得苍白难看起来。

        他咬牙切齿,嘶声道:“大伯,你敢说我身上遭受的毒伤,和你没关系?”

        这一刻的梁文羽,完全像豁出去般,神色狰狞,状若疯狂,眼神中尽是刻骨的恨意。

        大殿气氛压抑,人们神色各异。

        一场成婚大殿,不曾想,却掀起了这样一场风波。

        先是梁知北出现,阻挠这一场婚典,揭破方有容那狴犴灵族的身份。

        紧跟着,梁文羽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斥责梁知北是害死他父母的凶手,连他身上的毒伤,都和梁知北分不开干系。

        这样的变数,让不知多少人咂舌。

        此时,梁知北眼神淡漠,根本就懒得争辩,挥手道:“来人,将这孽障和那个狴犴灵族余孽拿下!若敢反抗,格杀勿论!另外……”

        说着,他眸光如电,扭头看向苏奕、方寒这边,语气冰冷道:

        “我前来时,听说这两人也是那狴犴灵族余孽的同伙,那就一并拿下!不管如何,今日,必须将这一场隐患铲除了!”

        字字掷地有声,杀伐气惊人,充分显露出梁知北身为一族之长的铁血手腕。

        “是!”

        一群梁家强者轰然应诺。

        “你们敢!”

        雪红枫拍案而起,怒发冲冠。

        他刚要说什么,梁知北已冷冷道:“雪公子,劝你莫要自误,否则,我必将你擒下,等今日事了,再送你回家,给你们天云山雪氏一个满意答复。”

        “你……”

        雪红枫气得肝疼。

        这时候,苏奕长身而起,淡淡说道:“你且退下。”

        雪红枫心中一震,顿时闭嘴,老老实实地立在那,心中则一阵喟叹,果然,良言难劝该死鬼!

        这一幕,也引得许多人惊讶。

        雪红枫乃是天云山雪山的嫡系后裔,却对一个狴犴灵族余孽的同伙言听计从。

        再一想到今日苏奕随手送出的天瑞古钟,让梁家许多大人物都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大长老梁云虎飞快道:“族长,不如给这位苏道友一个解释的机会?”

        梁知北眯了眯眼眸,道:“也好。”

        苏奕笑道:“已无须解释,我今日此来,就是为你送终的。”

        送终!

        人们情不自禁想起了苏奕送出的那一件天瑞古钟。

        只不过,谁能听不出,苏奕话中的“送终”另有他指?

        梁知北脸色一沉,语气森然道:“愣着做什么,动手!”

        轰!

        那些早已蓄势以待的梁家强者,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出手了。

        一群冲向梁文羽和方有容。

        一群则冲向苏奕。

        在场宾客则都纷纷退避开,唯恐被波及到。

        这一刹,梁文羽惨然一笑,神色间尽显绝望,似已彻底放弃抵抗。

        这等局势,纵使他有通天能耐,都回天乏术。

        这一刹,方有容悄然间握紧了梁文羽的手,唇中传音:“要死也一块死。”

        唯有眸光看向不远处的弟弟方寒时,心中泛起钻心的痛和无力感。

        也是这一刹,苏奕出手了。

        他轻描淡写地振衣挥袖,顿时,剑鸣之音锵锵作响,不绝于耳。

        整座大殿,剑气纵横交错。

        如划破万古黑暗的光,璀璨耀眼。

        一刹那之后。

        分别冲向苏奕和梁文羽、方有容的十四位梁家强者,皆似庄稼地里的稻谷,被无情收割。

        身躯崩碎。

        魂飞魄散。

        滚烫的鲜血似一蓬蓬炸开的猩红烟火,在众人视野中绽放。

        振衣拂袖一刹那,剑葬十四仙人魂!

        唯有那锵锵清越的剑吟之声,绕梁不绝。

        满座皆惊。

        一对新婚男女呆若泥塑。

        他们身上喜服,溅上鲜血。

        红的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