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凤神行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凤神行 > 第74章 但凡捣乱者——杀无赦

第74章 但凡捣乱者——杀无赦

        “阿达,休得莽撞。”翩翩公子声调虽然不高,但在平和的语气当中自带一种威严,令人听之不仅不反感反而乐于遵从,闻此,本来就点趾高气昂的壮汉阿达便蔫了下去,一个劲地灌茶喝。

        “公子海涵,一来鄙店人手稍显不足,二来今日酒友较多。”林掌柜此时一手提了一只酒壶一手拿着一个杯子上前,作揖后倒了一杯酒,“若是本店有招呼不周之处,望请三位见谅,老朽自罚一杯。”

        林掌柜不由分说一饮而尽后逐一给三人倒了酒,继而笑道,“小本经营,这壶酒就当作是老朽请各位的了。”

        “掌柜客气了,本应是阿达鲁莽在先,贵店何错之有?凡事总应有个先来后到的,是我御下无方,在此先干为敬!”贵公子斯文地将酒喝完,朝酒楼的庭院方向抱拳,冲着虚空道,“来者是客,望东家莫要赶客才是。”

        贵公子的话将在场的客人听得云里雾里,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顺着贵公子的目光望去,那里边不就是厨房那些么?

        “敢问公子怎么称呼?”林掌柜面色无异,挂着淡淡的笑容。

        “在下,流云苏。”贵公子流云苏对林掌柜说完后再次向酒楼深处方向抱拳,不同之处在于此次他直立起身,姿态放低了很多,壮汉阿达也在流云苏的眼神暗示下,有些不明所以地起身抱拳行礼,而老者依旧自顾自的品茶,纹丝不动。

        当流云苏自报名号之后,反应快的客人,脸色有些不自然,立刻拉着同桌的伙伴起身离开,一眨眼的工夫酒楼里二十来位的客人便聚集在柜台前,结账的扔了一些银两也不找补就要离开,赊账的报了名号后也想出去……

        “各位稍等,稍等片刻。”林掌柜及时拦住了众人的去路,笑道,“东家感怀各位近半年来的捧场,所以备了些礼物给各位,还请各位稍等片刻。”

        流云苏,字泽武,流云国的当朝太子,为人亲民,待人和善,但自从两年前流云国战败了之后便自荐到楚国国都朝歌城作为质子,以促进两国的战后协议签订,仅此魄力便令许多人折服。

        流云苏来到朝歌的时候只带了随从数名,侍女数名,另外就是传闻来自蛮族的壮汉阿达,格鲁达,另外的老者是流云国的五品国宗,谷池,而流云国对外宣称的有品的国宗不过十来人,实际上不会超过二十人,由此可见流云国对流云苏的重视程度。

        众人之所以离去,自然不是畏流云苏如虎,而是身份地位上的悬殊,且不论他们这些市井小民,就算是西城的大多数权贵都没有资格和流云苏在同一酒楼喝酒,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是流云苏不允许,而是担心自己哪天莫名被治一个大不敬之罪,这是有过先例的,而且不鲜见。

        “朝歌城的律法有时候是过于严苛了呢?”数颗珍珠落玉盘,女孩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凤家有酒酒楼的后院,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哪怕和王亲贵胄的庭院比起来亦不逞多让,甚至看起来更加别致一些,宽敞一些。

        庭院很大,酒楼东家在三年前就已经将周边五六家的庭院都重金买下打通,施工到上个月才竣工,东家什么都交由侍女去打理,唯一的要求就是种满各式各样的樱花,此时主阁楼外围樱花已经隐现一些花骨朵,待天气转暖和些便会齐齐绽放,这和朝歌城他处的樱花没有任何两样,只是多了许多。

        唯独栽种在东家居住的主阁楼周边约十丈方圆内的樱花俱都绽放,在这样的天气当中,不失为一抹亮色,令人赏心悦目,各色的花瓣时而随风飘落,时而被雨珠压掉,落英缤纷,草地上、石阶上、湖面上……印出了朵朵樱花印,当然,东家喜欢说这些就像是巧手绣在锦绣上的樱花眼。

        “不是有时候,是往往是如此,尤其是这东城的角落里。”此时极有磁性又略带散漫的男声响起,“有时候闲来时会想,鞭长莫及,说的肯定不是朝歌的王法。”

        寻声望去,只见一赤着上身的俊俏青年盘坐在雨中,周边立着巨大的冰块,甚至是直接盘坐在冰块之上,天气如此寒冷,如此不同寻常的青年便是凤家酒楼的东家——凤九歌。

        边上的湖中小亭中随意坐着一名素衣少女,容颜以惊艳不足形容,以倾城来说亦不为过,少女慵懒坐着,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调皮地捣弄着石桌上的茶壶盖,叮当作响,泛着秋水的双眸时而被某处鸟虫的动静吸引,时而瞧了瞧眼见的年轻男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此拥有绝色容颜的少女,就凤九歌的话来说“便是偌大的朝歌城中,其称之为第一等绝色亦不为过,而朝歌城之外的王土,那只是人间而已。”

        但就是这样的少女,不是王亲的公主,不是宗主的掌上明珠,只是凤九歌的侍女而已,闺名白灵儿,字玲珑。

        本来侍女的身份是不允许有字的,不论是楚国还是其他国家,这是约定俗成的东西,甚至有些时候还被冠以不守伦理纲常之罪,列大不敬之罪一等。

        “公子,外边来了几拨人,身手还不错的样子。”白灵儿终于不再敲打着茶壶盖,蛾眉经蹙,娇容隐现些许不悦,“公子,要不要灵儿出手?”

        “杀鸡焉用你这把玲珑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且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凤九歌笑了笑,冲外院某处沉声道,“林兵,送一下店里的其他客人,但凡捣乱者——杀无赦!”

        “啧啧啧,说一套做一套。”白灵儿戏笑,继而问道,“你不打算去见上一见那闻名遐迩的流云太子苏?”

        “嗯,听说流云苏不仅身份高贵,满腹经纶,知书达礼,还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最最重要的是听说修为难测。”凤九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道,戏谑道,“要不……我们灵儿姐去物色物色,看可否入得了灵儿姐的法眼?”

        “滚!”

        白灵儿俏脸佯装忿忿之色,随手将桌上的茶壶向凤九歌扫去,一声破风之音后砸在了凤九歌的身上,细看之下发现茶壶杯子这些在离凤九歌身体寸许时便碎为齑粉,茶水却是酒到了凤九歌身上,顿时化为一阵阵雾气升腾而去。

        “真是够败家的!”凤九歌说的不是茶壶这些,而是不远处的一座珊瑚石假山被一个杯子砸中,此时应声倒了下来。

        “这个月应该是第六座了吧?”凤九歌喃喃自语,“才刚到月中而已。”

        酒楼里,林掌柜刚刚劝了客人们不久,身穿一袭白衫的林兵领着两名店小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来,其人相貌中上,但双眼以及身上散发出一种类似刀光剑影的凛冽气势,令人不敢轻易接近,二十几个客人自觉让开了通道。

        林兵朝流云苏这桌望了一眼,此时流云苏身边从始至终均岿然不动的国宗五品上师池谷早在林兵现身之时已经笔挺地站了起来,全身紧绷,如临大敌,流云苏和格鲁达随后亦站了起来,流云苏还往后院方向看了一眼,眼中的一丝失望一转而逝。

        林兵对此不以为意,任由两位小二派发一瓶瓶包装精美的酒水作为礼物赠予客人,头也不转地说道,“我们东家说了,太子苏的这顿酒钱,东家请了。”

        本来有意失望的流云苏面露惊喜,赶紧朝酒楼内院抱拳,郑重道,“凤东家此番恩情,苏,没齿难忘,倘若来日凤东家有兴致到流云国赏游,苏,保证举国上下,皆以国师礼待恩人。”

        林兵在每个客人都已经收到礼物后便领着众人出门,伫立于门前台阶上,众人也只好停下等着,虽然有些莫名奇妙。

        “各位,此间酒楼是凤家的,来者皆是凤家酒楼的客人,东家传话了,但凡捣乱者——杀无赦!”

        林兵冲酒楼牌匾郑重抱拳后,冲着下着绵绵细雨的天空寒声警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