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大夜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大夜 > 第十三章 看什么,挨打去

第十三章 看什么,挨打去

        位居正中的中土,西北方向与中土接壤的浮屠洲,还有略偏西南方向,只与终于各一道百里海沟的婆娑洲。西南方向各一重大海的瘦篙洲,东边儿极远的青鸾洲,北边儿的斗寒洲,浮屠洲西南方向的神鹿洲,离着神鹿洲不算远,堪堪隔海百万里的玉竹洲,还有正南方向的离洲。

        此为天下九洲,正东的青鸾洲、正西的玉竹洲、正北方向的斗寒洲,正南的离洲,最容易起战事的便是这四洲,因为海中妖族每隔几百年就要闹一次,上次是青鸾洲,这次说不定就是斗寒洲了。只不过,斗寒洲剑修极多,公认是天底下最能打的一洲,可能性不大。离洲跟玉竹洲可能性大一些。

        龙丘桃溪嘴里塞着桂花糕,坐在一架板车上,正跟刘顾舟说着天下事。

        板车上除了少女,还有大包小包买的东西。

        实在是两人用于收纳的宝物都装不下龙丘桃溪买的东西了,只得买个板车拉着了。

        罗如疾自然是拉车的,刘顾舟就是赶车的呗。

        刘顾舟好奇道:“于中土接壤的浮屠洲不是被称为小妖洲嘛?他们就没跟中土闹别扭?”

        龙丘桃溪指了指罗如疾,意思是问他。

        毛驴哀叹一声,口吐人言道:“早先确实是经常闹别扭,妖族大军南下都不知多少次,早先战场都在中土的地盘儿,可自打几百年前中土大一统,有个好战的皇帝,有有俩能打的将军,妖族就再没吃过什么好果子。谁能想到一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家伙一路北进,差点儿掏了妖族老窝,最后还积土为坛,于狼居胥山祭天封禅。自那儿以后,妖族就消停了。”

        刘顾舟憋了半天,只想到一个牛字。

        龙丘桃溪忽然说道:“对了,这柄剑叫清溪,因为我爹娘屋子里一直挂着一幅字,叫什么赏心十六事,我从小看到大,当时就用开头儿两个字给剑起名字了。”

        少年人歪着头想了想,轻声道:“清溪浅水行舟?”

        少女点点头,“唉对对对,没看出来啊,小色胚还知道这个?”

        刘顾舟翻了个白眼,心说我又不是没读过书。

        少年人猛地转头,咧嘴笑道:“这句里面有咱俩名字唉,溪舟。”

        少女伸出右手看了看,疤痕倒是已经没了。她轻声道:“把你右手伸来,不许回头。”

        刘顾舟只得照做,结果两只手掌摊开凑在一起,一条严丝合缝的红线便凭空出现,分开之后那红线便又不见了。

        少女又撅起嘴,总觉得有些委屈。

        刘顾舟询问道:“咋的啦?”

        龙丘桃溪轻声道:“刘顾舟,我最多只能待到仲秋,然后我就要回家了。马上到了娘亲三年忌日,我得回去。”

        刘顾舟点点头,“那我回去催二叔快些,尽量不耽搁你。”

        少女抓狂不止,一步跳下板车,一手拽着自个儿的马尾辫,另一手指着刘顾舟,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个傻子!”

        罗如疾插嘴道:“这么久了你还没发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关注点总跟正常人不一样。你给他看一幅名家画作,画的仕女。然后他会问你,这纸怎么黄不拉叽的,名家用不起好纸?”

        这个比方打的很形象了。

        临近黄昏,刘顾舟瞧见了一棵歪脖子柳树,当即喜笑颜开。

        少年人跳下马车,跑去柳树底下,指着上边儿的数道划痕,笑着说道:“走了四个月的江湖,终于回来咯,今个儿得让胡二给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做一大桌子吃的才行。”

        刘顾舟牵着毛驴挎刀背剑,身边还跟着个少女,就这么大大方方走回烂柯镇。

        路上是不是碰见个熟人,都是问刘顾舟嘛去了,好些日子没见着了。

        少年人则是拍拍腰间柴刀,咧嘴笑道:“走江湖去了!”

        路过一处地方,刘顾舟说道:“这里以前有个卦摊儿,有个年轻道士在这里摆摊儿算卦。他跟闷葫芦还有西边儿的娘娘腔是我们烂柯镇三怪。不过现在三怪都走了。”

        龙丘桃溪看了看那处地方,微微皱眉,以心声说道:“小色胚,这个道士怕不是一般人,他摆摊儿的这地方都自然形成了一些道意,若是以后有人在这里建屋子,只要自己不作,定然是有些福缘的。”

        刘顾舟点点头,微笑道:“知道的,打小儿就知道。”

        走到客栈门口,赵荞一身绿衣站在最前面,两侧分别是胡二与宋新。

        刘顾舟咧嘴一笑,“荞姨,我回来了。”

        年轻女子点点头,迅速走来。刘顾舟刚刚抬起手,结果被赵荞一巴掌拍开,径直走去龙丘桃溪身边。

        赵荞拉着龙丘桃溪的手,笑的合不拢嘴。

        “你就是桃溪吧?多亏你路上护着那混小子了,快走,给你做了一屋子好吃的,都是你的家乡菜。”

        然后就拉着龙丘桃溪进屋。

        刘顾舟嘟囔道:“我才是少东家!”

        胡二撇撇嘴,摇头道:“咱们咋就能养出来这么个笨蛋?”

        罗如疾不愿化形,若不然饭桌上不会少个他。

        其实若是客栈的人不这么热情,龙丘桃溪尚且不至于如此局促。可大家对自己这么好,她就有些难为情了。

        最重要的是,自打离开神鹿洲,龙丘桃溪真的没有再吃过这么地道的家乡菜了。

        好不容易吃过了饭,龙丘桃溪赶忙逃回了屋子。

        刘顾舟撇嘴道:“你看,你们对这小妮子这么好,人家又不在意。就是个江湖朋友,至于吗?”

        赵荞瞪眼道:“你知道个什么?你才走了几天江湖?再怎么样,人家是个女孩子,你带着个女孩子回家,就没想想人家为什么愿意跟你来?”

        刘顾舟点点头,“知道,正好,二叔你得帮她铸剑,要最好的那种,我害人家丢了一把好剑,所以她跟我来是要我赔她剑的。”

        赵荞直想一脚把这小子踹飞,什么脑袋?灌了水吗?

        缓缓起身,赵荞低声道:“赶紧把你们的礼物准备,最晚明个儿就要送出去。胡二,你把剩下的雷击木加上去,我来镌刻符文。还有,宋新,你炼制一些丹药,管你用什么炼,反正宝丹不成,起码得是仙丹。”

        胡二微笑道:“好的,剑已经铸好,就等着开刃了。”

        说完就各忙各的去了,压根儿没人搭理刘顾舟。

        少年人无奈道:“得,我还不如上青椋山挨打去。”

        ……

        睡到半夜,刘顾舟缓缓起身,下楼到了客栈门口。

        赵荞早已经等着了。

        年轻女子一转头,微笑道:“就知道你要问了,放心全告诉你。”

        赵荞轻声道:“你恨你的爹娘吗?”

        刘顾舟摇摇头,“谈不上恨,就是提起来也没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是荞姨把我养大的,我家在樵郡烂柯镇。”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相比于有爹有娘的孩子,刘顾舟自然要少些什么,可架不住刘顾舟零花钱多,不开心了买点儿吃的玩儿的就全忘了。

        最早可不是这样的,之所以能这么心大,还得多亏娘娘腔跟齐笑眉呢。

        赵荞拍了拍刘顾舟肩膀,笑道:“不瞒你,过不了几天,我跟胡二要先走。胡二回瘦篙洲了结一段前尘事,要是谈不拢,大概会杀点人,不过他能安然回烂柯镇的。至于我,来找我的人已经被打退了三拨儿了,我再不走的话,他们还会派人来,到时候玉京天也拦不住,反而会害了你。你不必担心,你荞姨什么性子,别人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吗?回乡之后他们是会安排我嫁人,但江中客做了一件事,所以这个日子大致能推迟个二十年。到时候说不定我都十一境了,谁逼我嫁人我就揍谁,所以啊!你别担心。”

        刘顾舟轻声道:“我到哪儿去找你?”

        赵荞摇摇头,“三十年内你要是没法儿杀穿玉京天十二楼然后破开天门的话,是找不到我的。可别瞎想,我可不是什么仙女下凡,只是九洲之外,另外还有四座仙洲,也有炼气士与凡人之分,从前天下十三洲是互通的,千年前因为一场大战,九洲与四大部洲隔开了,大约八百年前才有的玉京楼。原本二十年后那道笼罩九洲的屏障就会消失,可江中客登天之前做了一件事,所以才推迟了十年。你荞姨是胜神洲天水郡人,到时候要是捅破了天,就来东胜神洲找我。”

        顿了顿,赵荞说道:“还有,你娘亲是青鸾洲人,这些年来一直想抓走你的,是你舅舅跟你小姨。他们不是想害你,是想护着你。”

        刘顾舟沉声道:“那真正想害我的人,是谁?”

        赵荞沉默片刻,轻声道:“你爹娘的仇人,怕你长大之后会去寻仇的人。好在江中客在人间最高处一战,帮你遮掩住了一部分天机。待你建成黄庭之后,那些人只知道你已经开始修炼了,暂时不会知道你是谁。别问我仇人是谁,我真不知道。还有,你走一趟青椋山就知道为什么你可要炼气士武道兼修了。”

        刘顾舟摘下酒葫芦灌了一口酒,忽然咧嘴一笑,轻声道:“荞姨放心,爹娘的仇我会报,大叔我会救回来,荞姨也不会嫁给不喜欢的人的,因为有我在。”

        二楼有个竖着耳朵偷听的少女,她偷偷记住了赵荞说的所有事情。

        少女捧着一只绣着荷花的粉色百宝囊,嘟嘴道:“看在百宝囊的份儿上,我等荞姨走了再走吧。”

        ……

        没把酒葫芦放在身边,刘顾舟久违的做了噩梦,猛然惊醒,正是卯初。

        走出门时,头扎双马尾,一身绿衣的少女已经等着了。

        龙丘桃溪将长剑清溪抛出,轻声道:“这么多天教你的剑招,没忘吧?”

        刘顾舟笑道:“忘不了。”

        少女咧嘴一笑,背着手一蹦一跳走在前边儿。

        “那咱们登山去。”

        刘顾舟叹气道:“是挨打。”

        果不其然,宋新一身布衣手持漆黑长枪,于山脚等候刘顾舟。

        宋新微笑道:“你武道开山河,加上炼气士灵台境界,我就当你是炼气士金丹境界了。我以金丹境界对你,即日起登山闯关,我守在第一关,第二关是胡二,第三关是余老怪。我与胡二皆是金丹对你,能入我们眼,便放你登山。”

        龙丘桃溪不知从哪儿弄了个西瓜,一手拿着木勺,一手捧着西瓜。

        少女笑盈盈说道:“看什么,挨打去。”

        (本章完)